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四百一十六章 早已暗定終生

第兩千四百一十六章 早已暗定終生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紫雨雖然想跟長孫瑩解釋清楚,但也知道現在也不是囉嗦的時候,只能打定注意以後再跟她說明了,她感激地道:「謝謝七師叔。」

話落之時,直接竄到了楊開身邊,一把拉住了他的手,急急道:「我們趕緊走。」

「走不掉了!」楊開忽然苦笑一聲,有些無奈地望著長孫瑩。

長孫瑩顯然也察覺到了什麼,黛眉微微皺起,俏臉陰沉。

她先前在此地攔截住楊開和紫雨二人也只是本能的反應而已,畢竟她是冰心谷的長老,察覺到有人在谷內鬼鬼祟祟的,總不能當沒看到。

可這一番攔截和剛才的交手顯然已經驚動了不少人,導致楊開和紫雨失去了最好的逃脫時機。

她不禁有些心中愧疚,若是早知如此,她說什麼也不會現身攔截的。

刷刷刷刷……

一連串輕響傳來,緊接著,楊開等人四周忽然出現了一大批帝尊境強者,粗略一數最起碼也有七八個之多,還有一些帝尊境正在往這邊趕來,用不了幾息應該就能來到此地。

這些帝尊境,並沒有三層境的存在】,兩層境的也只有兩人而已,剩下的全都是一層境。

一時間,楊開四周燕瘦環肥,裊裊娉娉,讓人看的眼花繚亂。

這可當真是美女如雲,佳麗三千,各種不同的香味從四面八方若有若無的襲來,讓人不由地生出一種掉進溫柔鄉的感覺。

楊開卻沒有半分欣喜,反而表情凝重。

被這麼多帝尊境包圍,他也是頭一次遇到,即便是精通了空間之力,他也沒把握能夠從這裡安然逃脫。

「紫雨你好大的膽子。竟敢私通男子逃離禁地,還盜取禁地之寶!」就在楊開心思百轉,思量該如何從這裡逃走的時候,其中一個帝尊兩層境強者忽然爆喝一聲。

這女子做美婦打扮,身穿淺藍長裙,神情卻冰冷至極。莫名的有一絲戾氣縈繞在身上,讓人感覺極為不舒服,而且也不知道她修鍊了什麼秘術,她站在那裡,整個人竟是劍意通天,彷彿一柄出竅的利劍般鋒芒畢露,散發著及其危險的氣息。

紫雨神情一慌,連忙沖這美婦擺手道:「不是的大長老,你誤會了。」

「誤會?」這美婦冷哼一聲。「本宮難道眼瞎了不成,禁地之中只有你一人,可此刻那寶物卻是不在了,你敢說不是你拿走了?」

紫雨扭頭看了一眼楊開,也不好說那寶物是楊開拿去的,只能沉默以對。

「很好,你這是承認了是吧?」美婦冷笑一聲,扭頭望著另外一個帝尊兩層境女子。道:「紫雨她破壞門規,禁閉期間不知悔過。還盜取禁地之寶,請師姐定罪!」

那個帝尊兩層境的女子聞言,微微嘆息了一聲,目光有些複雜地望著紫雨,美眸之中充滿了愧疚和自責的神色,還有濃濃的心疼之意。良久才開口道:「雨兒,那冰珠是你祖師留下來的東西,你拿走它做什麼?」

她顯然也認為那冰珠是被紫雨盜走了,畢竟之前還在禁地里的,可是現在卻不見了。

紫雨張了張嘴道:「師傅。我沒拿。」

她只辯解自己沒有盜取那寶物,卻沒有要將楊開供出來的意思,顯然是不想把楊開給連累了。

「那它如何不見了?」紫雨的師傅柔聲問道,與剛才那個氣勢逼人的帝尊兩層境相比,她無疑更加溫柔體貼,說起話來也是細聲細語的。

楊開忽然低聲問道:「雨師妹,這兩位如何稱呼?」

紫雨聞言,下意識地回道:「一個是我師傅安若雲,一個是我冰心谷大長老孫芸秀,也是我二師叔,我師傅她在諸位師姐妹中排行第一。」

楊開聽了心下瞭然,知道那氣質溫柔如水的女子便是紫雨的師傅,也就是冰心谷的代谷主安若雲了,而另外一個劍意通天氣勢逼人的女子就是孫芸秀,兩人與之前楊開碰到的長孫瑩都是師姐妹的關係。

冰雲倒是收了一群好弟子啊,這一個個都成長到了帝尊境的程度,也不知道是這一方水土養人還是她教導有方。

不過現在顯然不是想這些的時候,楊開一抱拳道:「小子楊開,見過諸位前輩。」

「你算哪根蔥,竟敢夜闖冰心谷,還擄掠我冰心谷弟子!」孫芸秀神情一冷,口中厲喝道。

楊開眉頭微皺,道:「孫長老怕是誤會了,我並沒有擄掠雨師妹,而是受人之託帶她離開這裡。」這孫芸秀一上來就這般語氣不善,讓他心中也沒什麼好感,而且看她的態度,似乎並不是太喜歡紫雨的樣子,想來也是在問情宗威壓之下屈服的人之一。

「小子還敢頂嘴!」孫芸秀臉色一戾。

就在這時,刷刷兩道身影忽然從天而降,落在一旁,緊接著,其中一人望著紫雨驚呼道:「雨妹你在做什麼!」

他一副痛心疾首的神色,表情難道到了極點,望著紫雨滿是失望,再轉向楊開之時卻是仇恨盈溢,一身殺機騰騰。

來的兩人都是男子,其中一個帝尊兩層境,神情不怒自威,而說話之人則是道源三層境,英俊瀟洒,英偉不凡。

這兩人的身份已經呼之欲出了,如今在冰心谷內做客的男子只有問情宗的副宗主姚卓和少宗主封溪。

兩人來此顯然也是被這邊的動靜所驚擾,可是這一落下,封溪就發現紫雨竟然牽著楊開的手,而且是主動牽著的!

這個發現讓他霎時間面沉如水,有種頭上被綠的感覺,頓覺被深深地侮辱了,一身氣血翻滾,彷彿隨時都會爆炸開來。他封溪看上的女子還從未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