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四百六十一章 煉化山河鍾

第兩千四百六十一章 煉化山河鍾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長昊等三人大喜過望,以為楊開默許了,動作愈迅。

可就在他們三人穿過那空間裂縫的一瞬,楊開忽然把手一握。

被撕開的空間裂縫以迅雷之勢,一下子合攏。

猝不及防下,另外兩人的身體齊齊被斬成兩段,鮮血內臟一下子全都流了出來,瞬間氣息全無,看起來可怖至極。

反倒是長昊,反應極快,竟在關鍵時刻抽身後退,避開了這必死的一擊。

站穩之後,長昊心有餘悸地朝旁瞧了一眼,這才轉頭沖楊開道:「你、你竟真要趕盡殺絕!」

楊開沉臉瞧著他,道:「惹過本少的人,沒一個有好下場!」

「做人不要太囂張,我長昊也是梵天聖地的聖子,莫以為我怕了你!」長昊色厲內荏地吼道。

楊開一臉冷漠地望著他:「說完了?」

長昊一驚,駭然道:「你要作甚!」

「說完就上路吧!」話落之時,他忽然雙手齊揮,四周的虛空暗流一下子沸騰起來,彷彿受到了某種指令一樣齊齊朝長昊包裹過去,一瞬間就將他包圍的嚴嚴實實,讓他動彈不得。

長昊臉色狂變,拚命地催動源力掙扎,卻根本無法擺脫那詭異的暗流束縛,反而越是掙扎陷得越深,他臉色陡然蒼白,抬頭朝楊開望去,顫聲道:「繞過我,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即便是交上自己的神魂烙印。」

交上自己的神魂烙印,就意味著他日後要聽從楊開的驅使。成為楊開的奴僕了。身為梵天聖地的聖子。他能提出這樣的條件,可見是真的被逼急了。

可這生死存亡關頭,長昊只想活命,哪還管得了其他?

「你實力太低,留著有何用?」楊開一隻手微微一抬,空間法則跌宕之下,長昊身體四周忽然出現了無數細小的空間裂縫。密密麻麻,數之不盡。

「實力太低……」長昊表情獃滯,頭一次感覺自己被深深地侮辱了,楊開也不過是個道源三層境,自己與他修為相當,他竟說自己修為太低。

惱羞成怒之下,長昊歇斯底里道:「我跟你拼了!」

說話時,臉色漲紅,一身源力忽然動蕩不安起來。整個人體內傳出及其危險的氣息。

楊開見此,面色一沉,冷哼道:「想自爆?那也要看你有沒有這個機會。」

咻咻咻……

那一道道細小的空間裂縫忽然宛若被賦予了生命一般,齊齊朝長昊切了過去。

一陣密集的輕響聲之後,長昊定格在原地,神色獃滯。雙眸無神。整個人的生機迅消散,那體內傳來的危險氣息也一併偃旗息鼓下去。

少頃,伴隨著嘩啦一聲輕響,長昊整個人化為無數碎塊,散落一地,被涌動的空間暗流吞噬殆盡。

正如長賢之前要求的一樣,長昊這下是真的被碎屍萬段了。

一道六芒星印從原地飛射而出,直直地朝楊開手背上衝來,化為點點星光被他的七芒星印吸收。

幹掉長昊,楊開才輕輕地呼了口氣。煩悶的心情稍微有些好轉。

他站在原地,緊皺著眉頭,回想著尹樂生之前透露給自己的情報。

小小居然去了哪種地方,這是他無論如何也沒有想到的。

不過如果真的去了哪裡的話,倒也有利有弊,楊開一直都很擔心小小會成為其他人追逐攻擊的對象,如果去了哪裡的話,就不會有這個顧慮了,因為那個地方,即便是武者也鮮少會去踏足。

可那裡卻是處處充滿了危險,也不知道小小在哪裡能不能安然地存活。

這麼看來,自己還是得去一趟東域啊。

他暗暗決定,待碎星海的事完結之後,便出去尋找小小的下落。

打定主意之後,楊開才調整好自己的心緒,一轉頭,目光火熱地朝山河鍾望去。

先前山河鍾出世之時,幾十個武者虎視眈眈,一直追到了此地,如今這虛空甬道之中就只剩下自己一個了,剩下的人離開的離開,死的死,自己有大把的時間去嘗試煉化這山河鍾啊。

齊海說過,這山河鍾乃洪荒異寶,是元鼎大帝當年從蠻荒古地之中帶出來的,如是能夠將它煉化,那這一趟碎星海就沒白來。

不過這等寶物,想要煉化絕對不是簡單的事。

楊開也不知道如何才能煉化它,只能嘗試使用齊海之前提過的方法。

元鼎大帝當年承受了它九九八十一下鐘響震擊不死,方才得到器靈的認可,將之從蠻荒古地帶出,楊開現在也只能照葫蘆畫瓢。

想到此處,他深吸了一口氣,將自身狀態調整到最佳程度,一步步地朝山河鍾走過去。

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此刻的山河鍾華光內斂,就連表面那繁奧神奇的圖案也不再可見,仿若一個破舊普通的大鐘,即便丟在世人面前,世人也不會去瞧它一眼。

但它依然給楊開一種沉睡的巨龍的感覺,彷彿它一旦被驚醒便會出滔天之嘯。

少頃,楊開來到了山河鍾前方,出乎他的意料,直到這裡,山河鍾也沒有任何異動。

他屏氣凝神,全神貫注,小心翼翼地伸出一手,朝山河鍾撫摸過去。

當楊開的手掌與山河鍾觸及的那一瞬間,山河鍾忽然微微一震,一聲震動天地般的響聲忽然在楊開的腦海中響起,那聲音之中,蘊藏著一股洪荒的氣息,毀滅的力量,讓楊開一瞬間頭暈目眩,彷彿被時間洪流帶到了遠古蠻荒時期。

腦海之中,一幕幕莫名的幻象接二連三地浮現。

在那些幻想之中,有天崩地裂之景,有海嘯驟風之難,宛若世界末日來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