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四百三十二章 破碎本源

第兩千四百三十二章 破碎本源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bx

再默默地感悟了一下自己這一次的收穫之後,楊開這才徐徐站起身來。

流炎和花青絲就在附近,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過來的,應該是被他在這邊鬧出來的動靜吸引,只不過兩人都離的遠遠的,並不敢靠近。

此刻見楊開起身,兩女才對視一眼,飄然而來。

「主人,你之前參悟的那是什麼秘術,為何你的容貌和身體狀態變幻不停?」流炎有些緊張地問道。

「容貌變幻了?」楊開眉頭一揚,有些意外地問道,他本以為那只是一個夢,沒想到竟是真的。怪不得自己能夠感悟到時間的法則,凝練出歲月大帝的秘術之印,原來自己的身體一直真的在從年老到青年變化不斷,用身體的變化記憶住了歲月和時間的流逝,能感悟到時間法則也說得過去了。

「恩,你老的樣子看起來很可憐。」花青絲也在一旁點頭。

楊開微微一笑,也沒有去在意,人總有生老病死的,這是一個輪迴,感悟到了時間的法則之後,楊開對此看的很開。

沉吟了一下,他開口道:「那是歲月大帝的秘術!」

流炎和花青絲聞言,俱都是眸露異彩,流炎驚喜道:「主人你得到歲月大帝的傳承了?」

雖說楊開手上也有噬天大帝的傳承,但那玩意根本不是人能修鍊的,歲月大帝就不同了,若真能得到他的傳承,那日後必定一片坦途啊。

楊開搖了搖頭道:「我本也以為四季珠隱藏了歲月大帝的傳承,可事實並不是這樣的,那只是歲月大帝的一招秘術。不過……我確實是收穫巨大。」

能在時間法則上入門,楊開覺得就算沒得到歲月大帝的傳承也所謂了,只要持之以恆的修鍊下去,他總有一天可以達到歲月大帝的高度,甚至超過。

不過在此之前。他需得將空間法則修鍊的極致程度,貪多總是嚼不爛的,楊開明白這個道理。

「過去多久了?」楊開忽然又問道。

他之前一直在那歲月交替的輪迴之中,根本法感受時間的流逝,所以也不知道自己這一次修鍊到底用了多長時間。

「一年了!」花青絲道。

自楊開受傷進來,流炎和花青絲就已經感應到了。算算時間,差不多正好一年。

「一年!」楊開嚇了一跳,他以為就算花了一點時間,也絕對不超過兩三個月,卻不想足足過了一年之久。

換句話說。這碎星海開的頭一年,自己除了療傷,便是在參悟四季珠的奧秘了?也不知道這是不是在浪時間。

楊開不知道碎星海到底會開多久時間,若是只能開一年的話,那他不是白白地浪了這個機會?

想到這裡,楊開的臉都黑了,莫名地一種危機感滋生出來。

「我出去看看這裡到底什麼情況!」楊開說了一聲,便轉身竄出了玄界珠。

一年時間就這麼度過了。他卻沒撈到任何好處,楊開不有些焦急。

出了玄界珠,楊開回到那塊巨大的隕石之上。舉目四望,發現這四周的景色跟自己剛來碎星海看到的一樣,並沒有太大不同。

只是楊開可以肯定的是,這裡並不是自己剛來的地方,或許已經遠離了億萬里不止,因為這隕石海一直以極的速度朝前移動著。天知道它將自己帶到什麼地方來了。

身形晃動間,楊開飛出了隕石海。祭出自己的木舟。

都說碎星海對道源境武者是莫大的機緣,楊開卻不知道這機緣在何處。只能先四處逛逛碰碰運氣再說。

接連幾天功夫下來,他也沒遇到任何情況,倒是星空風暴遭遇了幾次,碎星海內的星空風暴及其恐怖,席捲之處,連那虛空都崩碎開來。看的楊開頭皮發麻,根本不敢被捲入其中。

他也沒有碰到任何武者。

在這片廣袤的星空之中,似乎只有他一個活人。這讓楊開不有些猜疑碎星海是不是已經關閉了,導致進入這裡的武者都已經離開,偏偏自己留了下來。

若是如此的話,那就太糟糕了。

這一日,正當楊開在虛空中飛行的時候,忽然感覺到手背處微微一熱。

他眉頭一揚,朝自己的手背處望去。

那是自己的五角星印所烙印的位置,此時此刻,這五角星印正散發著淡淡的微光,並且冥冥之中有一種微弱至極的力量從某一個方向傳來,牽引著自己的五角星印。

楊開狐疑不解,不知道這星印到底跟什麼東西有了共鳴。

沉吟片刻,他改變了方向,順著那力量的源頭朝前飛去。

不管那邊有什麼東西,總歸是有了一些動靜,過去看一看總好過自己這樣頭蒼蠅一樣亂跑。

星空廣袤,即便楊開速飛行,也足足飛了兩個時辰功夫。兩個時辰後,一顆破碎的修鍊之星印入他的眼帘,這顆修鍊之星不算大,也不算小,屬於中檔的那種。

它就如楊開進入碎星海第一個看到的破碎之星一樣,已經破爛了一大半,只剩下小半星辰還保留在這虛空之中。

放眼望去,這破爛的修鍊之星了生機,也沒有半點綠色,即便是時隔了幾萬年之久,這修鍊之星上似乎還殘留著當年大帝們殊死決戰的恐怖氣息,令人望而生畏。

而那牽引著自己五角星印的力量,正是從這顆破碎之星上傳來的。

楊開心中驚奇,不知道這破碎之星有什麼奇特的,竟能與自己的星印產生共鳴。他御使木舟,身化長虹朝那破碎之星的某一處落去。

少頃,他來到這破碎之星的表面,站在這顆星辰上看去,入目所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