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四百二十四章 我很不快活

第兩千四百二十四章 我很不快活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楊開哼道:「封玄大人這麼著急做什麼?我又沒說是你偷襲我,難道大人自己做賊心虛了!」

封玄頓時語塞,他一個帝尊三層境,好歹也要自恃點身份,總不能跟楊開一樣你一句我一句地叫囂,那樣也太丟人了。,

關鍵時刻,封溪跳出來叫道:「小子滿嘴胡言亂語,敢辱我問情宗,速速跪下來道歉,可繞你不死。」

他神情猙獰,一副恨不得殺了楊開而後快的表情,顯然是還在記恨前夜之事。這也難怪,想他從小養尊處優的,什麼時候受過那樣的委屈和恥辱,這兩日每每回想起來,都有些無地自容,恨不得拆了楊開的骨頭,喝乾他的血,方能解心頭之恨。

楊開望著他,呵呵一笑,道:「這不是少宗主么?怎麼前夜嚇得魂飛魄散屁滾尿流,現在卻這麼耀武揚威神氣十足的?這是找到了靠山?哎呀,別拿眼睛瞪我,小心把眼珠子給瞪爆了。」

「你……你放屁,哪有這樣的事!」封溪咬牙瞪著他,臉上一陣青一陣紅,不迭地矢口否認。

楊開冷哼道:「前夜少宗主哭著喊著求我繞你一命,本少悲天憐人,好心放你一馬,沒曾想少宗主不但不感恩戴德,卻反而恩將仇報,這是何道理?」

扈遠等人一聽,全都表情古怪地望著封溪。心中暗想原來這兩個年輕人之間還有過這樣的過節啊,也不知道前夜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竟讓問情宗的這位少宗主哭著喊著求那青年繞他一命。

不過出了這種事,難怪他們這般不對付。

封溪還欲辯解什麼,封玄卻是一揮手,制止了他。

封溪頓時氣的臉紅脖子粗。卻不敢違抗父親的命令,只能將滿腔委屈吞進肚中,那雙眼中充滿了血與淚的控訴。

封玄望著楊開,淡淡道:「年輕人,心高氣盛不算壞事,但也要審時度勢。一味的逞強斗勇只是莽夫所為。」

「呸!」楊開朝地上唾了一口唾沫,弔兒郎當地站在那裡,懶懶散散地沖封玄一抱拳,道:「大人教導,小子銘記於心,不過……你到底想說什麼?」

封玄眉頭一皺,道:「聽說你前夜搶了我問情宗兩枚空間戒?」

搶了問情宗兩枚空間戒?扈遠等人聽了,全都瞪大了眼珠子,一個兩個直把楊開驚為天人。

先前他們見楊開那般膽大包天。只覺得這小子怕是個愣頭青,可現在看來,這何止是什麼愣頭青啊,簡直就是瘋子啊!

放眼整個北域,誰敢搶問情宗的空間戒?這小子倒好,不但搶了,而且一搶就是兩枚!也不知道是哪個倒霉蛋丟了自己的空間戒,裡面又有什麼寶貴的東西。竟惹的封玄宗主親自過問此事。

這小子完了,單憑這一條。只怕他也沒辦法見到明天的抬眼。

楊開神情一肅,朗喝道:「大人,這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講!什麼叫搶,那可是強盜行徑,本少行事光明磊落。向來行的正,坐的直,從來不幹這種事,大人用搶字來形容我,那可是玷污本少高尚的品格。我很不快活!」

他一臉嚴肅的表情,臉色一下子陰沉了下來,似乎真的是生氣了的樣子。

扈遠等人齊齊伸手,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

他們這些帝尊境,縱橫星界幾千年,可直到今日才算是真正地漲了見識,只覺得這一輩子見到的事情都不如今日所見帶來的衝擊劇烈,這個不知道從哪裡蹦躂出來的青年也是個奇葩啊,面對一個帝尊三層境居然絲毫沒有示弱的意思,反而還這般侃侃而談,舌燦蓮花。

姚卓怒喝道:「本座與溪兒的空間戒難道不是你搶走的?小子莫要睜眼說瞎話!」

一言出,扈遠等人剛剛擦完的額頭上又冒出了細密的汗水,心道原來那兩個丟了空間戒的倒霉蛋竟是問情宗的副宗主和少宗主啊!

這事可鬧大了,完全沒法收場了啊!

本來他們以為楊開是搶了問情宗哪兩個弟子的戒指,可事實根本不是這樣。那封溪也就算了,只是道源三層境,可姚卓卻是世人所知的帝尊兩層境,這樣一個強者,如何被搶了空間戒?

這事不管最後結果如何,問情宗丟人丟大了。副宗主和少宗主的空間戒一起被一個道源三層境的青年給搶了,傳揚出去,問情宗日後如何在北域立足。

扈遠幾乎可以預見,這離奇之事怕是要被好事之人編排成快板,然後大街小巷地游唱,十年之內,問情宗的人都沒辦法抬頭做人。

「原來是那兩枚空間戒啊……」楊開如夢方醒,一臉恍然大悟的表情,緊接著臉色一沉,哼道:「副宗主大人說話可要憑良心,那兩枚戒指怎麼是我搶來的?一枚戒指是副宗主大人與本少做交易的籌碼,而另外一枚卻是少宗主死活硬要塞給我的,本少不收他還不安心,我勉為其難地拿下,如今你們卻要倒打一耙?」

「混賬!」姚卓險些被楊開給氣瘋了,一身帝元兇猛催動起來,大有要將楊開碎屍萬段的架勢。

楊開敏捷地往後一跳,直接跳到安若雲等人面前,瞪著他道:「幹什麼?想殺人啊,你動一下手試試。」

「宗主!」姚卓一轉頭,沖封玄抱拳道:「我要殺了他!」

封玄淡淡道:「你殺不了的。」

楊開躲在安若雲等人那邊,姚卓根本沒機會擊殺楊開,而封玄身為問情宗宗主,總不能親自出手將楊開斬殺在這裡,他忽然發現,這個來歷不明的青年竟讓他頭疼至極,似乎比冰雲還要難對付。

沉吟片刻,他望著楊開淡淡道:「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