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四百五十九章 你沒死就好

第兩千四百五十九章 你沒死就好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bx

虛空甬道之中,楊開如履平地,迅速穿行,完視那處不在的虛空亂流和飄忽不定的空間裂縫。

此地對旁人來說或許危機重重,但對楊開而言,卻如自家後花園一樣。當年他修鍊空間力量之時,數次進入過這種地方,感悟空間的奧秘,體會空間力量的神奇,對這種地方的特性他已摸的一清二楚。

與藍禾分開之後不到一個時辰,楊開忽然感覺到手背上傳來微燙的感覺,那是星印之間的感應,他神色一動,立刻朝一個方向馳去。

他如今的星印是六芒星印,也算是比較高檔的存在,所以可以在很遠的距離上感應到絕大部分武者的位置。

不多時,他便到了地方,不過讓眼望去,入目的場景讓他眉頭一皺。

因為前方一片血腥,數斷肢碎肉隨著那虛空暗流的涌動,不斷浮沉,壓根就看不到一個活人。

倒是在那一片地方,有七八枚主的星印靜靜漂浮。

七八枚星印,就代表著有七八個人死在了這裡,他們並非是被人所殺,而是落到這虛空甬道中,為那虛空暗流吞噬,又或者是被此地的空間裂縫絞殺。

楊開走過來的時候,那些主的星印就像是受到了某種牽引似的,齊齊地朝他手背上飛射而來,化為點點星光,烙印進他的手背處,讓他的六芒星印變得加明亮溫熱。

他不有些擔心起來。

先前所有人都被那塌陷的空間吞噬進了此地,前途未卜,他倒不擔心其他人的死活,他唯一擔心的是尹樂生。這傢伙可千萬不要在自己找到他之前死了啊,若是他死了,那楊開可沒就辦法去找他打探情報了。

前方隱約還有一些感應傳來。

楊開沒有多做停留。繼續上路。

越是往前走,楊開越是能遇到那些在此地死去的武者的屍體還有殘留在原地的星印。

他壓根就不需要做什麼,沿路所過,就已經收集了二十多枚星印。

換句話說,那四十多道源境武者被吞噬進這裡,已經死掉一半了。而且從沿路觀察的情況來看,他們應該都是在一起的,大概是想順著這個方向行進去尋找出路,只可惜不懂空間力量,法打破空間的屏障,根本找不到出口。

照這個情況來看,這群人早晚會有死光的一刻。

一陣微弱的呼喊聲忽然傳入楊開耳中,他目光一凜,迅速朝那聲音來源之地竄去。

少頃。他來到了一處涌動的虛空暗流前方。

似乎是察覺到了楊開的到來,那呼喊之人急忙沖楊開所在的方向道:「朋友救命啊,不要丟下我,救救我。」

楊開漠然,他神念掃過之時,已經認出這人到底是誰,也知道他被虛空暗流纏住了身體,只怕再過一會兒就要被吞噬了。

「尹樂生呢?」楊開忽然開口問道。

那人聽到聲音。微微怔了一下,緊接著低呼道:「楊開?」

他明顯也聽出了楊開的聲音。

「尹樂生在哪?」楊開追問一聲。

那人苦笑道:「楊兄。你先救我出來,其他的一切好說。」

楊開冷哼一聲,道:「長昊都不救你,你憑什麼要我救你?」

這個人赫然便是梵天聖地長賢。他與長昊同為梵天聖地的聖子,實力非比尋常,只是再厲害也還是道源境。落到了虛空暗流之中也只有等死的份,越是掙扎,死的越。不過此地並長昊的蹤影,看樣子長昊已經棄他而去了。

「長昊!」聽到楊開提起這個名字,長賢彷彿被觸動了某根神經。一下子咬牙切齒起來,低吼道:「別在我面前提那個卑鄙小人的名字!早晚我要殺了他!」

也不知道這兩個聖子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長賢竟對長昊一副恨之入骨的樣子。

楊開也懶得去刨根問底,只是冷笑道:「等你有機會從這裡出來再說吧。」

長賢聞言,氣勢一下跌入谷底,哭求道:「楊兄,你大人大量,不要與我一般計較,把我從這裡救出來吧,我長賢必定知恩圖報。」

「你先告訴我,尹樂生去了哪邊!」楊開冷漠地望著他。

長賢道:「我告訴你,你就救我?」

楊開反問道:「你覺得呢?」

長賢一怒,道:「那我憑什麼要告訴你?」話音落下,猛然醒悟這個時候自己好像沒有發怒的資本,又忙道:「楊兄莫生氣,是長賢失言了。」

楊開哼道:「我沒心思救你,也不會救你的,你說的再多也用!」

長賢神情一慌,心頭怒意滔天,卻又不敢表露出來,嘴中的苦塞過吃了黃連。

「雖然我不會救你,但是我可以替你報仇!」楊開冷笑一聲,「長昊與尹樂生在一起吧?你告訴我他們去了哪邊,我幫你殺了長昊。」

「殺了長昊……」長賢一呆,沉默了好一會才忽然哈哈大笑起來,那笑聲之中,滿是瘋狂之意。

楊開也沒去催促他,只是站在一旁冷眼盯著。

片刻後,長賢笑聲一斂,面目猙獰道:「若能找到長昊,給我將他碎屍萬段!」

「這個好辦,我答應你了!」楊開點點頭,暗想這兩位聖子之間必定發生了一些不為人知的恩怨,否則長賢不至於對長昊這般仇視。

「他們往那邊去了。」長賢隨手指了一個方向。

楊開轉頭望過去,然後點點頭,手上微微一動,一道月刃便朝長賢劈了過去。

長賢大驚,雖然感受到能量的波動朝自己襲來,但如今他深陷在虛空暗流之中,即便想躲都躲不掉,只能大駭道:「你幹什麼?」

咻的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