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四百八十章 血靈瓶

第兩千四百八十章 血靈瓶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狂暴的力量席捲而來,楊開當其沖,一下子被淹沒。

轟隆隆……

那冰火九重天的秘術碾壓而過,逐漸消失,威能散去。

烏蒙川卻是神色凝重地站在原地,瞪著瞧著前方。

塵埃落定之時,楊開衣衫襤褸地凌立於虛空,雖然狼狽,卻無性命之憂,神情肅穆,雙手掐訣。

一種玄妙的氣息瀰漫而出。

烏蒙川忽然生出一種極為不安的感覺,這感覺讓他心頭猛跳,不知為何,他竟有一種時間變慢了的感覺,彷彿自己的感知被壓制,四周所有的一切,都停滯了下來,唯有楊開的動作,迅如雷霆。

一方燦燦手印忽然成型,楊開伸手朝他一拍,口中低喝:「歲月如梭!」

烏蒙川大驚失色,本能地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襲來,有心躲避,卻是根本動彈不得,連思維似乎都在這一瞬間凝固了。

噬天戰法更是沒能揮出任何作用。

那燦燦手印直接朝烏蒙川印去。

就在這關鍵時刻,烏蒙川忽然一咬舌尖,噴出一口精血來,手腕一翻,手上多出了一個血紅色的瓶子,那瓶子看起來不大,約莫一尺高,但悠一出現便瀰漫出極為濃郁的血腥氣息。

通紅的光芒忽然自這瓶子中綻放出來,那光芒濃如實質,不但血腥味刺鼻,還流淌了起來,化作殷紅光芒朝前方籠罩過去。

放眼望去,就好似一片血紅的大海一下子鋪張開來,將偌大一片虛空充斥。

轟轟轟……

歲月如梭印轟進那血海之中,掀起滔天巨浪。只打的血海翻滾不定,烏蒙川更是悶哼不已,跌跌後退。

即便祭出了這詭異的秘寶,他依然不可避免地被歲月大帝的神通擊中,容顏迅蒼老。看似受傷不輕的樣子,但他的神情卻鎮定了下來,沒有先前的驚慌失措。

咬牙瞪著楊開,烏蒙川低喝道:「沒想到,你竟還有如此神通!」

楊開皺眉不已,不斷地打量四周。

自烏蒙川祭出那血紅色的瓶子到現在。前後不過三息功夫而已,可是現在,自己所處的環境卻一下子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這四周充斥濃郁的血腥味,下方的血海不斷翻滾,冒出氣泡。隱隱還有一些鬼哭狼嚎之聲從中傳出。

而四周的空間,也似乎被這血海給隔離開了,即便楊開精通空間力量,竟也查探不到血海之外的範圍,似乎這裡一下子成了一片與玄界珠類似的小天地,與外界徹底隔絕。

這是什麼鬼東西?楊開心頭疑惑,唯一能夠肯定的,那血紅色的瓶子是一件帝寶!

而且。極有可能是噬天大帝遺留下來的帝寶,畢竟烏蒙川還不到帝尊,不可能擁有自己的帝寶的。

若真是噬天大帝的帝寶。那麻煩可就大了,楊開一時間面沉如水。

「小子,這到底是什麼神通,竟與你剛才的空間法則截然不同!」烏蒙川再次厲喝道。

楊開冷冷地瞧他一眼,哼道:「將死之人,問這麼多做什麼?」

烏蒙川一愣。旋即哈哈大笑起來:「小子口氣不小,不過能逼得本座動用血靈瓶。你也足以為傲了!」

「血靈瓶!」楊開眉頭一揚,知道這是那帝寶的名字。

「不錯!」烏蒙川得意洋洋地道。「這可是先祖遺留下來的帝寶,唯有我烏家血脈才可以動用,旁人根本無法驅使,雖說血靈瓶並非先祖巔峰之作,但對付你小子已經足夠了。」

這玩意果然是噬天大帝留給後人的帝寶,楊開心中一震。

烏蒙川又道:「在本座的血靈瓶內,便是你精通空間力量,也休想逃脫,今日你要麼投靠本座,要麼死在這裡!」

楊開冷笑道:「你還是先管好自己吧,中了本少的歲月神通,你還能活多久?」

歲月如梭印雖然沒能起到預期的效果,但好歹也讓烏蒙川受傷了,他那逐漸蒼老的容顏便是最好的證明,而侵入他體內的歲月之力可不是輕易能夠化解的,那歲月之力會不斷地腐蝕烏蒙川的生機,最終讓他老死。

「區區秘術,又能奈我何?」烏蒙川冷哼一聲,伸手一招,他下方的那些血水竟如萬流歸海一樣朝他身上涌去,而隨著這些血水的湧入,烏蒙川蒼老的容顏竟很快重新煥出光彩,似已不再受歲月之力的侵蝕。

但楊開卻敏銳地察覺到,烏蒙川眉頭皺了一下,流露出一絲震驚的神色。

而他重新恢復的容顏,也再次很快老化。

「這是什麼力量!」烏蒙川終於動容,震驚問道。

他利用血水恢復生機的做法,竟是治標不治本,除非他一直吸收此地的血水,否則終有一刻會死去的,意識到這一點後,烏蒙川終於害怕了。

楊開哈哈大笑起來,譏諷道:「你不是可以吞噬萬物么,自己吞噬了感受一下不就知道了?」

「小子找死,本想留你性命為我所用,如今看來是非殺你不可了!」烏蒙川大怒,一揮手,那血海忽然翻滾,一下子從血海之中竄出一條血龍,這血龍栩栩如生,瞪著房屋大小的眼睛,張牙舞爪,駭人至極地朝楊開撲咬過來。

出乎烏蒙川的意料,面對如此兇猛的一擊,楊開竟只是站在原地輕輕地冷笑。

這小子搞什麼鬼?烏蒙川心中驚疑不定,也不知道楊開在打什麼算盤,為免意外,他忽然再度出手,那血海中忽然又激射出好幾條血龍,四面八方地朝楊開包圍過去。

楊開哼道:「烏蒙川,你的實力也出乎本少的意料,不過能逼我動用這件寶物,你也足以為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