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四百六十四章 熱情依舊

第兩千四百六十四章 熱情依舊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bx

帝絕丹這東西,從來都是稀少之物,即便封溪是問情宗的少宗主,手上也不可能有多的帝絕丹。他那一枚在之前已經用掉了,而沒了帝絕丹的封溪,就是一隻病貓而已,楊開根本不需要放在眼中。

沒進碎星海之前,他便可以輕易碾壓同等級的武者,堪稱道源境中敵的存在,而在碎星海中,他領悟了歲月大帝的神通,收服了山河鍾,論是神念還是源力都有十足的成長。

楊開相信若是這個時候的時候在面對封溪的那一枚帝絕丹時,絕不會像上次那麼狼狽了。

「楊師兄切不可大意,封溪他如今已今非昔比了……」那個冰心谷女弟子見楊開一副沒把封溪放在眼中的樣子,連忙開口提醒道。

可她的話還沒說完,楊開便忽然抬頭朝虛空某個方向望去,沉喝道:「來了!」

「來了?」三個冰心谷女弟子聞言愕然,齊齊朝他所看的方向望去,可即便她們放出神念,也法查探到分毫。

楊開微微一笑,道:「我的星印是七芒星印,所以能感應的距離比你們要遠的多。」

「封溪也是七芒星印!」其中一個冰心谷弟子俏臉一白,「楊師兄能感應到他們,那封溪肯定也感應到我們了,他們來了幾個人?」

楊開道:「我感應到兩個,這麼說應該是三人!」

封溪是七芒星印的話,楊開自然法感應到他的存在,不過讓他感到疑惑的是,封溪竟然也有七芒星印!他是怎麼做到的?

自己可是在那虛空夾縫中收集了幾十個武者死後留下的星印。才得以擁有七芒星印的,封溪難道能殺掉幾十人?他實力雖然不俗,可也沒厲害到這種程度吧?在碎星海中的武者,哪個又是好惹的?

正在疑惑間,楊開的神念已經掃到了三人的氣息。正迅速朝這邊接近過來,其中一人讓他尤為熟悉,的確是封溪疑。

下一刻,楊開眼珠子一瞪,吃驚道:「這……封溪何時晉陞帝尊境了?」

他分明察覺到封溪身上縈繞著一股清晰的帝韻,雖然體內的力量還不算太穩固。但絕對是已經晉陞帝尊境疑。

這個發現,比他得知紫雨在此地突破還要讓他震驚。

自己不過是在虛空夾縫中待了一年半時間而已,外面竟發生了這樣的巨變?

先是紫雨已經開始突破,後有封溪早就晉陞帝尊。那其他的宗門驕子呢?會不會也都已經晉陞或者正在晉陞中?

「正是因為封溪已經晉陞了帝尊境,所以我們姐妹才完不是對手。只能狼狽逃竄,好在他境界還不算太穩固,否則我們根本路可逃。」那冰心谷弟子苦笑著說道。

楊開恍然醒悟,這才明白她先前為什麼會說封溪已經今非昔比了。

道源境和帝尊境,雖然僅僅只是一個境界的差距,卻是天壤之別啊。

「楊師兄,你還是走吧!」那冰心谷弟子急急道:「封溪他與你有仇,若是見到你的話必定不會善罷甘休的。」

「我走了你們怎麼辦?」楊開瞧了她一眼。

女子開口道:「封溪一直追著我們。也不是為了要殺我們,只是想逼大師姐就範而已,所以我們其實並沒有性命之憂的。」

楊開道:「即便封溪心殺你們。此時紫雨正在晉陞,你覺得封溪會坐視不管?」

問情宗以情入道,封溪想要得到紫雨,必須得有絕對的實力壓制才行,所以論如何,封溪也不會看著紫雨晉陞成功。他必定會出手阻擾。因為一旦紫雨晉陞成功了,那他就沒有什麼優勢了。

可是這等緊要關頭。如何能讓人出手干擾?

出手之人若是控制的恰到好處,應該可以讓紫雨晉陞失敗而性命之憂。若是控制的不好,紫雨直接就會死在那天地浩劫之下。

論是哪一種結果,都不是紫雨能夠接受的。

冰心谷的三個女弟子顯然也想到了這一層,所以楊開問完之後,三女都憂容滿面,不知該如何是好。

「或許,我們可以替代大師姐,讓封溪就此罷手?」其中一人苦澀提議道。

另外兩女都臉色一白,卻也沉默不語。

楊開冷哼道:「不是我打擊你們,也並非你們姿色不美,只是你們覺得封溪妻妾數,什麼樣美貌的女子沒見過?他既然看上了紫雨,自然不會輕易罷手的,可以說,紫雨姑娘已是他心中的一道坎,這個坎他必須得想辦法邁過去,你們三人法替代紫雨的。」

「那該怎麼辦?跟他們拼了?」

楊開輕輕地冷笑著,淡淡道:「放心,他們若真的敢來,我便叫他們有來回。」

一言出,三女都驚愕地望著楊開,滿面驚奇。

如果說楊開先前說這話是因為不知道封溪已經晉陞帝尊,有些情報不足的話,那現在在得知封溪的真正實力之後竟還敢說這話,就顯得狂妄自大了。

楊開再厲害,也只是道源境。

道源境如何能與帝尊境為敵?兩者根本不在一個層次上啊,真的動起手來,楊開肯定會死的很慘。

楊開見她們神色有異,也知道她們在想什麼,卻沒有去多做解釋,而是神情一肅,道:「帝尊境出手威力非凡,紫雨姑娘正在晉陞的緊要關頭,受不得半點干擾,所以待會兒我會想辦法將封溪引開,你們三人盡心警戒保護紫雨姑娘便是。」

「楊師兄你難道你打算……」一個冰心谷弟子忽然手捂住紅唇,又是感激又是震驚地望著楊開,似乎是明白他想幹什麼了。

他顯然是在不顧自身安危也要為紫雨創造出晉陞的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