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四百五十一章 天然陣勢

第兩千四百五十一章 天然陣勢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bx

「楊兄自是人中之龍,但想要收服山河鍾也不能光看帥不帥!」齊海硬著頭皮說道,他如今有求於楊開,也不好把話說的太直白,得惹了楊開不。

楊開神色一動,道:「聽齊兄的意思,難道知道收服山河鍾之法?」

「收服之法我自然不知道,但齊某有一個情報可以提供給楊兄。」

「哦?說來聽聽!」楊開頓時來了興緻。

齊海道:「世人只知道山河鍾乃是元鼎大帝的本命帝寶,卻不知那山河鍾其實也並非元鼎大帝之物,它乃是一件洪荒異寶!」

「洪荒異寶!」楊開聞言眼帘一縮。

「不錯!」齊海頷首道:「元鼎大帝正是因為得到了這件山河鍾,所以才能晉陞大帝之身,可以說是山河鍾成就了他大帝的威名。」

「還有這種事!」楊開聽的驚異連連,這可真是一樁秘辛了,如果不是齊海說出來的話,他怎麼都不會知道這樣的消息。

「如若不然,山河鍾如何能鎮壓住鳳凰真火?甚至在鎮壓了之後,連那噬天大帝都法破開其防禦,若是一般的帝寶,根本不可能→鎮壓那等神火幾萬年時間。」

楊開一聽,覺得這話也有道理。鳳凰真火何等霸道,可是依然被山河鍾鎮壓了幾萬年,若不是山河鍾這一次自行飛走的話,只怕鳳凰真火還法重見天日。

「那齊兄說的情報是什麼?」楊開沉聲問道。

齊海神色一肅,道:「古籍記載,元鼎大帝當年深入東域蠻荒古地,偶然發現一口大鐘,正是山河鍾,當時元鼎大帝只是普通的帝尊境而已。想要收服這山河鍾卻不得其法,終硬生生承受了八十一聲鐘響,方得山河鐘的認可,將其從蠻荒古地之中帶出。」

「山河鍾居然就來自那蠻荒古地!」楊開眼前一亮,他先前聽齊海提起過蠻荒古地,倒也沒太在意。可是現在聽說山河鍾居然就出自蠻荒古地,這才知道那是一個不得了的地方,暗暗決定若有機會的話,倒是可以去那裡看一看。

不過元鼎大帝竟然硬生生地承受了八十一聲鐘響,這才得到山河鍾器靈的認可,實在是了不起。

那山河鐘的威能楊開也感受過,道源三層境的武者近距離觸碰直接就被震死當場,他也沒自信能承受住八十一次鐘響。

齊海說出這個,疑就是給楊開提供了一個收服山河鐘的方法。但危險性也是極大。

「楊兄,若把握和機緣的話,我勸你還是不要理會那山河鍾了。這碎星海中好東西還是挺多的,你我可以結伴而行……」

不等他把話說完,楊開就打斷道:「我還是想去看看。」

齊海面色一黯,道:「既如此,那齊某也不多勸了,楊兄一路小心。」

「多謝齊兄了。後會有期!」楊開咧嘴一笑,說話間身形已是一縱。朝虛空中掠去。

齊海站在原地,神情複雜地注視著楊開的背影,好大一會才重重地嘆息一聲,另尋了一個方向,獨自離開了。

他與楊開並沒有多大交情,楊開能夠答應他有機會去東域齊家堡看一看。已經算是很好說話了,換做旁人,說不定不但不會理會他,甚至還會殺人滅口。

畢竟齊海剛才親眼目睹了楊開鎮壓收服鳳凰真火的一幕。這種事若是傳揚出去的話,楊開以後也沒什麼好日子過了。

正是因為有這個顧慮。齊海才主動發誓不將看到的事說出去。

但他對楊開會不會去齊家堡找他,也是一點信心都沒有。

如果楊開不去,那他夫人必死疑,可即便是楊開去了,以他夫人的情況,也不過只有一線生機而已。

……

楊開順著那山河鍾飛走的方向追了足足半日功夫,這才忽然感應到之前自己在藍禾身上種下的神魂印記。

先前藍禾從他身邊掠過之時,他故意拍了一下藍禾的肩膀,就是為了種下神魂印記,好方便自己追蹤的,至於引起藍禾的不和懷疑,那也是可避的事。

沒有這個神魂印記,楊開肯定沒辦法追蹤山河鐘的去向。

緊隨著那印記的方向一路飛馳,又是一個時辰後,楊開終於在虛空某一處見到了藍禾的蹤影。

不過讓他感到奇怪的是,藍禾這個時候竟在與人爭鬥,而且是在被圍攻。

楊開定眼瞧了瞧,發現圍攻她的兩個人皆是道源三層境,修為不俗,藍禾以一敵二,看起來頗為狼狽,身上儼然已經受了不少傷,血跡斑斑。

再掃一眼四周,先前在暗紅色星辰中出現過的那幾十個武者幾乎一個不落,都在這裡。

而山河鍾就停留在虛空之中,靜止不動。

眾人望著山河鐘的目光充滿了貪婪和覬覦的目光,卻一人上前爭奪,讓楊開感到極為奇怪,不知道這是個什麼情況。

不過讓他稍微放心的是,那黃泉宗的尹樂生也正在此地,並沒有離開。這個發現讓楊開稍微鬆了口氣,這碎星海廣袤比,如果在這裡丟了尹樂生的蹤影,那他真不知道該去哪裡去尋找了。

眾人幾乎都在虛空中靜靜呆著,唯獨藍禾在與那兩個對手爭鬥,所以楊開一過來,便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尹樂生也淡淡地撇了他一眼,不過因為楊開一直佩戴著那面具的緣故,所以並不擔心被認出。

「別過來!」就在楊開急速衝過去的時候,正與人爭鬥而且落入下風的藍禾忽然沖著楊開的方向大喝一聲。

她這一分神,身上立刻多了兩道傷口,鮮血狂飆。

楊開愕然地瞧著她,不知道這女人為何阻止自己靠近,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