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四百二十章 只要一樣東西

第兩千四百二十章 只要一樣東西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ps:哎,上一章的序列號又錯了,應該是2419來著,不過內容沒錯,不影響閱讀

「小子你當真是找死!」姚卓被氣的火冒三丈,胸口氣血翻滾,他確實受了重傷,但他到底是個帝尊兩層境,楊開一個道源三層境居然如此明目張胆地訛詐他,這讓他如何能忍?心情激憤,恨不得現在上前一巴掌將楊開給拍了。

他可不相信楊開還有一枚帝絕丹,帝絕丹這東西太過稀少,普通人拿出一枚就不錯了,豈能再有第二枚。

「還敢威脅本少,信不信我讓你們死在這裡!」楊開神色一戾。

「就憑你?」姚卓冷笑不迭,一臉譏諷和嘲弄之色。

楊開轉頭望著孫芸秀,伸手道:「令牌還給我!」

孫芸秀不知道他要幹什麼,但這令牌確實是楊開帶來的,而且楊開之前還祭出了冰雲的帝絕丹,可見楊開與師傅有極深的關係,所以孫芸秀並沒有什麼猶豫,連忙雙手捧著祖師令,還給楊開。

楊開高高舉起那令牌,環視四周,朗喝一聲:「冰心谷宗規,見祖師令如見祖師本人!」

安若雲和孫芸秀等人聞言全都是一愣,不過很快她們就反應過來,谷中確實是有這個規矩,所以連忙跪倒在地,齊聲道:「弟子見過祖師!」

楊開冷眼望著姚卓和封溪,厲喝道:「本少以冰雲前輩的名義命令爾等,將這兩人……殺了!」

滋……

姚卓和封溪臉色大變,駭然失色,齊齊往後退出好幾步。警惕至極。

區區一個楊開確實沒被他們放在眼中,但冰心谷這些帝尊境可不一樣啊,這裡的帝尊境多達十幾個人,更有兩個帝尊兩層境,以姚卓現在身受重傷的情況。根本不可能是她們的對手。

一旦這些女人聽從了號令,那明年的今日就真是自己的忌日了。

冰心谷眾女聞言也是表情獃滯,不過很快,孫芸秀便飛身而出,直接竄到了姚卓和封溪兩人的身後,堵住了他們的去路。

其他女子見狀。雖然覺得這樣有些不妥,但還是紛紛散開,將問情宗兩人包圍了起來,各自祭出了秘寶,一副隨時準備動手的架勢。

姚卓臉色一下子就蒼白起來。封溪更是渾身顫抖,緊張的直咽口水。他身為問情宗少宗主,從小便養尊處優,什麼時候遇到過這種事情,生死存亡關頭,他才知道什麼叫做恐懼。

楊開在一旁桀桀怪笑著,不斷地拋玩著那祖師令,一副小人得志的表情。

「這位小少爺……」安若雲望著楊開。輕聲道:「真的要殺?」

她內心並不想在這裡殺掉姚卓和封溪的,畢竟這兩人身份地位非同一般,若真死在冰心谷手上。問情宗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到時候兩大宗門開戰起來,整個北域必定生靈塗炭,就算師傅回歸,只怕宗門上下也會死傷慘重。

她身為代谷主,不可能不考慮這些,唯恐楊開真的下令要自己等人動手殺人。去逞那一時之氣。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她寧願違抗祖師令。也不會動手的。相信就算師傅知道了,也不會怪罪自己。

楊開嘿嘿低笑著。道:「那就看這兩位識相不識相了。」

安若雲聞言,心頭一松,心想這個青年也不是腦袋一根筋的傢伙,他這樣命令自己等人,無疑還是要從姚卓手上弄點好處的。否則早就催促自己等人動手了,哪會說這樣的話?

只要不死人,一切都好說。安若雲一念至此,也就不再多問什麼,反而好奇楊開到底能鬧到什麼程度。

「安谷主,孫長老,爾等身為帝尊境強者,就甘願被一個來歷不明的毛頭小子這般隨意驅使?爾等可是有身份的人,傳揚不去不怕別人笑話?」姚卓跟楊開說不通,只能將主意打在安若雲和孫芸秀身上,希望兩人能夠顧惜下自己的身份,別這麼胡作非為。

孫芸秀淡淡道:「祖師令在此,我等也沒辦法,副宗主若有意見的話,可與我師尊去理論!」

姚卓頓時啞火,冰雲一枚帝絕丹就差點了要了他的命,真要是見到本人了,他哪敢與其理論?

一口牙齒咬的嘎嘣響,姚卓的心情複雜至極,他從修鍊到現在,還從未受過如此奇恥大辱,被一個修為境界遠遜於自己的青年給威脅了。

但如今人在屋檐下,還真是不得不低頭。

沉默半晌,他只能吞了口氣,沉聲道:「你到底想怎樣?」

楊開咧嘴一笑,道:「副宗主大人別這麼緊張嘛,這世上凡事都有得商量,隨便補償點什麼,本少可以當剛才的事情沒有生過哦。」

「你想要什麼?」姚卓喝問。

楊開豎起一根手指,淡淡道:「本少只要一樣東西!」

「說來聽聽!」姚卓聽他說只要一樣東西,不禁心頭一松,若是如此的話,那事情確實有得商量。

「把你的空間戒交出來,然後滾蛋!」楊開眯眼望著他手上的戒指道。

「什麼?」姚卓眼中立刻噴出火光,斷然道:「不可能!」

先前楊開說只要一樣東西,他還以為楊開只是想找回個面子,隨便要點東西便罷了,可現在一聽,楊開哪是要找回顏面,這分明就是趁火打劫。

他一個帝尊兩層境的空間戒,好東西可不少,這一趟過來本是準備兩日後讓封溪與紫雨成親的,這彩禮都在空間戒中呢。問情宗若大一個宗門,少宗主成親自然不會太吝嗇,那彩禮的分量足以抵得上一個中等宗門十年的收入了,更不要說還有無數天才地寶。

楊開面色一沉,冷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