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四百七十五章 沒小瞧自己

第兩千四百七十五章 沒小瞧自己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某一刻,這中年男子忽然扭頭朝一個方向望去,似乎是現了什麼一樣,瞪大眼珠子張望著,原本暴怒的情緒也一下子平復,變得激動亢奮,竟是身軀顫抖起來。

「哈哈哈哈!」他忽然大聲笑了起來,「種子成熟了!終於有一粒種子成熟了,誰!是誰!」

他瘋瘋癲癲地叫嚷一陣,神情激動的簡直無法自已,很快,他祭出一艘戰船,轟隆隆地朝碎星海深處馳去,看他所飛往的方向,竟是朝本源海那邊去了。

……

時間繼續流逝。

楊開雖然分出一部分心神在關注四周的情況,做著一旦現有人靠近自己就立刻收起法身和玄界珠的打算,但本身的吸收煉化卻是絲毫沒有耽擱過。

玄界珠和法身也是吸收的越來越兇猛,讓楊開都為之心驚膽戰。

一天,兩天,五天,十天……

本源海的面積竟比最開始的時候要大大縮減,不但如此,剩下的本源海中蘊藏的本源之力,也比最開始要稀薄了無數倍。

這下不但邊緣處的武者們現了問題,就連那些在深處的武者也同樣現了問題。

本源海最深處,那帝尊境們所霸佔的地盤。

先前沖楊開出手過的紅青年忽然眉頭一皺,抬頭朝上空望去,只見那半空中,一人孑然而立,冷冷地望著他。

紅青年咧嘴一笑,絲毫不懼地回望過去。

「不是你搞的鬼?」來人打量了紅青年一陣。忽然說出一句沒頭沒腦的話。

紅青年一沉吟。道:「我也想知道,到底是誰在搞鬼!」

兩人對視一眼後,齊齊將目光朝一個方向望去。

紅青年道:「本源之力似乎一直在朝那邊流動。」

來人頷,神情凝重道:「那個方向,是爻嗣所在的位置!」

「爻嗣!」紅青年聞言眼帘一縮,露出一絲忌憚之色,似乎這個爻嗣來頭極大。讓身為帝尊境的他都不敢等閑視之。

「要去看看么?」來人問道。

紅青年鄙夷一笑,道:「原來你來找我是因為這個原因,你們南域的武者都這麼膽小怕事?」

來人輕哼一聲,也沒去否認,只是道:「爻嗣畢竟是大帝之子!」

紅青年冷笑道:「你們南域不是也有一個大帝之子在這裡?你為何不找她,偏偏來找本少。」

那人道:「她還不到帝尊境,找她也無用。你若是怕了,我一人過去看看情況。」

「誰說我怕了!」紅青年怒道,說話間便站起了身。惡狠狠地道:「敢搶本少的本源之力,便是大帝之子也要給我吐出來。」

他飛身而起,直朝那爻嗣所在的方向飛去,另一人見此,也急忙跟上。

不多時,兩人忽然現了一處異常的情況。只見那邊不遠處。一個佔地廣袤的小島上,竟匯聚了三位新晉的帝尊境,不但如此,他們想要尋找的爻嗣也在其中。

而站在三個帝尊境面前的,赫然是一個只有道源三層境的青年。

也不知道這四人此刻在做什麼,竟是互相瞪眼望著,也沒有要出手的意思,而讓兩人驚詫萬分的是,那道源三層境的青年在面對三位帝尊境的時候,竟是面不改色。絲毫懼怕都沒有。

「是他!」

紅青年忍不住低呼一聲。

另一人驚愕地問道:「你認識他?」

紅青年臉一沉,答道:「這傢伙半個月前從本少所在的地方路過,接了本少一擊毫無傷。」

那人聞言,臉色微變,似是不敢相信。

紅青年道:「本少可沒有留手,這人有些意思,若能晉陞帝尊的話,前途必定不可限量,也不知道是哪一域的弟子,反正不是我東域的。」

另一人並沒有答話,心中的震驚卻是久久不能平復,目光死死地定格在那道源境青年身上。

「下去看看。」紅青年招呼一聲,率先朝那小島飛去。

小島之上,楊開一臉不爽的神情。

之前他吸收本源之力正不亦樂乎之時,忽然感覺到有人朝自己這邊靠近過來,慌的他連忙將玄界珠和法身都收了起來,還不等他反應過來,便忽然有三個帝尊境來到他的面前,皆都一臉陰沉地盯著他,一副要吃人的樣子。

這三個帝尊境無疑都是在碎星海中新晉陞的,看起來都境界不穩定,不過畢竟是帝尊境,自有一股強者的威嚴。

他們為什麼會找到自己這裡來,楊開多少也能猜到一點原因,無非就是自己這邊吸收本源鬧的動靜太大,讓別人察覺到了,過來看看情況。

這是在所難免的事,楊開也沒想到玄界珠和法身一起能弄出那麼大的動靜,支撐了半個月時間已經在他的意料之外了。

這半個月,無論是法身還是玄界珠,又或者是楊開本人,都得到了難以想像的好處。

整個本源海的武者加起來,或許都沒有他吸收的本源多。

而本源海此刻蘊藏的本源之力也大幅度縮水,再不復之前那濃郁的情景。

又有兩人飛了過來,直接落到一旁。

楊開掃了一眼,頓時眼前一亮,沖其中一人打了個招呼,道:「吆,無常兄,好久不見。」

那個紅青年他有些印象,半個月前他被這紅青年攻擊過一次,這人似乎是叫什麼赤鬼!而跟著赤鬼一起來的人,竟是天武聖地的無常,南域最頂尖的後起之秀之一。

無常能夠晉陞帝尊境,楊開一點都不意外,倒是能在這裡碰見他,讓楊開稍微有些驚奇。

赤鬼一聽,立刻扭頭朝無常望去,道:「你認識這小子?」

「不認識,沒見過,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