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四百三十五章 煉星決之威

第兩千四百三十五章 煉星決之威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換句話說,高等級星印的擁有者,可以在很遠的距離查探到低等級星印擁有者藏身的地方。

如果星印的等級不如別人,無論施展何等玄妙的秘術,也會被人給找出來。星印的這個特性,讓碎星海每一次開啟都是腥風血雨,為了升級自己的星印,許多武者都不吝殺戮本色。

星印的這種特性就比較逆天了,讓楊開聽了一臉的凝重。

他先前還不是特別在意自己星印的等級,在他想來,星印這東西夠用就行,沒必要追求太多。可現在聽花青絲這麼一說,楊開才明白想要確保自身的安全,星印的等級就必須足夠高,否則極有可能會被人查探到自身所在的位置。

這個特性變相推動起了武者之間的殺戮和搶奪!讓所有在碎星海的武者,不管願意還是不願意,都得想方設法地提升星印等級。

「星印的用途大致就是這些,不過我還聽說過另外一個傳說……」花青絲說著說著,臉色忽然凝重了起來。

張若惜有些緊張地問道:「什麼?」

花青絲瞧著楊開道:「傳說若是能夠得到最高級的九芒星印,便可以指引出噬天大帝傳承所在之地!」

「真的假的?」楊開一臉驚愕的神色。

花青絲抿嘴笑道:「自碎星海存在以來,這個傳說便一直流傳,是真是假也無人能夠印證,因為從來沒有誰能將自己的星印升級到最高層次。自然就沒辦法去證實這一點。」頓了一下。她接著道:「不過這一點對楊少你應該沒多大吸引力。」

法身修鍊的就是噬天戰法,正是噬天大帝的傳承,楊開自然沒必要去追尋這個。

「對我沒多大吸引力,對旁人就不一樣了。」楊開面色微凝。他忽然現,在這碎星海中,星印簡直就一把雙人劍,也是一切罪惡的鮮血的源頭。它在此地給武者帶來的幫助不小。但因為它的種種特性也導致了武者之間的血腥殺戮。

如果沒有星印這個東西的話,武者們在這裡產生衝突的幾率會小很多。

「當然了,也不是每個人都想去尋找噬天大帝的傳承的。在這碎星海中,還有一些其他大帝遺留下來的好東西,這些都是我輩武者嚮往之物。我聽說五千年前的那一次碎星海,有一人尋覓到了青蓮大帝的不滅青蓮,從而繼承了青蓮大帝的衣缽。」

「那人現在如何了?」流炎淡淡問道。

花青絲道:「如今響徹東域的頂尖宗門青蓮宮便是那人創建的,那人也正是青蓮宮的宮主。」

「這人倒是好運氣。」楊開眉頭微揚。

「運氣便是機緣,我等修鍊哪一個不需要依靠機緣?」花青絲幽幽說道。

楊開深表贊同。任何一個武者能夠修鍊到道源境的層次,都需要莫大的機緣,如果機緣足夠深厚的話,那便可以更進一步,去窺探帝尊境的奧秘,如果機緣不夠。那就只能一輩子徘徊在道源境了。

「好了。先不說這些,此地有些殘破的本源之力,我們一起煉化了再說。」楊開開口道。

原本星辰本源應該是藏在修鍊之星內部的某一處,單是尋覓都要費上很大一番功夫,但現在這顆修鍊之星早已破碎不堪,那殘破的本源之力也都逸散了出來,所以根本不需要去尋覓,只需要煉化吸收便可。

花青絲等人聞言,紛紛頷,各自找了個地方盤膝坐下。默運玄功。

楊開也是如此,雖說這裡的本源之力他不是很看的上,但先前那人說的也沒錯,積少成多,聚沙成塔,量變到一定程度總會引起質變的。

本源之力是一種很特別的力量,煉化吸收不會提升武者的實力,但卻可以給任何一個武者都帶來莫大的好處。尤其是對花青絲等人來說,她們以前從未煉化過本源,這次如果在碎星海中能有些收穫的話,對晉陞帝尊絕對有推進的作用。

時間緩緩流逝,四人分散在不遠的地方,各自打坐,互補干擾。

半日之後,楊開忍不住皺了皺眉頭。

他現這樣煉化吸收的效率簡直太低了。

四人一起努力,這都半日功夫了,這裡的本源之力也沒見被吸收多少。這麼弄下去,想要完全煉化此地的本源,沒有十天半個月是不可能完成的事啊。

四個人就需要這麼長時間,如果是一個人煉化的話,豈不是要一兩個月時間?這也太費事了。

他悄悄地觀察了一下花青絲等人,現她們與自己也是一樣。

唯獨張若惜,似乎煉化吸收的快一些,也不知道是不是跟她的血脈有關,不過快的也及其有限。

不知道如果把法身丟出來,讓它用噬天戰法來煉化,會是什麼效果?噬天戰法的特性是天下無物不噬,這裡的本源之力肯定也不例外。

想著想著,楊開忽然眼前一亮。

法身有噬天戰法,自己也有另外一套秘術啊,正是用來煉化星辰本源的秘術。

煉星決!

這秘術是當年他在幽暗星的帝苑開啟的時候得到的,按道理來說,算是陽炎的秘術,楊開能夠煉化幽暗星的星辰本源,成為星主,全靠了煉星決。

後來他將煉星決傳授給了小師姐夏凝裳,夏凝裳也很順利地煉化了通玄大6的星辰本源。

由此可見,煉星決絕對是專門用來煉化星辰本源的秘術!不是正好可以用在這個地方?

楊開的心情一下子激動起來,不再猶豫什麼,立刻施展出煉星決。

初始,他四周還是毫無動用,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四周那殘破的本源之力就如聞到了腥味的貓兒,紛紛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