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四百六十六章 管教

第兩千四百六十六章 管教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bx

少頃,楊開身體重凝實,卻是臉色一白,忍不住吐了口血。

他雖然以虛秘術化解了封溪的一擊,但多少還是受到了一些震蕩。

封溪卻是得勢不饒人,趁著楊開分神的這一瞬功夫,飛身而起,身子裹在劍光之中,化作一道長虹,氣勢絕倫地朝楊開轟擊過來。

帝威之力轟然瀰漫,楊開身子竟然被壓的往下一矮,跌跌後退,面上浮現出驚慌之色。

「真是趣!本少還沒熱身你竟已不行了,下輩子再投胎的話,記得給強者該有的尊重!」

他說著話,如長虹般的劍氣直朝楊開斬下。

可就在這時,一股莫名的心悸感驀然升起,讓本以勝券在握的封溪臉色一沉,陰晴不定起來。

再抬眼望去之時,楊開哪還有什麼驚慌之色,反而面上露出一絲揶揄譏諷的微笑。

怎麼回事?這小子只是個道源境,在這生死存亡關頭竟對自己露出這般詭異的笑容,難不成他還有什麼後手?

心思急轉之時,封溪咬了咬牙,順從了自己的直覺,足下一點,飄然後退。

而就在他退去的一瞬間,一道巨大的月刃忽然自他的腳尖前方斬處,那撕開的空間裂縫跌宕著讓人極為不安4♂的氣息。

「嘶……」封溪倒吸一口涼氣,瞪大眼珠子朝那月刃望去,一臉不敢相信的神色。

這一擊詭秘比,聲息,而且殺傷力巨大,他相信若不是自己躲避的及時,單是這一擊就足以讓自己身受重傷。

這是什麼力量?封溪的臉色一下子沉了下去,他本以為楊開的實力也就那樣。可這交手之後他才發現,自己所見識到楊開的本事並非部。

「哦?少宗主反應不錯嘛。」楊開也訝然地望著封溪,有些意外地說道。

若是兩年多前,面對自己這樣的一擊,封溪絕對是死了,可如今的他已是帝尊境。果然不同往日。而且楊開也感覺到了,封溪這個帝尊境,比他當日斬殺的邱澤要厲害一些。

不愧是出身大宗門的弟子啊,所擁有的底蘊,修鍊的秘術,都不是邱澤可以比擬的。

邱澤雖然是天照宮的宮主,可天照宮在南域也只是個中等偏下的宗門,如何能與問情宗這樣的龐然大物相比。問情宗可是出過一位問情大帝的!

「你竟隱藏了實力?」封溪咬牙瞪著楊開,一臉不爽。還有些屈辱的味道。

想他一個帝尊境,本以為揮揮手就能將楊開幹掉,可事實上他竟反而差點被楊開給陰了一擊。這讓他如何不惱火?尤其是旁邊還有兩個同門師弟在觀望,頓時讓他有些下不了台。

楊開撇嘴道:「少宗主這話說的有意思了,你在這碎星海中有成長,難不成別人就要原地踏步?」

封溪在碎星海內晉陞到了帝尊境,實力獲得了飛一般的提升,可楊開也沒閑著。單是收服山河鐘的那一年半時間內,他的實力就得到了很大的提升。論是體內的源力還是神識都有顯著的增加。

「很好,怪不得父親大人說不要小瞧任何一個對手,論他的修為是高是低,今日本少算是見識到了,楊開,你給本少上了一課啊。」封溪冷哼一聲。「本想直接取了你性命,不過你既然負隅頑抗,那就休怪本少好好折磨你了。」

楊開哼道:「少宗主還覺得自己能吃定我?」

「難不成你覺得我殺不了你?」封溪眼珠子一瞪,彷彿聽到天大的笑話一樣。

「你可以試試看!」楊開沉著臉望向他。

「如你所願!」封溪一聲低喝,手上長劍一收。一下子取出另外一柄長劍來。

那長劍通體幽藍,散發著極寒的氣息,悠一出現,劍身之上便飄起絲絲白氣,而四周空間也彷彿被凍結了似的。

「帝寶!」楊開眉頭一揚,目光定格在那幽藍長劍上,咧嘴一笑道:「這才對嘛,少宗主身份尊貴,總該有一件帝寶傍身才是!」

先前他沒見到封溪擁有帝寶,還覺得有些奇怪,直到此刻他才明白,封溪確實有帝寶,只是沒拿出來用罷了。

現在他將這帝寶長劍取出,疑是要使出力了。

「現在笑的歡,等會叫你哭!」封溪鄙夷地望了楊開一眼,長劍一震,冰寒之氣瞬間席捲四方,低喝道:「雪天問情劍!」

朵朵劍花忽然綻放開來,化作肉眼可見的殺機,層層覆蓋地朝楊開轟去。

楊開渾身一寒,忍不住打了個激靈,空間法則溝通之下,空間之力跌宕而起,伸手朝前方狠狠一抓,低喝道:「凝!」

嗡……

一聲沉悶的響動驀然傳出,封溪所在之地,方圓百丈範圍的空間,忽然變得凝固起來,粘稠比。

他施展出來的上劍法,也在這一瞬間定格在虛空之中。

封溪眼珠子一凸,險些掉到了地上。

「這、這、這……」

「怎麼回事!」

那不遠處觀望的黃臉青年和儒士也是大吃一驚,完弄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他們只看見楊開伸了下手,竟直接將自家少宗主的劍法給壓制了下來。

「破!」楊開又是一聲低喝。

嘩啦啦拉……

一陣脆響,那被封溪耗心力精力凝練出來的朵朵劍花就如鏡子被打碎一樣,轟然破裂開來,冰寒的氣息也一瞬間消失不見。

不但如此,以封溪所在之地為中心,一道道細小如牛毛般的空間裂縫悠然成型,數之不盡,將他團團包裹。

空間一瞬間極度不穩,彷彿隨時都可能塌陷一樣。

楊開一抬手,兩道巨大的月刃忽然出現在手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