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四百六十七章 魂降

第兩千四百六十七章 魂降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bx

逃!趕緊逃,再不逃恐怕就來不及了。

正當黃臉青年和中年儒士轉過這個念頭之時,楊開卻忽然一轉頭,冰冷地目光朝他們望來。

兩人皆是倒吸一口涼氣,在楊開那森冷目光的注視下,腿肚子發軟,竟是提不起絲毫力氣。

「你們是自己過來受死,還是我過去砍死你們?」楊開持劍而立,身影風輕雲淡,衣衫整齊,彷彿剛才的一場大戰對他來說沒有任何消耗。

這結果,就好似封溪才是個道源境,而他是那高高在上的帝尊境似的,讓人預料的情景完顛倒了過來,簡直讓人法接受。

怪物啊!黃臉青年和中年儒士上下兩排牙齒猛烈地衝撞,發出咔咔的聲響,驚駭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看樣子,你們這是選擇後一種啊。」楊開冷哼一聲,舉步便要朝兩人邁去。

黃臉青年和中年儒士的呼吸一下子停滯,有心逃離此刻,可身體卻根本不受控制,一種絕望的情緒瞬間將他們淹沒。

不過下一刻,楊開卻是忽然眉頭一皺,扭頭朝一旁望去。

入目所見,楊開眼珠子猛地瞪圓。

因為原本應該躺在地上等死的封溪,此刻竟徐徐地站了起來,只是他的狀態顯得極為詭異,似乎沒有自己的意識一樣,雙眸緊閉,身軀僵硬,好似被人提起的木偶。

倒是他體內的源力翻滾不定,不但如此,還有一股讓楊開感到忌憚驚悚的氣息,正從封溪體內慢慢蘇醒過來。

很。封溪便重站直了身子,一下子睜開緊閉的雙眸。

那雙眸之中,一片冰寒刺骨,卻綻放熠熠神光,燦若星辰。

楊開大吃一驚!

在封溪睜眼的瞬間。他體內那股詭異的氣息一下子攀升到了極點,濃郁的帝威之力轟然瀰漫開來,讓楊開呼吸一頓,渾身血液都似乎停止了流動。

「什麼鬼?」楊開皺眉低呼了一聲,此刻的封溪竟給了他一種及其危險的感覺,對上他的眸子。楊開竟有一種被猛獸盯上的錯覺,非常的難受。

而封溪整個人都發生了翻天覆地般的變化,一改之前宗門大少的形象,自生一種雍容高貴的氣質,眼神睥睨捭闔。似要君臨天下。

楊開心頭猛跳,這種感覺讓他有些熟悉,他從姚昌君和赤日還有冰雲這樣的帝尊三層境強者身上,體會過類似的感受。

可是封溪才剛剛晉陞帝尊境不久,如何能與這三位頂尖強者媲美?

難道是問情宗的秘術?楊開心中猜疑著,手上卻忽然猛地一揮,兩道月刃呈現出十字交叉狀,旋轉著朝封溪斬了過去。一瞬間便抵達封溪面前,封死了他所有的退路。

封溪望著那十字形態的兩道月刃,眼中閃過一絲驚艷。似是頭一次見到楊開使用著空間神通一樣,面上有一種與他年紀不符的穩重和老沉,也沒躲閃的意思,反而只是朝前慢慢地伸出一根手指。

那一指點出,正好點在十字交叉的中心處,絲毫不差。

而兩道月刃竟在這一指的威力之下。轟然崩散開來,沒對封溪造成任何損傷。

「什麼?」楊開這下是真的駭然了。他施展出來的秘術,弱點在何處他自然比任何人都清楚。這十字交叉的月刃他雖然是頭一次使用,可在腦海中已經模擬過數遍了,所以用起來還算得心應手。

而這一秘術的弱點,正好就在封溪手指點中之處。

他是怎麼看出來的?楊開臉色一下子陰晴不定起來。

封溪若有這樣的眼力和本事,剛才也不至於被自己打的那麼慘了,似乎在他昏迷到蘇醒的這短短時間內,他身上發生了什麼驚天的巨變。

「閣下何人!」楊開猛地想起一種傳說中的秘術,心頭一震,低喝問道。

封溪冷冷地瞧著楊開,嘴角一揚,道:「小輩果然了得,老夫當日就覺得你非比尋常,現在看來,老夫的眼光還不錯。」

「嘶……」楊開倒吸一口涼氣,忍不住後退了幾步。

封溪忽然用這種倚老賣老的口吻跟自己說話,讓楊開加證實了心中的猜測。

他吞咽了一口口水,失聲道:「魂降!你是封玄!」

他早就聽聞,一些頂尖強者為了保護自己看好的後嗣或者弟子,會留有一絲神魂力量在這後嗣或者弟子的體內,平常時候不會觸發,但在有生命危機的時候,這股力量就會爆發出來,與敵作戰。

但這種秘術施展起來所要付出的代價很大,而且一旦動用之後,對那後嗣或者弟子的損害也不小,所以很少有強者會這麼做,即便做了,不到逼不得已的時候,這股力量也不會顯露。

可是現在,封溪體內的這股力量呈現了出來,這疑也說明了封溪剛才已到了油盡燈枯之際。

「小子見識不錯,正是本座!」封溪低喝一聲。

「什麼?」

「宗主?」

黃臉男子和那中年儒士也是大吃一驚,不過很,兩人就欣喜若狂起來,連忙衝到封溪身邊跪倒下來,顫聲道:「弟子參見宗主大人!」

封溪淡淡地掃了兩人一眼,冷哼道:「兩個廢物,連少宗主都保護不周,竟逼得本座親自現身,要你們何用!」

兩人面色狂變,卻不敢吭聲,心中的苦簡直塞過吃了黃連。

兩人都在想,少宗主已是帝尊境,比我們厲害多了,可還是被這個楊開三兩招打的重傷昏迷,以自己這樣的修為上去又有什麼作為,非是被人家指滅殺罷了。

心中雖然腹誹,可兩人不敢真的說出來,只是低著頭,額頭上冷汗淋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