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四百六十五章 心魔

第兩千四百六十五章 心魔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bx

封溪臉色陰沉不定,神念不斷地在楊開身上掃視著,往日在他手上受過的種種屈辱一下子翻湧上心頭,讓封溪的氣息一瞬間暴戾起來。

兩年多前自己不是他的對手,所以才會動用帝絕丹,可是今日情況已截然不同了。

自己晉陞了帝尊,而這混蛋卻依然只是道源境,實力差距懸殊。

想到這裡,封溪沉悶的心情忽然放鬆下來,冷冷地朝楊開一笑,道:「不管你是人是鬼,今日既然遇到了本少,你都沒什麼好下場,註定要魂飛魄散!」

「哎呀呀,少宗主這麼凶是要吃人啊。」楊開一臉揶揄地望著他,道:「其實我倒是有一件事挺好奇的,少宗主是如何能晉陞到帝尊境的呢?」

封溪傲然一笑,道:「本少天縱之資,豈是你這等凡夫俗子能夠仰望!」

楊開道:「是嘛,可是按你問情宗的功法特殊性來看,楊某人的存在不應該是你的心魔才對么?心魔不除,你這帝尊境如何能穩固下來?還是說……」楊開咧嘴,露出一副陰險的笑容,道:「少宗主以為楊某已經死了,所以才心安理得地晉陞帝尊,你這樣做,真的沒有問題?」

此言一出,封溪臉色狂變,在楊開灼灼目光的注視下,他竟像是被一柄大錘轟中,身軀微微一晃後退了兩步。

咔嚓一聲輕響,那是來自心靈深處的響動,封溪的臉色悠地一白,他感覺到自己體內似乎有什麼東西裂開了。

道心!自己的道心竟是出現了一道裂痕,而這一切的起源僅僅只是因為楊開的一句話而已。

早在冰輪城的時候。楊開的種種挑釁和做法,就已經讓他的存在成為了封溪的一道心魔,此心魔不除,封溪的修為將再難寸進。

他之前以為自己已經殺掉了楊開,所以心情愉悅。念頭通達,這才能在碎星海中晉陞帝尊境。可事實證明,楊開這個心魔並沒有死,反而再次活蹦亂跳地出現在他的眼前。

楊開的那句話,直接將他以為被斬去的心魔再次引動起來,從而影響到他的道心。讓道心出現了裂縫。

封溪臉色瞬間蒼白血,咬牙怒喝道:「死死死!我要你死!」

他一下彷彿瘋癲了一樣,整個人體內瀰漫了難以想像的暴戾之氣,一抬手,一道帝元就朝楊開轟了過去。那衝擊的餘波甚至連站在他旁邊的兩個問情宗弟子都被掀飛了出去,好不容易才穩住身形,駭然地朝封溪望去。

兩人從未見過封溪這般猙獰可怖的狀態,一眼瞧過去就知道封溪此刻心魔涌動,有點要走火入魔的徵兆了,嚇得他們連忙高聲呼喚,想要將封溪從走火入魔的邊緣拉回來。

楊開哈哈大笑,面對封溪那雖然兇悍卻毫章法的一擊。只是身形一晃就輕鬆避開,輕蔑地朝封溪望去,勾了勾手指。繼續挑釁道:「少宗主,想殺我的話就跟我來,要不然我就走了!」

說著話,他直接朝虛空深處衝去。

封溪紅著眼,怒吼連連,緊隨其後。

那黃臉青年和儒士對視一眼。也焦急地追了過去。兩人都在心中咒罵楊開卑鄙恥,竟故意在少宗主的傷口上撒鹽。結果導致少宗主心神大亂,若是再不讓他心情平復的話。少宗主真有可能走火入魔。

少宗主畢竟才晉陞帝尊境沒多久,境界不穩,如今又被楊開引動心魔,這可是大凶之兆啊。

可是現在這情況他們兩人也能為力,沒辦法幫封溪什麼,只能祈禱封溪自己能夠從那種憤怒的情緒中走出來。

四人追逃之間,很便離開了紫雨等人所在的那顆破碎星辰所在之地。

楊開之所以要這麼做,非就是怕等會動手的餘波干擾到了紫雨的晉陞,只是他也沒想到,封溪竟這麼輕易地就被自己激怒。

看樣子,這傢伙要麼心性修為不到家,要麼就是太過記恨自己,所以才會在自己三言兩語間憤怒暴走。

一個時辰後,楊開約莫著差不多距離紫雨等人足夠遠的時候,他才忽然頓住身形,轉過身來冷冷地朝著從後方追擊過來的問情宗三人。

入目所見,讓他微微有些愕然。

因為在這一個時辰的追擊中,封溪竟逐漸平靜了下來,臉色雖然依舊憤怒非常,卻已不再是之前那種法控制的暴戾了。

此刻的封溪,憤怒之中還帶著一些清明。

這讓楊開不禁有些嘖嘖稱奇,心想這傢伙果然是有幾把刷子的,怪不得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晉陞帝尊境,看樣子並非一個草包啊。

封溪就站在距離他百丈之處,黃臉青年和那儒士也很追了過來,分列在他身旁,見到封溪狀態好轉,兩人也都暗自鬆了口氣。

那儒士低聲道:「少宗主,待會論他說什麼,你切記不可再輕易動怒了。」

「本少知道!」封溪不耐地低喝一聲,這才一臉冷漠地望著楊開道:「你把本少引到這裡來,是想讓紫雨安心突破?」

楊開揚眉道:「少宗主智商還是挺高的嘛,連這都能猜到。」

封溪冷哼道:「顯而易見的事!不過這毫意義!」

楊開奇道:「這怎麼會毫意義呢?說不定這一會功夫紫雨她已經晉陞帝尊境了。」

封溪冷笑道:「你以為帝尊境是什麼,小孩子玩過家家?誰都可以隨便突破的?紫雨突破帝尊境還需要一段時間,不過本少殺你,卻只是揮揮手的事,待本少殺了你再去找她也來得及。」

楊開沉著臉道:「少宗主你這麼說可讓人很不開心!」他嘴角一揚,譏諷道:「上次一枚帝絕丹都沒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