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四百一十七章 來咬我啊

第兩千四百一十七章 來咬我啊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別被他們給騙了,紫雨她元陰之氣未失,還是清白之身!」姚卓忽然輕聲在封溪耳邊說了一句。

封溪聞言,眼中忽然閃過一道異芒,在紫雨身上掃了一下,確定姚卓說的沒錯,紫雨確實元陰未失,還是個處子。可即便是這樣,他也無法釋懷,因為此刻紫雨一直將五指扣在楊開的手心上,久久不分離。

這場面對任何一個男人都是極大的侮辱,更不要說他乃問情宗少宗主了。

以情入道的宗門少宗主看上的女人,竟然與旁的男人如此親近,這已經不是他封溪個人的問題了,傳揚出去對宗門名譽都是個極大的打擊啊。

「小子你是何人,竟敢與我問情宗作對,就不怕死么?」姚卓冷冰冰地望著楊開,心中殺機翻滾,他知道今日之事若是處理的不好的話,不但對宗門名譽有損,封溪心中極有可能還會產生心魔,而最好的處理方法自然是讓封溪出手將楊開殺了,但這裡畢竟是冰心谷,在事情沒弄清楚之前他也不好越俎代庖。

冰心谷一群帝尊境也都好奇地望著楊開,說起來,她們也很想知道楊開到底是什麼人。谷內忽然出現這麼一個男人,而且與紫雨如此親昵,便是紫雨的師傅,冰心谷代谷主安若雲也有些弄不明白情況了。

她從未聽紫雨說起過眼前這個男人。

「我只是來帶走雨師妹,何來與你問情宗為敵,前輩這話說的太隨心所欲了吧?講話要憑良心啊。」楊開冷哼一聲,接著道:「而且這裡是冰心谷,與你問情宗又有何干?」

「雨師妹也是你能叫的?」封溪大怒。

楊開目光微凝,冷然道:「我怎麼叫關你屁事,你亂吠什麼?」

封溪一腔怒火蹭蹭地往上冒,望了一眼姚卓道,森然道:「師叔,我要殺了他!」

自出身至今。他還沒受過這麼大的委屈,自己看上的女人主動牽著這個男人的手,玷污自己的名譽,這男人竟還如此囂張猖狂。不殺他如何瀉心頭之恨!

楊開冷笑不迭:「想殺我?想殺我的人很多,可是他們都死了!」

「小輩猖狂!」姚卓面色一沉,雙目中爆射怒氣,寒星點點,帝尊境的氣勢一下子就朝楊開席捲了過去。

冰心谷一群帝尊境也都是目光詫異。楊開一個道源三層境當著她們的面如此大放厥詞,她們也很是驚愕,不知道楊開是修鍊修傻了,還是真的不知天高地厚,無知者無謂。

楊開站在原地,悶哼了一聲,似乎被姚卓的氣勢壓的有些喘不過氣來,吸了吸鼻子道:「對不起,我年輕不懂事,不太會說話。」

眾女聞言。都是黛眉一皺。心想楊開原來也知道怕啊,先前那麼目中無人,還以為他真的身有傲骨呢,可被姚卓氣勢一壓,立刻就萎了下去。看這樣這小子也不是什麼可靠到可以託付之人,若楊開真的能一直硬氣到底,說不定還會讓人刮目相看,可這麼快就妥協了,顯然也是個欺軟怕硬的傢伙。

人群中傳來微微的幾聲嘆息,似乎在為紫雨感到惋惜。

找了這樣一個男人。也不知道紫雨是不是為情所困沒看清他的真面目。與封溪比較起來,這人簡直差了十萬八千里,封溪最起碼還是問情宗的少宗主,地位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比擬的。紫雨嫁過去,就算日後修為無法寸進,這一輩子也不會吃什麼苦頭,可以安安穩穩地過下去,來日未必不會幸福。

可要是真的跟了楊開這樣的人,前途多舛。

楊開淡淡地望著姚卓和封溪。冷冷一笑,接著道:「我這人說話有些不太中聽,若是剛才有什麼得罪的地方……你們他媽的來咬我啊!」

一言出,全場嘩然。

冰心谷一群帝尊境個個都瞪大了美眸,失神地朝楊開望去,一臉不敢相信的神情,彷彿在質疑自己剛才聽到的話。而封溪和姚卓更是臉色一沉,怒火衝天。

姚卓一轉臉,看向孫芸秀,低喝道:「大長老,溪兒若是出手殺了他,諸位沒什麼意見吧?」

他沒有去徵詢代谷主安若雲,而是直接問起了孫芸秀,顯然也知道安若雲性格軟弱,這個時候問她也是無用。

而之所以讓封溪出手,更是為了他考慮,楊開與紫雨這般模樣,無形地已經讓封溪心中產生心魔了,唯有讓封溪親手斬殺了楊開,這心魔才會消除,不會影響到他以後的修鍊,問情宗的問情無上功以情入道,修鍊之時需得自己付出真情,還需要讓對象動情。

聽姚卓這麼問,孫芸秀俏臉微沉,冷哼道:「此乃我冰心谷,要殺要放也是我冰心谷的事,副宗主和少宗主就不必插手了!」

她冷冰冰的一番話,讓楊開極為詫異。

因為他之前猜想這孫芸秀應該是傾向於問情宗的一員,應該是同意讓紫雨嫁入問情宗的中堅力量,這樣的一個人,按道理來說只會跪舔問情宗,絕對不會反駁的,可事實上孫芸秀竟絲毫沒給姚卓臉面,這是個什麼情況?

孫芸秀雖然不給姚卓面子,但對楊開也沒什麼好感,覺得這一系列的麻煩事都是楊開惹出來的,扭頭望來之時,一臉的殺機縈繞。

她正欲開口說些什麼的時候,安若雲忽然道:「年輕人,你剛才說是奉命來帶走雨兒,是奉了誰的命令?」

她問這話並沒有太大的深意,只是她了解孫芸秀的為人,知道自己若不打岔的話,自己這個二師妹肯定要對楊開動手了。

以她帝尊兩層境的修為真要下殺手,楊開絕對無力抵擋。

不管楊開是奉了誰的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