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四百四十七章 遺憾

第兩千四百四十七章 遺憾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bx

齊海又道:「大帝之寶,哪一樣不是通靈之物?山河鍾乃元鼎大帝的本命帝寶,本身就有自己的靈智。它若願意擇你為主,需你去煉化也會主動投懷送抱,若瞧你不起,即便你是帝尊境,也法煉化它分毫。」

那青年聞言眼前一亮,急急道:「齊兄此言,豈不是說若有機緣,我等皆可成為這山河鐘的主人?」

齊海冷著臉道:「首先你得要有這個機緣!」

青年哈哈大笑一聲,傲然道:「張某人別的自信沒有,對自己的運氣卻是有相當自信的,這山河鍾既然已經通靈,那未必就不會選擇張某作為元鼎大帝的繼承人,繼承大帝衣缽!」

他笑的狂熱,說話間,竟然一轉身,朝那山河鍾所在的位置走了過去。

眾人見此,都一怔,意識到這個張姓青年是要去嘗試讓山河鍾擇主啊!一時間,所有人的目光都好奇地朝他望去,想知道後的結果會是如何。

其中有幾人神情閃爍了一下,似是想有所行動的樣子,不過還是按捺了下來,靜觀其變。

齊海盯著那青年的背影,不住地冷笑,似是在嘲諷這傢伙的不自量力。

眾目睽睽之下,那青年如入人之境,步伐輕地來到了那鍾型山峰百丈開外。興許是這一路的順暢讓他信心倍增,他臉色狂喜地加了步伐。

很,他距離那山峰只有五十丈了,而且距離還在迅速地拉近中。

到了這個時候,所有圍觀的武者都不有些提心弔膽。患得患失。擔心這傢伙真的鴻運齊天將這元鼎大帝的本命帝寶給收了,若真是如此,那這青年他日未必不能成為另一個元鼎大帝。

又過了十息功夫,那青年竟走到了山峰面前,沿路沒有遇到半點阻礙和危險。順利的讓人有些法想像。看到這一幕,就連一直冷笑著的齊海也是一下子臉色陰沉了不少。

眾人都在想,難道這傢伙真的是天命所歸?

那青年也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苦等了幾萬年,讓你久候了,張某今日便來帶你走,日後與你一道笑傲星界。光耀元鼎大人的威名,必不會讓你明珠塵!」

這般說著,他伸手朝前方摸去。

那山峰之中,華光流轉,似是對這青年的話有了些許反應。

這讓張姓青年信心大增。不假思索地將掌心摁在了山峰之上,放出心神與山河鐘的器靈聯繫起來。

就在這時,異變突起。

那鍾型山峰忽然微微一震,發出嗡鳴巨響,山體瞬間崩碎開來,碎石飛濺四方。

與此同時,一口巨大的鐘型秘寶呈現在眾人眼帘之中,那巨鍾古樸至極。流轉著滄桑的氣息,彷彿從幾萬年前橫跨而來。

在那巨鐘的表面上,符文流轉不休。玄妙常。

光華驟然亮起,涌動之時,一聲沉悶的鐘響忽然傳出。

「嗡……」

那天地仿若都要被撕開,乾坤似乎要都被扭轉,山河似要被鎮壓,鐘聲轟然朝四周擴散開來。肉眼可見的音浪匯聚成一股堅不摧的能量狂潮,讓所有人都面色大變。連忙施展出手段防禦。

而就在這鐘聲響起的一瞬間,距離山河鍾近的張姓青年便如被一座山峰正面撞上。整個人紙鳶一般高高地飛起,身在半空之中喋血數,那鮮血之中夾雜著內髒的碎塊,道源境的氣息迅速萎靡下去,生機也是眨眼消失乾淨。

還不等他落到地上,這青年就已經死了。

嘩啦啦……

音浪的餘波依然朝四周擴散著,那衝擊的力量讓大地表面泥土翻飛,宛若一場末日來臨。

直到十息之後,這一切才逐漸平息下來。

幾十個道源境武者,個個都狼狽不堪,有的人甚至被埋在了土裡,這個時候才艱辛地爬了起來,舉目四望之下,人人面色駭然,相顧言。

震驚之中,連那張姓青年死後留下的星印也沒人有心思去搶奪了。

「咳咳……」齊海輕咳了幾聲,拍了拍身上的灰塵,淡淡地望著那已經死去的張姓青年道:「看樣子你沒這個機緣啊。」

眾人都是一臉默然。

不愧是大帝之寶,這山河鐘的威力簡直大的有些不像話,張姓青年僅僅只是觸碰了它一下,竟就掀起這麼大的震動,如果真的將其煉化了,那又該能發揮出多大的威能?

而且這絕對不是山河鍾真正的威能,畢竟它已經被遺落在這裡幾萬年了,威能肯定會有所受損的,剛才那一下,極有可能連山河鍾一半的威力都沒發揮出來。

所以儘管有張姓青年這個前車之鑒,可眾人心頭的火熱依然沒有被撲滅,反而愈發旺盛了。

而且由於剛才的震動,那隱藏在山峰之中的山河鍾已經完露出了原型,放眼望去,這帝寶竟高達十幾丈,坐落在地上,就好似一座真的小山峰一樣,其上流轉的帝韻和符文讓人看的目不暇接,每個人都緊盯著那玄妙的東西,想要從中一窺端倪!

但如今卻沒一個人敢去輕易觸動它了,所以儘管眾人心中火熱至極,可場面卻詭異地僵持了下來,似乎都在暗暗祈禱那山河鐘的器靈能夠擇自己為主。

就在這時,忽然又是一陣嗡鳴傳來。

眾人臉色大變,都表情疑惑,因為這個時候根本沒人去觸碰山河鍾,它為何又要釋放威能了?

有過一次經驗,所有人都不約而同地催動起護身源力,祭出護身秘寶。

但想像中的衝擊並沒有隨之到來,下一刻,讓人目瞪口呆的事情發生了。

這山河鍾竟然微微一晃,忽然原地飛起,化作一道流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