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四百三十三章 小試牛刀

第兩千四百三十三章 小試牛刀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bx

此地的本源之力這般稀薄,楊開其實也不是太看的上眼,畢竟他本就有幽暗星完整的本源之力,但這兩人一上來就這樣大呼小叫不可一世,不讓楊開有些惱火。

想了想,他沒有發作,而是一抱拳,道:「兩位朋友,我有些事情想要請教一下,不知兩位可否解答一番?」

先開口說話的那人斜睨著楊開,冷哼道:「何事?」

楊開道:「你們是因為星印與此地的本源之力有了感應,所以才被吸引過來的?」

那人聞言詫異地瞧了楊開一眼,冷笑道:「難道你不是?」

楊開咧嘴一笑,道:「自然也是的。」

原來星印真的可以感應到星辰本源之力啊,先前他雖然有所猜測,但因為沒人與他證實,所以他也不敢太肯定,如今聽了這人的回答之後,楊開頓時明白,自己手背上的星印不單單只是進入碎星海的憑證,在這裡面似乎還有別的妙用。

那人怒道:「既然是,又何必明知故問,真是莫名其妙!」

楊開嘿嘿笑道:「隨口問問啦,朋友生這麼大氣做什麼,氣大傷身,那朋¥友知不知道碎星海從開到關閉,有多久的時限?」

此言一出,那兩人皆都是表情古怪地瞧著楊開,似乎是察覺到了什麼。其中一人道:「看樣子,你對這裡的情況一所知啊。」

楊開一肅容,抱拳道:「還請指教!」

他確實對碎星海一所知,這個也沒什麼好隱瞞的,雖說靠自己摸索也能摸索出一些情報來,但總不比從別人身上打探來的。

這兩人雖然看起來不是什麼善茬,但並不妨礙楊開從他們身上探索消息。

另一人大笑一聲。道:「師兄,竟有人什麼都不知道就來了碎星海,這傢伙難道沒有師門長輩教導么?」

他一副樂及開懷的模樣,彷彿聽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

楊開冷著臉道:「沒有師門長輩怎麼了?很好笑?」

那人笑容一斂,道:「倒也不是很好笑,只是一個沒有師門長輩的人能來到這裡。真是讓人意外啊。」

「朋友還沒回答我的問題呢?」楊開催促道。

「回答你有什麼好處?」對方冷哼一聲。

楊開道:「此地的本源送給兩位朋友如何?」頓了一下,他接道:「這裡可是我先來的,只要兩位能回答我的問題,我馬上就走,此地的本源也隨意兩位收取,我絕不干涉!」

那師弟怒道:「我師兄弟二人看上的本源之力誰敢搶,又何須你做這個順水人情?」

師兄卻是一擺手道:「朋友既然這麼好說話,那我等就卻之不恭了!」

師弟聞言撇了撇嘴,一臉不樂意的神色。

那師兄接著道:「碎星海開之後。結束的時間人可以得知,也並非固定的,據典籍記載,每一次碎星海開之後持續的時間,短兩年,長有十年!而且結束之時也是毫徵兆,一旦此秘境關閉,在這裡的所有武者都會被排斥出去。論你身在何方!這個回答朋友滿不滿意?」

「竟不是固定的時間?」楊開有些詫異,不過他也不是第一次碰到這樣的事。所以很就安然若素了。

不過根據這人所言,碎星海每次開短也有兩年時間,換句話說,自己起碼還有一年功夫能在這裡歷練,倒也還不錯。

沉默了一會兒,楊開抱拳道:「多謝了!告辭!」

雖然他還有許多不明白的東西需要詢問。但這兩人並不是好說話之人,繼續問下去的話,他們未必會說實話,與其被誤導了,還不如自己摸索或者等遇到熟人之後再去打探。

說話間。楊開便轉身朝空中飛去。

而就在他轉過身的那一瞬間,先前回答他問題的那位師兄忽然眸露精光,手腕微微一抖,一道漆黑的光芒應聲飛射出去,電光火石之間便襲至楊開身後。

眼看著楊開便要被這烏黑的光芒穿胸而過,關鍵時刻,他竟忽然一扭身子,差之毫厘地避開了那烏黑光芒的偷襲。

下一刻,楊開臨立於半空之中,目光冰冷地朝下方俯瞰,淡淡道:「這是什麼意思?」

那師兄卻是大吃一驚,忍不住低呼道:「竟被躲過去了?怎麼可能?」

他先前出手之時毫徵兆,在出手之前也沒流露出半點殺機,按道理來說楊開不可能察覺到才對,可事實上,楊開卻是有先見之明一樣,在攻擊及身的那一剎那避開。

這人不是個軟柿子!那師兄心中暗想。

他的師弟卻依然一副沒把楊開放在眼中的樣子,冷笑一聲道:「什麼意思不是很明白么!小子為什麼這麼喜歡明知故問。」

「兩位要殺我?」楊開眉頭一揚,悲哀道:「我與兩位萍水相逢,往日怨近日仇,兩位看上此地的本源,我也雙手奉上,並爭奪之意,我這般好說話,兩位竟暗下毒手要殺我?你們簡直太讓我傷心了,人與人之間基本的信任都蕩然存!」

那師兄嘴角一抽,道:「不想死也可以,留下你的右手就可以滾了。」

師弟也在一旁附和地點頭:「不錯,想活命就斬去自己的右手!我師兄弟二人可饒你不死,否則明年的今日便是你的忌日!」

楊開皺眉道:「兩位要我的右手做什麼?你們自己沒手么。」

那師弟冷笑一聲,道:「你以為自己的右手很吃香?我們要的並非你的右手,而是你手背上的星印!」

「都已經進了碎星海,你搶我星印有何意義?」楊開依然一臉不解。

「你果然什麼都不懂!」那師弟大笑一聲,「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