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四百一十四章 冬之珠

第兩千四百一十四章 冬之珠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天地之間,情之一字最難堪破。︾,」楊開悠悠地接了一句,一副深有體會的樣子。

紫雨抿嘴一笑,道:「楊師兄可是想起什麼人了?」

楊開訕訕道:「雨師妹繼續說。」

紫雨聽他稱呼自己為雨師妹,心情甚是愉悅,接著道:「一般來說,被問情宗弟子盯上的女子都是永無出頭之日的,因為受那問情無上功的影響,沒有哪個女子會再有心思去修鍊什麼,她們一門心思都已經撲到了問情宗弟子身上,將之當成了自身的天地,這也是導致雙方修為越差越多的根本原因。」

楊開頷首,贊同道:「相比較男人的洒脫來說,女子更容易深陷情網無法自拔。」他頓了一下,若有所思地望著紫雨道:「雨師妹與我說這些,難不成是被問情宗的弟子給看上了?」

紫雨聞言,表情一黯,嘆了口氣道:「楊師兄說的沒錯,盯上我的,乃是問情宗少宗主封溪!」

「封溪?」楊開眉頭一揚,記起了這個名字,剛才他來到這裡的時候,紫雨就提起過封溪此人,還問楊開他是不是封溪派來的。當時楊開否認了,現在才知道這個封溪竟是問情宗的少宗主。

「我冰心谷與問情宗都是北域的大宗門之一,弟子們彼此之間偶爾也有碰面的機會,我與封溪也都互有耳聞,只是從未見過面,前幾年一次歷練的時候碰到了他,自那之後,這人便一直對我死纏爛打,讓人極為厭煩。我幾次拒絕於他,卻都沒什麼作用。」

楊開冷笑道:「這人也真是厚臉皮啊。」

紫雨道:「按道理來說,我與封溪也算是門當戶對。甚至我還有高攀了的意思,冰心谷雖然明面上還算北域頂尖宗門之一,但誰都知道這個頂尖已經有些名不副實了,真正的實力根本比不得問情宗。封溪拿我沒什麼辦法,便無恥的讓問情宗出面給師門施加壓力,同時許以重利。宗門高層中有一部分人……便同意了這麼婚事,讓我與封溪在兩日後成親。」

「冰心谷高層妥協了?」楊開臉色一沉。

紫雨黯然道:「也不怪他們,畢竟實力不如人。最近半年來,師門的一些產業被接連打壓,師姐妹們外出歷練也有很多人受傷甚至隕落,想要保的師門平安,她們也只能同意了。」

楊開見她一臉無奈的神情,心中不免有些同情,漠然了片刻道:「你師傅呢?你師傅在冰心谷中是什麼職位。難道她也同意了?」

紫雨苦笑一聲:「師傅她自祖師失蹤之後便代為掌管冰心谷,是代谷主的身份,師傅待我視如己出,自然不會同意這事,上次我能夠逃走,也是師傅安排的,只是師傅她如今也是獨木難支,力不從心。」

「你既然逃了。為何又被抓了回來?」楊開聽她說那代谷主並沒有同意這門親事,甚至還幫她逃離了冰心谷。這才覺得冰心谷高層並非無藥可救。

紫雨黯然道:「問情宗副宗主姚卓親自出手,他可是帝尊兩層境的強者,我根本無力抵擋!」

「姚卓!」楊開暗暗記下了這個名字,猜測前幾日紫雨與他們分開之後,應該是碰到了這個姚卓,然後被擒回了冰心谷。關押在這禁地之中。

「對了,他現在與封溪就在冰心谷內做客,楊師兄你過來的時候沒被他們發現吧?」紫雨忽然又擔憂地問道。

楊開聞言恍然,道:「原來那兩人便是姚卓與封溪啊。」

他在來的路上確實碰到兩個男子,其中一人是帝尊兩層境強者。之前他還在奇怪冰心谷內怎麼會有男人,原來是問情宗的副宗主和少宗主。

看樣子紫雨上次逃脫也讓他們警惕了不少,畢竟大喜在就兩日之後,若是到時候見不到新娘,那可就烏龍了,為了避免紫雨再次逃走,姚卓和封溪甚至親自坐鎮在冰心谷中。

想明白這些之後,楊開道:「來的時候倒是察覺到他們的位置了,不過沒被他們發現,雨師妹放心就是。」

紫雨聞言,驚愕連連。

楊開的修為與她相當,但在察覺到姚卓的前提下竟沒被對方發現,這是如何做到的?回想起前幾日楊開一招打傷那曹陽,紫雨頓時明白,楊開絕對不是一個簡單的道源境。

「如今師傅她也無能為力了,能救我的只有祖師!」紫雨急急地望著楊開,央求道:「楊師兄,你趕緊將這邊的情況告訴祖師,請她出手救我脫離苦海。」

一旦真的被那姚卓帶回問情宗,那日後紫雨可就真的要成為封溪的禁臠了,問情無上功一旦施展起來,這天下間鮮少有女子能夠抵擋,封溪此人一路修鍊過來,俘獲芳心的女子沒有一百也有八十,後宮無數,紫雨可不想成為其中的一員。

她還有美好的未來,廣闊的天空,怎願意淪為另外一個男人修鍊的工具,從此修為不得寸進?

「放心,冰雲前輩不會坐視不管的,我這次也是受她囑咐前來查看,她如今就在冰輪城中。」楊開微微一笑。

紫雨聞言,喜極而泣,不住地念叨道:「太好了,太好了!」

祖師便在冰輪城,她定能救自己於水火之中。

驀然間,紫雨又想起一事,前幾日她遇到楊開的時候,還碰到幾個自稱是冰心谷弟子的女子,只是當時她以為是師門高層派人來擒拿自己,所以急忙逃走了。

現在再仔細想想,那幾個冰心谷弟子她從未見過,面容陌生至極,而且修為參差不齊。那幾個女子顯然不是跟自己一起長大的同伴啊。

難道她們是祖師收下的弟子?所以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