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四百七十一章 我是閻王殿的

第兩千四百七十一章 我是閻王殿的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bx

地劍隕雷是一招秘術,而且是楊開認識的人擁有的秘術。

此秘術分三招,人劍旋滅,地劍隕雷,天劍碎星,一招比一招強,三招合一是威力窮。

而修鍊了這秘術的,便是青陽神殿的蕭白衣。當年在四季之地的歲月神殿中,楊開與蕭白衣交手過,領教過這秘術的威能,所以對這秘術記憶猶。

此刻在這本源海一見有人竟施展出這秘術,他頓時被吸引了注意力。

扭頭望去之時,那邊混亂的戰場中一道白衣飄飄的身影頓時印入眼帘,不是蕭白衣又是誰?

這傢伙自楊開認識起,便一直穿著一身白衣,瀟洒冷酷,只是此刻他似乎處境不妙,正在被人圍攻,白色的衣衫上點點殷紅鮮血,煞是刺眼。

而與他一道的還有另外一個楊開熟悉的身影。

慕容曉曉!

青陽神殿這兩大精英弟子此刻站在一塊小島的上方,背靠著背,各自施展秘術抵擋來自四面八方的攻擊,他們所在的小島並不大,正好夠他們兩人落腳用。

兩人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幾年不見,是都已有道源三層境的頂尖修為,可奈寡不敵眾,處境極為艱難,蕭白衣身上時不時地飈射出一道血箭,慕容曉曉一頭秀髮也顯得凌亂,汗水打濕了衣衫,緊貼在那玲瓏飽滿的身軀上。

楊開看到這一幕的時候,發現圍攻他們的那些人並沒有將空間堵死,換句話說,蕭白衣和慕容曉曉還是有逃走的機會的。

只是兩人並沒有逃走的意思。一個面色冷酷堅毅,一個神情惱火悲憤,堅守在原地,揮灑自己的力量。

這是在搶地盤啊!

楊開一眼就看出來了,蕭白衣和慕容曉曉兩人所佔據的地盤顯然是被那群人給看上了。所以這些人便上來搶奪,估計是想依仗人多欺負人少,只不過交手之後,才發現蕭白衣和慕容曉曉兩人並不太好招惹。

而那故意留出來的缺口,便是讓蕭白衣和慕容曉曉逃走用的,圍城必闕便是這個道理。他們也不願做生死之戰,只想逼走兩人。

可惜蕭白衣和慕容曉曉兩人根本沒有逃走的意思,讓戰鬥一度進入了白熱化的程度。

楊開連忙轉身,朝那邊馳去。

他好歹也算是青陽神殿的記名弟子,溫紫衫和高雪婷對他也是百般照拂。與蕭白衣和慕容曉曉都有些交情,遇到了這種事怎能不管?

似乎是察覺到了楊開的動作,其中一個正在圍攻蕭白衣和慕容曉曉的長臉老者道:「再給你們後一次機會,走,還是不走!」

慕容曉曉銀牙一咬,嬌叱道:「想搶我們的地方,除非殺了我們!」

蕭白衣一聲不吭,手上長劍綻放朵朵劍花。凌厲的殺機做出了聲的回答。

「好,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門你偏要投。既然如此,那就休怪我等心狠手辣了!」說話間,這長臉老者沖其他人打了個手勢,一臉陰狠的表情,顯然是不願再拖延下去,要速戰速決了。

其他幾人心領神會。氣勢一變,出手變得果斷凌厲許多。

蕭白衣和慕容曉曉兩人都是面色一沉。壓力如山。

而長臉老者本人則是身形一晃,朝楊開迎了過來。遙遙抱拳道:「西域點星宗辦事,朋友還請給個面子,繞道而行!」

「哦?你們是點星宗的?」楊開不但沒止住步伐,反而一臉欣喜地加了速度。

「正是,閣下是?」那長臉老者聽楊開這麼說,還以為楊開也是來自西域的武者,不狐疑地望著他,想知道他出身何門何派。

楊開眉飛色舞道:「我是閻王殿的啊!」

「閻王殿?」長臉老者一臉狐疑之色,因為他想來想去,西域也沒有一個叫閻王殿的宗門啊,不過很,他就反應了過來,臉色一沉道:「閣下這是在戲弄老夫呢?」

閻王殿這種極易招惹仇恨的名字,豈會有宗門去使用,明顯是楊開在隨口胡謅啊。

楊開笑嘻嘻地道:「怎麼會?我真是閻王殿的……」說到這裡,他臉色一沉,森聲道:「閻王派我來取你們狗命!」

長臉老者臉色一變,爆喝道:「小子找死!」

他一催體內源力,雙手迅速結著玄妙的印記,張手便朝楊開抓了過去,看樣子是想給楊開一個下馬威。

可讓他驚駭萬分的是,楊開竟一下子消失在了他眼前。

這詭異的一幕讓老者大吃一驚,因為他根本沒有發現楊開到底是如何消失的。

霎時間,一股涼颼颼的感覺從腳底板襲來,讓他不禁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見鬼了。

可還不等他這個念頭轉完,面前居然再度出現了楊開的面孔,只是此刻,楊開距離他不過三寸遠,兩人的臉幾乎都貼到一塊去了。

「嘶……」長臉老者倒吸一口涼氣,想都沒想腳下一點,便要迅速退去,同時一身源力鼓盪開來,化作肉眼可見的勁氣,縈繞周身,以做防護。

楊開咧嘴,露出詭譎的笑容,左眼處一朵潔白蓮花含苞待放,一閃而逝。

生蓮!

隨著那一年半的時間,楊開在收服山河鐘的過程中,神識大增,如今他用出這神魂秘術感覺愈發嫻熟自如了,而且威力似乎比以前也要大不少的樣子。

那潔白的蓮花花苞瞬間化作一股神奇的力量,撕開長臉老者的神識防禦,衝進他的識海之中。

正急速退去,一臉驚駭的長臉老者霎時間僵硬在原地,眼神獃滯起來,面露痛楚之色。

他的視野之中,只剩下那潔白的蓮花花苞,迅速綻放開來,潔白的光芒將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