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四百七十六章 再見烏蒙川

第兩千四百七十六章 再見烏蒙川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胖子一問,赤鬼便道:「正是因為察覺到了異常,這才過來看看情況。」

胖子道:「我們也是!」

赤鬼聞言愕然,朝那被黑氣包裹的帝尊境瞧了一眼,道:「難道不是爻嗣你動的手腳?」

這叫爻嗣的帝尊境冷哼一聲,道:「你憑什麼會認為是我動的手腳?」

「猜的……」赤鬼吸了吸鼻子。

精壯青年凝聲道:「不是爻嗣兄的問題,本源海中的本源之力,是朝這個方向流動過來的,這個小島似乎才是問題的源頭。」

此言一出,五雙目光都齊齊朝楊開打量過去。

楊開臉一黑,道:「都看著我幹什麼,我連你們在說什麼都不清楚,到底生什麼事了,你們不好好待在自己的地方吸收煉化本源,跑到我這裡來鬧什麼?」

那勁裝青年眉頭一皺,道:「本源海中的本源之力在這半月時間內大幅度減少,而且本源之力的流向都指向此地,你覺得我們來這裡做什麼?」

楊開一下瞪大了眼珠子,露出人畜無害的表情,震驚道:「真的嘛?不會吧?」

這話說的要多假就有多假,畢竟本源之力的減少和流動清晰可見,莫說楊開是個道源三層境,便是個更低修為的武者也能察覺的到,可他現在竟一臉毫不知情的神色,明顯有些此地無銀三百兩了。可反觀他的神情,卻又不像是在說謊。尤其是那眼神。清澈明亮,古井無波,沒有絲毫裝模作樣的嫌疑。

這讓五人不免疑惑起來,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感覺錯了。

不過那源力的流動和減少,卻在剛才就奇怪地停止了。

「真的與你無關?」赤鬼皺眉問道。

楊開哼道:「我一個道源境,如何在你們這些人眼皮子底下弄出來這種事,這裡的本源之力減少若真是人為的原因。那也與我無關,絕對是你們中的某一個人動的手腳,卻反倒要栽贓到我頭上!做人不可以這麼卑鄙啊!誰幹的自己站出來!」

見他這般義正辭嚴,眾人又不免疑惑起來,雖然兩廂印證之下,大家都覺得問題的源頭是出在這小島上,但楊開說的也沒錯,他一個道源境,怎麼能做出那樣的事?

那勁裝青年若有所思道:「本源海的異常是半個月前開始出現的。最開始動靜不是很大,但越到後面越明顯,而你小子就是半個月前來到這裡的。」

聽他這麼一說,其他四人又表情古怪地朝楊開望去,一臉狐疑。

畢竟這時間上未免也太湊巧了。

「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講!」楊開瞪著他道:「這位朋友再亂說。小心我對你不客氣啊。」

「對我不客氣?」勁裝青年眼珠子瞪圓。似是聽到這世上最好笑的笑話,咧嘴笑了起來,道:「我倒要看看,你對我怎麼不客氣。」

他好歹也是個帝尊境,雖說楊開先前接下他一擊,顯得實力不俗,但他真的不認為楊開能與自己為敵。

真的要生死之戰,他相信三招之內可取楊開性命。

「行了行了,既然不是這邊的問題,那定然是本源海出了什麼異常的變故。」也不知道無常是什麼意思。這個時候竟站出來打了個圓場,也算是給楊開解了圍。

楊開狐疑地瞧了他一眼,他也當沒察覺,只是道:「與其在這裡糾纏沒有根據的事,不如再回去好好吸收煉化,本源海中的本源雖然減少了很多,但也沒有完全消失,相信足夠滿足大家的需要。」

那胖子點頭道:「恩,說的不錯。」

勁裝青年和赤鬼似乎也沒什麼好辦法,倒是那大帝之子爻嗣卻沉聲道:「小子,不管本源海之前的變故是不是你的問題,你現在必須離開此地,這裡是帝尊境的地方,以你現在的實力還沒資格踏足!」

楊開扭頭看了他一眼,輕輕地冷笑道:「你說沒資格便沒資格?問過我的意見沒有?」

這傢伙竟要趕自己走,楊開自然不願合作,雖說本源海中的本源之力被他颳走了絕大部分,但還剩下不少啊,小玄界中天地法則還沒有補全,法身也沒有要突破帝尊的跡象,自己更沒感應到突破的契機,這個時候走,不是功虧一簣了?

爻嗣眼帘一縮,冷冷道:「要麼走,要麼死!給你三息時間選擇!」

「你動手試試!」楊開斜睨著他。

眾人都驚了,一臉駭然地望著楊開。

若是其他的新晉帝尊境也就罷了,楊開雖然只是道源三層境,但似乎實力不俗,有點自傲的資本,但爻嗣是什麼人,他可是大帝之子啊!

東域幽魂大帝的後人!

在場的所有帝尊境,都忌憚他三分,雖說不至於在他面前膽怯,卻也不敢這樣跟他說話。

可是楊開竟然要他動手試試!

這小子哪來的底氣,居然用這樣的口吻跟一個大帝之子說話。

那勁裝青年尤為愕然,心想這傢伙原來是個憨貨,自己剛才與一個憨貨較什麼勁啊。他緩緩搖頭,覺得楊開這下是必死無疑了。得罪了他,他或許還不會下什麼死手,頂多狠狠教訓楊開一下,但得罪了爻嗣,哪還有命在。

無常也是臉色微變,不過卻沒有再多說什麼,他剛才能出言幫楊開解下圍,也是因為同出南域的緣故,在南域中,他可以與楊開較量比斗,那屬於內鬥,打生打死都無所謂,但是在這碎星海內,在其他三域的強者面前,他總不能坐視楊開被欺負。

可現在他才現,楊開這傢伙簡直有些不可理喻,這般挑釁一個大帝之子,能有什麼好下場?

剛則易折,這小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