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四百五十五章 想跟我單挑?

第兩千四百五十五章 想跟我單挑?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既如此,那便可以繞你一條狗命!」楊開冷哼一聲,轉頭沖藍禾道:「藍姑娘,去把他的空間戒拿過來。」

「我?」藍禾一愣,雖然感覺這樣不太好,但也知道楊開如今有些不方便,只能點點頭,飛到那武者面前沖他伸出一手。

那武者一臉肉疼地將空間戒取下,極為不舍地交到藍禾手上。

楊開沉著臉喝道:「誰還要買命的?要買的就趕緊了,晚了可就沒這個機會了。」

「這……這豈不是趁火打劫?」

「小子你不要太過分啊。」

「我等幾十人,未必就真的怕你了,我勸你還是見好就收。」

「是啊是啊,這位楊兄,得饒人處且饒人吧,凡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

「得饒人處且饒人?」楊開冷笑不迭,蔑視著前方道:「剛才也不見你們有饒我的意思,現在卻來說這些屁話,又有何用!我再說最後一次,誰要買命就趕緊合作,否則休怪本少下手無情,讓你們統統死在這裡!」

說話間,他再次高高地舉起了百萬劍,一副作勢欲敲的架勢。

幾十個道源境武者,臉色全都難看無比。

楊開剛才只敲了兩次山河鍾,便已讓絕大部分武者受了傷,偏偏在這天然陣勢之中,他們想逃都逃不掉,若是再多來幾下,只怕真的要全死在這裡了。

「不要妥協!你們越是軟弱,他越是得寸進尺。絕對不要跟他妥協。大家聯手跟他拼了,未必就不能活命!」尹樂生忽然大叫起來,所有人當中,就屬他最不希望看到楊開這般耀武揚威了,所以一見有人要妥協,頓時急紅了眼。

「尹兄鐵骨錚錚,真是好樣的。」楊開望著他冷笑不已。一陣冷嘲熱諷,「那本少就拭目以待,看你能硬氣到什麼時候。」

尹樂生一張臉沉的幾乎能刮下一層寒霜,難看到了極點。

話鋒一轉,楊開沉聲道:「我只數三下,三下之後若爾等還不乖乖合作,那就全部給我上路!一……」

「二!」

還不等楊開將三字數出來,便已有人高呼道「楊兄,我願意交出我的空間戒。請放我一條生路!」

「很好。」楊開目光一轉,望向那說話之人,道:「戒指拿出來,站到一旁去。」

藍禾一聲不響地走到那人面前,伸出手來。

那人將空間戒交出之後,立刻晃身飛到一旁。

「我也願意交出空間戒!」

「我也交!」

「交吧交吧。反正也沒什麼好東西。總比死在這裡的好。」

一瞬間,拿空間戒買命幾乎成了大勢所趨,幾十個武者中,很快有一大半人選擇交出了自己的空間戒。

藍禾心情複雜到了極點,她本以為自己這次必死無疑,畢竟她可是要與幾十個道源境為敵的,怎麼可能還有機會活下來?

可是這局勢竟然峰迴路轉,本應該處於絕對劣勢的她與楊開兩人,現在竟然反客為主,牽著幾十個武者的鼻子走。

這一切都顯得太突兀了。也只是楊開一個人的功勞。

面對幾十道源境,無驚無懼,是為勇,巧妙地使用山河鐘的威力威懾敵人,叫敵人進退不得,是為謀,如此有勇有謀之人,藍禾還是頭一次遇到。

不大一會功夫,她便已收了二十多枚空間戒。

繞是她乃天狼谷的大師姐,算見識過不少大場面,此刻也有些激動的身軀顫抖了,那二十多枚空間戒一個個都沉甸甸,極有分量。

這可是各大宗門精銳弟子的空間戒啊,每一個都肥的流油,二十多枚空間戒匯聚在一起的財富有多少,她幾乎不敢想像。

再過一會兒,那些原本糾結的武者也不敢再拖延下去了,楊開手上那帝寶一直放在山河鐘面前,誰知道他什麼時候會再次敲下?

一個兩個都只能屈辱地取下空間戒,遞給藍禾,心中暗暗狠,他日必叫楊開知道得罪自己的下場。

幾十個原本匯聚在一塊的道源境此刻也分成了兩群,一群是交出空間戒的,一群是還冥頑不靈的。

那一群冥頑不靈的人並沒有幾個,只有五六人而已,楊開放眼望去,現這幾人都是黃泉宗和梵天聖地的。

他沖長昊冷笑一聲:「看樣子長昊聖子是想死在這裡啊。」

長昊皺了皺眉,道:「楊兄,咱們打個商量怎樣,你放我與長賢離開,我們記下今日的恩情,他日必有厚報!」

「他日!」楊開嗤笑一聲,冷著臉道:「他日之事他日再說,今日我只要你們的空間戒。」

長昊道:「楊兄何必如此,你這一下子得罪了最起碼二十個宗門,日後在星界還有立足之地么?」

楊開聞言,深深地頷道:「長昊兄說的有道理,這事我倒是還沒想過。」

長昊一喜,還沒來得及再說什麼,楊開已道:「你的意思是……叫我拿了東西之後再殺人滅口?嘖嘖,長昊兄好狠毒的心思,果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一言出,那交過空間戒的武者們紛紛臉色大變,朝長昊怒目而視。

長昊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忙道:「楊兄誤會了,這等言而無信之事,我怎會慫恿楊兄去做,那不是敗壞楊兄的大好名聲么。我只是想說,多個朋友總好過多個敵人,楊兄你覺得呢。」

「你想跟我做朋友?」楊開微微一笑。

長昊抱拳道:「楊兄若不棄的話,呵呵……」

「我嫌棄,而且你也沒這個資格。」楊開臉色一冷,盯著他道。

長昊臉上的笑容一下子僵硬在原地,面色通紅,尷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