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四百六十九章 本源海

第兩千四百六十九章 本源海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bx

北域,問情宗。

作為北域頂尖宗門之一,問情宗佔地廣袤,弟子數,成片的建築氣勢恢宏,處處透著不凡,天地靈氣也是極為濃郁。

一棟不起眼的建築中,忽然傳來一聲震天的怒吼之聲,霎時間,整個問情宗似乎都在顫抖,數弟子紛紛朝那聲音來源的地方望去,眼神駭然。

因為每個人都聽出了,這是宗主大人的聲音,只是眾人都不知道宗主為何會忽然這般動怒。

封玄已是帝尊三層境強者,心境如水,古井不波,若非遇到了什麼讓他難以接受的事,他根本不可能會出現這麼大的情緒波動。

而能讓一位帝尊三層境如此動怒的事,又能是什麼?

便在這時,一人臉色蒼白,急匆匆地朝那建築內衝去,推開門,戰戰兢兢地跪了下去,口上道:「宗主,大事不好了,屬下剛接到傳訊,少宗主的魂燈……」

這人話還沒說完,那邊封玄便忽然朝他拍出一掌。

此人雖有道源三層境的強大修為,但在封玄這等強者面前如何能夠抵擋,一掌之下,直接被拍成了肉餅。

「楊開!」密室內,封玄臉色蒼白,神情暴戾地低喝出一人的姓名,雙眸之中閃爍著熊熊怒火。

他魂降到封溪身上,所以雖然人在問情宗,可碎星海里發生的事情多少能感知到一些,儘管不太面,但封溪死亡的事卻感受的清清楚楚。

自己的兒子好不容易在碎星海中晉陞到了帝尊境,結果竟被一個道源三層境的人給殺了,而且還是自己魂降的前提下,這對自己,對問情宗。簡直就是奇恥大辱啊。

若不是他法進入碎星海,只怕現在就要動身去找楊開算賬了。

殺子之仇,不共戴天,封玄內心中怒火翻湧,忽然起身,化作一道流光。遁出問情宗,朝某個方向馳去。

看他前往的方向,似乎是冰心谷所在的位置。

他現在法去尋找楊開,只能先去冰心谷找冰雲,論如何,楊開必須死,而只有找到冰雲才能打探到楊開的消息和下落。

封溪的死亡讓他徹底暴怒,根本不再顧忌什麼兩派之爭,冰雲若是不能給他一個合理的說法。他必定要血洗冰心谷!

……

昏昏沉沉之中,楊開感覺到有人在呼喚著自己,他掙扎了許久,這才忽然睜開眼睛,恢復自己的意識。

「你可算醒了!」一個聲音忽然在耳畔邊響起。

楊開心頭一動,便知這呼喚自己的不是旁人,而是法身。

他與法身之間一直有一種神魂上的聯繫,所以即便隔著小玄界。法身也可以隨時聯繫他。

楊開先前忽然昏迷過去,法身又不敢將他拉近小玄界療傷。雖然確實可以這麼做,但如果真的這麼做了,那玄界珠必將暴露在虛空中。

碎星海強者數,萬一讓人看到了玄界珠,肯定又是一樁麻煩事。

所以法身只能任由楊開想虛空中飄蕩,不斷地呼喚著他。

「過了多久了?」楊開與法身神念交流起來。勉強撐起了身子。

「也沒多久,幾個時辰而已。」

「還好。」楊開輕呼了一口氣,審視了下自身現在的狀況,傷勢不算太嚴重,就是被封玄一道指風掃中。後背處有些血肉模糊。

現在大的問題是他很虛弱,動用山河鍾消耗掉了他所有的力量,讓他在這幾個時辰內根本沒辦法完恢復,便是此刻,動一下神念都覺得腦海生疼,若是這個時候碰到什麼危險的話,那他只能第一時間躲進玄界珠。

他想了想,祭出自己的木舟,任由它往前飛馳,然後自己盤膝坐在木舟上,取出一些恢復用的靈丹塞進口中,閉目調息起來。

亘古荒涼的碎星海中,楊開的身影宛若一粒塵埃,毫不起眼,隨即飄蕩,並特別的目標。

兩日之後,他才輕輕地呼出一口氣,重站起身來,身體各處傳來噼里啪啦的炸響。

雖然還沒有完恢復的樣子,但身體已經沒有大礙了。

舉目望了一下四周,並什麼特別,就連他的七芒星印,也沒有感應到其他人的存在。

進入這碎星海已經兩三年的時間了,先前他還以為自己收穫不錯,可在遇到了冰心谷的人和封溪之後,他才知道自己有些落後了。

連封溪都早早的晉陞到了帝尊境,而紫雨是在突破的緊要關頭,或許這個時候已經突破成功,晉陞帝位,可是自己呢,居然還沒感應到突破的氣機。

鳳凰真火,山河鍾,確實都很不錯,畢竟是大帝曾經擁有之物,可是武者的強大,從來都是以自身的實力為根基的,其他外物助力不過是錦上添花罷了。

沒有強大的實力作為保障,即便手上有再好的寶物,也難發揮出什麼作用,楊開覺得自己現在如果也是帝尊境的話,先前動用山河鍾就不至於那麼狼狽了。

紫雨和封溪已經領先自己,其他的宗門驕子呢?自己所認識的那些後起之秀呢?

楊開忽然有一種迫切的危機感。

修為落於人後,那才是真的落後,即便在這碎星海中找到再多的好東西也濟於事。

他一邊想著,一邊御使木舟迅速飛馳,想要在這碎星海中尋覓自己的契機。

接連好幾天時間,楊開竟都沒碰到一個人,也沒感應到本源之力的氣息,這讓他不有些奇怪,因為這種現象很不正常,他在碎星海也待了一陣子了,從來沒出現過這樣的事情。

又是幾日後,楊開還是毫感應。

這讓他不有些疑神疑鬼起來,不知道這碎星海中到底起了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