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四百四十一章 清清白白

第兩千四百四十一章 清清白白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bx

於鶯輕咬著紅唇,可憐兮兮地道:「兩位師兄為何一見面就這般挖苦人?師妹有什麼得罪的地方?我與這位封師兄可是清清白白的,兩位師兄可莫要敗壞我的名聲。」

說話間,她有些擔憂地望了楊開一眼,似乎怕她知道自己的過往一樣。

「清清白白?」長賢眼珠子一突,愣在當場,梵天聖地其他四人也都是一副活見鬼的驚愕表情。

好一會之後,這五人才忽然齊齊放聲大笑起來,笑聲囂張放肆,滿是譏諷之意。

悠地,那笑聲一收,長昊冷著臉道:「這是我聽過好笑的笑話了。」

長賢也道:「能與你於鶯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卻清清白白的男人,怕還沒出生吧?」

於鶯被說的臉上一陣青一陣紅,就算她生性本淫,被人家當著面這麼說,臉面多少也有些掛不住。她瞥了楊開一眼,辯解道:「封師兄莫要聽他們胡說,師妹我不是那樣的人。」

楊開頷首道:「我知道。」

他心中也是冷笑不迭,這女人什麼本性這段時間他已經摸清楚了,這個時候還裝著一副辜的樣子來±跟自己解釋這些,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於鶯見楊開表現的不咸不淡,心中也是有些懊惱,暗暗責怪梵天聖地這幾人太過多管閑事,可如今實力不如人,也不敢隨意發怒,只能可憐兮兮地望著那邊道:「幾位師兄特意過來攔住師妹,難道就是為了羞辱師妹?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你們已經成功了,師妹……告辭了。」

「想走?問過我沒有?」長昊爆喝一聲。

「幾位師兄到底要做什麼?」於鶯心中直打鼓,長昊這群人看著來者不善,顯然不是來聊天的。

長賢冷眼望著於鶯。哼道:「賤婢,我問你,我鄧勇師弟如今身在何處?」

此言一出,於鶯面色微變,不過很就隱藏了起來,強笑道:「長賢師兄這話問的倒是奇怪了。鄧勇在哪裡你們難道不知道么?為何來問師妹?我可沒見過他。」

「還敢撒謊!」長昊眼中露出冷色,爆喝道:「鄧勇師弟分明已經死在你手上。」

於鶯惶恐道:「長昊師兄怎麼會這麼想?我與鄧勇往日怨近日仇,就算真的碰到的也不會殺的,何況,鄧勇的實力比我要高一些,師妹就算有心也力啊,長昊師兄可不要污衊我。」

「還要狡辯!」長昊咬著牙,目光噴火地望著於鶯,冷哼道:「既然你冥頑不靈。那便讓你死個明白!鄧勇師弟的散魂印分明就印在你身上,我等也是感應到這個散魂印才追蹤到了這裡,如今你還有何話要說!」

於鶯臉色驟然一白。

長賢道:「本來我們還在想,到底是誰殺了鄧勇,卻不想竟是你這個賤婢。鄧勇他實力比你強,會死在你手上卻不讓人奇怪,畢竟他好色如命!」

長昊接道:「雖說鄧勇他鬼迷心竅,死有餘辜。但畢竟是聖地弟子,於鶯。殺人償命,你自裁吧!」

兩人你一言我一句,直接宣判了於鶯的死期,讓於鶯一張俏臉已經毫血色,嬌軀瑟瑟發抖。

這個時候,楊開已經在她身上某處察覺到了一個極為隱蔽的神魂烙印。想來便是那鄧勇死前留下的。可笑於鶯竟是一直沒有察覺,導致被梵天聖地的人抓個正著,如今想辯解也辯解不了了。

他本來還在懷疑梵天聖地這五人為何會直直地過來堵住了自己和於鶯的去路,現在看來,卻是那散魂印的功勞。

也不知道於鶯到底是什麼時候殺了鄧勇的。不過總歸是在這一年內乾的事情。

楊開心中暗自惱火,他跟在於鶯身邊,只是想讓她帶自己去尋找尹樂生罷了,卻不想半道上出了這樣的事。偏偏他還不能置之不理,如果不理會的話,那於鶯必死疑,他這段時間的忍受和努力就要泡湯了。

所以不管他願意不願意,於鶯他都得救。

「還不動手!」長昊見於鶯遲遲不自裁,忍不住爆喝一聲:「你自己想清楚,若我等動手的話,你想死都死不了了!」

於鶯臉色白,一咬牙,往後退了一步,嬌喝道:「這是本宗封德師兄,你們有什麼話,跟他說吧!」

這個女人,一見勢頭不妙,竟直接將楊開給推了出來,大有要拿他當擋箭牌的意思,而且絲毫沒有遮掩之意。

「封德?」長昊眼帘一眯,淡淡地瞧了楊開一眼,漠然道:「哪裡冒出來的垃圾,沒聽過!」

在整個黃泉宗中,能與他們幾位聖子抗衡的道源境強者都是有名有姓的,這個封德他還真沒聽過。既然沒聽過,那就說明只是一般的弟子,一般的弟子在他們兩個聖子面前根本不夠看。

「小子,你要替那賤婢出頭?你可想清楚了!」長賢望著楊開,也是冷笑不迭。

楊開沉著臉,一肚子不活,趁勢就爆發了出來:「於師妹既然喊我一聲師兄,那此事封某自然不能坐視不管,想殺她,就先過了封某這一關!」

躲在他身後的於鶯聞言,美眸悠地明亮起來,她似乎沒想到,楊開竟是這般有骨氣和擔當,畢竟他根本不算黃泉宗的弟子,與自己也只是萍水相逢而已,就算這個時候他逃走也可厚非,可他並沒有這樣做。

這傢伙也真是傻的可以!於鶯心中暗道。

不過如果有封德牽扯一陣的話,她未必不可以趁機逃跑。至於封德是生是死,她就法理會了,自己的性命才是重要的。

只是可惜了,本指望著能將他引進黃泉宗的,卻不想他根本沒這個福氣。

於鶯心中一邊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