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四百四十二章 火系本源

第兩千四百四十二章 火系本源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bx

被楊開提醒了之後,於鶯才如夢方醒,她倒也乾脆,直接就開始寬衣解帶了,不大一會功夫就將自己剝的精光,只穿了一套貼身的,偏偏那也是薄如蟬翼,盡乎透明。

楊開看的一臉黑線,忍不住道:「於師妹,你這是做什麼?」

於鶯道:「我根本察覺不到那印記在哪,但願是在衣服上吧。」

楊開語道:「在你肩膀上,凝聚心神去感應!」

這個散魂印確實足夠隱蔽,若不是楊開有超乎常人的神魂力量,恐怕也法輕易察覺到。如今得楊開指點,於鶯連忙聚集神識之力朝自己香肩處查探。

片刻後,她面色一喜,顯然是有所發現了。

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施展了什麼秘術,隨著兩人的逃跑,楊開能感覺的到那散魂印慢慢變淡,終消失不見。

直到這個時候,於鶯才呼出一口氣,重從空間戒中取出一套衣物穿戴好。

如今沒了那散魂印,兩人只要跑的再一些,擺脫掉背後那些梵天聖地的人就可以安了。

放下心之後,於鶯才道:「剛才的事要多謝封師兄了。」

楊開淡淡道:「需客氣。」

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冷淡∠,於鶯不禁表情有些黯然,心中想著也不知道這個封師兄會不會因為剛才的事而遷怒自己,畢竟自己剛才做的確實有些過分,換做任何一個人怕都是生氣的。

這般又逃了半個時辰後,於鶯已經臉色蒼白,上氣不接下氣了,她的那秘術儘管好用,但消耗也是不小。能堅持到現在已經殊為不易。

楊開見她速度已經慢了下來,不得不祭出自己的木舟,道:「上來,我帶你一起走!」

於鶯聞言頷首,直接躍上木舟,盤膝坐了下來。一邊往嘴裡塞著恢復的靈丹,一邊取出一塊傳訊羅盤來,不斷地往內傳遞訊息,似乎是想聯繫上黃泉宗的弟子。

看她這樣子,楊開心中暗暗期待起來,巴不得於鶯一下就聯繫到尹樂生。

梵天聖地的人似乎已經被甩的不見了蹤影,楊開神念放開,也沒察覺到他們的氣息。

一日後,於鶯忽然美眸一亮。低呼道:「封師兄,我找到本宗的人了。」

楊開大喜,道:「誰?」

於鶯道:「是仲振永仲師兄,不知道你有沒有聽說過。」

竟不是尹樂生,楊開不有些失望,不過他還是答道:「我對你們東域的情況並不了解,也從未去過東域,所以並沒有聽說過這位仲師兄的大名。」

於鶯微笑道:「仲師兄在本宗道源境中實力排名前三。有他庇護的話,就不用怕梵天聖地的人了。我們現在找他去。」

「好,你指明方向!」楊開點點頭。

雖然於鶯聯繫到的不是尹樂生,但楊開覺得未必不可以從那個仲振永口中打探一下尹樂生的消息,說不定這個仲振永知道些什麼。

當下,在於鶯的指示下,楊開改變了方向。朝某一處馳去。

一個時辰後,一道矗立在虛空中的身影印入楊開的眼帘中,楊開御使木舟飛到這人面前,還沒停穩,於鶯就歡呼雀躍地沖了過去。嬌呼道:「仲師兄!」

「於師妹。」仲振永沖於鶯微微一笑,目光一抬,淡淡地掃了楊開一眼,道:「這便是於師妹你說的那位封兄?」

他一口道破楊開假冒之人的姓氏,看樣子是在來這裡之前於鶯已經跟他說過楊開的事了。

於鶯頷首道:「是的仲師兄,師妹能夠平安到這裡,也是託了封師兄的福。」

仲振永生的也算英俊瀟洒,神態看起來也算親和,並沒有太大的架子,聞言上下掃了楊開一眼,道:「聽於師妹說你與尹師弟是一樣出身大荒星域,還是一位星主?」

楊開客客氣氣地一抱拳,道:「封某確實與尹師兄一樣來自大荒星域,也是星主之身,多年不見尹師兄,甚是挂念,所以才冒昧與於師妹一道前來,還請仲師兄見諒。」

仲振永大笑道:「妨妨,你既有意要加入我們黃泉宗,那日後說不定也是同門師兄弟,不必這般客氣。」

於鶯道:「仲師兄,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我與封師兄先前被梵天聖地的長昊和長賢帶人追逐,也不知道他們現在還有沒有追過來,我們還是邊走邊說吧。」

「長昊長賢!」仲振永聞言目光一寒,冷聲道:「他們敢追你?想幹什麼?」

於鶯不好意思道:「師妹一時失手,殺了鄧勇……」

仲振永沒好氣地看著她道:「他是脫陽而死吧?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不要這樣提升自己的實力,容易根基不穩,早晚會出大事……」

「好啦好啦。」於鶯見仲振永在楊開面前揭自己的醜事,連忙打斷了他,撒嬌道:「我們趕緊走吧,先前也多虧了封師兄我才能安然恙,封師兄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呢。」

「那你以後可要對人家好一些。」仲振永微微一笑。

似乎是因為於鶯說過楊開不少事的緣故,所以仲振永對楊開的態度還算可以,明顯有要結交他的意思。

在於鶯的催促下,三人當即上路。

仲振永似乎早有目標,一言不發地在前方帶路著,楊開與於鶯也只能跟在後面。

飛了一陣後,於鶯忍不住問道:「仲師兄,我們這是去哪裡?」

「去找其他人,他們似乎發現了一個很有意思的地方。」

「很有意思?」於鶯聞言美眸一亮,追問道:「哪裡有意思了?」

「到了你就知道了。」仲振永賣了個關子,並沒有說明。

楊開神色一動,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