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四百八十二章 帝女之爭

第兩千四百八十二章 帝女之爭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bx

獸武大帝乃當今十大帝尊之一,奴役萬獸,實力超然,手眼通天。

只不過因他為人比較低調,所以平生事迹很少為人所知,沒有如明月大帝或者幽魂大帝那樣創建什麼宗門,只是隱居在靈獸島上而已。

莫小七是獸武大帝的女兒,身份非同一般,誰敢在這裡跟她動手?若是讓她出個什麼意外的話,那還了得?

連封玄那樣的傢伙都可以魂降自己的兒子身上,一旦莫小七出現什麼生命危險,惹的獸武大帝也來個魂降,此地又有誰能承受住他的怒火?

所以一見莫小七正與人爭鬥,楊開大急,苦著臉道:「你們怎麼也不上去幫忙啊。」

流炎淡淡道:「插不上手。」

楊開愕然,這才看清楚與莫小七爭鬥的到底是什麼人。

那與莫小七打的水深火熱,你來我往,看似不分伯仲的對手,赫然也是個女子,而且光彩照人,衣裙飄飄,極為美麗。

這女子楊開同樣認識。

南域星神宮,明月大帝之女——藍熏公主!

楊開一臉黑線。

這兩姑娘的身份都非常敏感,而且一樣都是大帝之女,也只有她們敢朝彼此動手了。

「為什麼打起來了?」楊開急忙問道。

「不知道,莫名其妙對視一眼,然後就打起來了。」流炎答道。

「竟有這種事!」楊開聽的一頭冷汗。

不過照這樣看來,兩個女孩應該是認識彼此的,也知道對方的身份,或許是因為小女孩間的年輕好勝。讓出身地位相差幾的她們有了一較高下的念頭。

但就算想要較量,也得看看時間地點吧?此地可是碎星海啊,哪是爭強好鬥的地方。

幾年不見,論是莫小七還是藍熏,都已有道源三層境的修為。這兩位大帝之女資質明顯不俗,所以才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取得如此大的成就。楊開知道藍熏繼承了明月大帝的明月幻身,而莫小七雖然沒有特殊的體質,但卻天生能夠御使各類妖獸為己作戰,而且身為獸武大帝之女,自小所學便是極為高深玄妙的秘術神通。

此刻兩個女孩在那上方打的熱鬧非凡。相比較藍熏的優雅從容,莫小七就顯得野性多了,也不知道她施展了什麼秘術,整個人竟如豹子一般矯捷,而且那臉上還浮現出一絲絲野獸般的紋路。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都顯得極為狂野。

兩人都沒有動用秘寶的意思,只是依靠平生所學在那較量。

楊開只瞧了幾眼,便知道她們兩個應該誰也奈何不了誰,藍熏的明月幻身也不知道有何神妙之處,讓她的身形詭譎變幻,莫小七狂攻一陣卻依然法突破防禦,待到力竭之時轉攻為防,藍熏趁機出手。如此周而復始。

旁邊不遠處還有一個男子緊張觀望,時不時地吆喝道:「公主你小心點啊,可千萬別傷著了。」

蕭晨!

身為藍熏公主的護花使者。這傢伙真是必定會出現在藍熏所在之處啊。

他此刻也是急的一頭冷汗,若是旁人敢跟藍熏動手,他肯定已經上去狠狠教訓對方了,但莫小七可不是一般人,所以即便蕭晨此刻已經晉陞了帝尊,也只能在旁邊乾瞪眼。完插不上手。

正焦急時,蕭晨感覺有人朝自己飛來。扭頭望去,便見到楊開一臉笑吟吟地站到了自己面前。

他上下打量了楊開一眼。冷哼道:「是你!」

他顯然是記得楊開的,畢竟當年在四季之地中,楊開煉製出太妙丹,鬧出了很大的風波。對這樣的人,蕭晨當然會有很深的印象。

楊開呵呵笑道:「蕭兄,多年不見,恭喜晉陞帝尊啊。」

蕭晨傲然道:「這有什麼好恭喜的,本少天才橫豎都溢,晉陞帝尊只是早晚的事。」

他如此大言不慚,讓楊開聽的臉一黑。

不過話說回來,蕭晨這人雖然飛揚跋扈了一些,但資質確實還是有的,要不然也不可能晉陞得了帝尊境。

蕭晨卻道:「我記得你當年在四季之地中服用過一枚太妙丹,怎地如今還是道源境?嘖嘖,你這資質未也太差了點吧,白白浪了那等神丹啊!」

楊開毫不在意地笑道:「是啊,若是當年將那太妙丹送與蕭兄的話,說不定蕭兄早就晉陞帝尊了。」

「那是當然!」蕭晨得意洋洋地道,很,他又狐疑道:「你找我有什麼事。」

楊開神情一肅,望著那邊兩個女孩的戰場,道:「蕭兄,你怎麼站在這裡看著,藍熏公主身份何等尊貴,你竟讓她與旁人動手,這事要是傳到明月大人耳中,大人豈會輕饒了你,若有個什麼閃失,那就不得了了,還不趕緊將她們分開。」

蕭晨臉色一苦,先前的得意和傲然一下子蕩然存,抱怨道:「能分開的話我早就分開了,還要你來說。你知不知道與公主爭鬥的那女子是誰?」

「誰?」楊開瞪著辜的眼睛。

「真是個鄉巴佬,連她的來頭都不知道!」蕭晨撇嘴道:「不過這位姑娘的身份也不是一般人能夠知道的,罷了,今日本少就讓你開開眼界,聽好了,那位姑娘可是獸武大帝的女兒!」

「獸武大帝?」楊開一臉驚訝的表情。

蕭晨哼道:「怕了吧?現在知道本少為何只能看著,卻不能上前插手的緣故了吧?這兩位可都是公主大人,得罪了誰都沒什麼好果子吃……哎,做男人真是難啊。」

他長吁短嘆,一副苦不堪言的表情。

楊開道:「可也不能讓她們再這樣打下去了啊,現在兩人看著只是在切磋,可一旦打了真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