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四百七十七章 功法的問題

第兩千四百七十七章 功法的問題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大表哥別走啊,來都來了,這麼急著走做什麼。」楊開忽然張口沖烏蒙川所在的位置吆喝了一聲,熱情洋溢。

烏蒙川一個踉蹌,險些從半空中栽下來。

他忙擦了擦額頭的冷汗,怒道:「誰是你大表哥。」

楊開凝聲道:「大表哥你也太不夠意思了,在這裡碰到表弟我,也要裝做不認識,回頭我告訴你娘,小心她揍你。」

烏蒙川氣急,道:「小子休得胡言亂語!」

「他是你大表哥?」勁裝青年一臉古怪地望著楊開,道:「怎麼看起來不像啊。」

楊開道:「他這人就這樣!」說話間,他抬頭望著烏蒙川道:「大表哥,這裡有人要欺負表弟我,你是不是該替我出個頭什麼的?」

烏蒙川黑著臉道:「小子你再信口雌黃,小心我對你不客氣了!」

楊開頓時怒道:「是個人都要對我不客氣,本少就是這麼好欺負的?信不信我現在上去揍的你娘都不認識你!」

見楊開張口你娘閉口你娘,烏蒙川氣的渾身都冒煙了,可是底下五個帝尊境,他也不敢魯莽動手,只是冷笑道:「有種你就過來,看看誰揍誰!」

「你等著!」楊開說了一聲之後,立刻飛身上去,身在半空之中,便朝烏蒙川轟出漫天拳影。

「小子好膽!」烏蒙川大怒,他雖然忌憚下方的五個帝尊境,但卻不代表他怕了楊開。見楊開一上來便毫不客氣地出手。立刻便反擊起來。

不過他摸不準楊開跟下面五人到底是什麼關係,所以也不敢下死手,只是防中有攻,用出了五成力量。

霎時間,半空中一陣轟隆隆的聲響,兩人拳腳相交,打的不亦樂乎。場面看起來雖然熱鬧非凡,但其實誰也沒拿出真本事。

驀然間,楊開悄悄地給烏蒙川打了個眼色。

烏蒙川雖然不知道楊開到底是什麼意思,但好歹也活了這麼多年,人老成精,多少有些會意,一邊與楊開打的你來我往,一邊配合楊開將戰場迅往外遷移。

不消片刻功夫,兩人便已遠離了那五位帝尊境的視野範圍。再過一會兒,竟連神念都察覺不到他們了。

「哼!」爻嗣冷哼一聲,面色冷淡,一轉身,朝自己原本所在的位置飛去。

雖說剛才楊開有些惹惱了他,但如今楊開正與人爭鬥。他也不方便去追殺什麼的。只能置之不理。

赤鬼望著楊開消失的方向,輕輕笑道:「這小子,給自己找了個好台階啊。」

勁裝青年頷道:「那人怕是他喊來的幫手,配合演戲一場,好從這裡離開。」

無常雖然沒有說什麼,但顯然也是這樣覺得,別看楊開剛才態度強硬,也叫囂的厲害,一副不把任何人放在眼中的樣子,但說到底他也不過是個道源境。真的與爻嗣動起手來肯定沒有活路。

現在這樣也好,與那所謂的大表哥邊打邊走,爻嗣自恃身份也不能對他怎樣。

只是……如此心機,為免讓人有些瞧不起。

很快,聚集在此地的五位帝尊境便各自散去了,不過說來也奇怪,在接下來的日子中他們確實沒再遇到本源之力大幅度減少的情況。

這讓他們愈確信了之前的異常是楊開動的手腳。

……

距離本源海不知多少萬里,一顆破碎的星辰之上,兩人凌空而立,隔空而望。

一人身形魁梧,體型壯碩,目光灼灼,彷彿餓狼見到了獵物。

一人凌風而立,衣袂飄飄,眼神明亮,燦若星辰。

這兩人正是烏蒙川和楊開,他們一路從本源海退離,彼此心照不宣,各懷鬼胎,一起來到了這顆了無人煙的星辰之上。

「真沒想到,這麼短的時間你竟能修鍊到道源三層境!」烏蒙川一臉驚奇地望著楊開,帶著些許亢奮,道:「本座傳你的功法,還不賴吧?」

他以為楊開能夠在如此短的時間能擁有這等修為,是噬天戰法的功勞,畢竟噬天戰法實在太逆天了,只要能夠承受住神功的反噬,增加修為是極為輕鬆的事情。

「本少天資聰穎,秀外慧中,跟你那狗屁功法有半毛錢關係。」楊開撇嘴道。

烏蒙川呵呵一笑,道:「本座好歹做過你的宗主,也救過你一命,你就這麼跟本座說話?」

楊開沉著臉,道:「沒記錯的話,是本少救了你的命才對。」

烏蒙川道:「就算是吧,不過本座傳你神功一事,難道你也要否認?」

楊開聞言,頓時怒道:「你好意思提那事?那狗屁功法我倒有個問題要問問你。」

「什麼?」烏蒙川眉頭一揚。

「你傳授給我的功法,是不是殘缺的?」

烏蒙川頓時眼前一亮,呼吸急促起來,低呼道:「你果然修鍊了神功!」

他一副色狼見到脫光了美女的表情,眼中放出光芒,讓楊開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楊開不耐道:「修不修鍊,與你何干?」

烏蒙川微微一笑,道:「若是沒有修鍊的話,你又怎能察覺到這個問題?」

楊開黑著臉道:「那功法果然是殘缺的,你好卑鄙啊,本少當年冒著天大的危險,將你從骨牢里放出來,還你一身自由,你不懂知恩圖報也就罷了,竟還傳授個殘缺的功法給我,天地良心何在,公理何在,媽的,怪也只怪當年本少太天真,竟信了你這賊人!」

他一陣痛罵,捶胸頓足,一副悔不當初的神情,就差沒買點後悔葯來吃吃了。

烏蒙川面上洋溢著歡快的笑容,等他罵完了才道:「本座傳你的功法可不是殘缺的,而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