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四百八十九章 聖魂封印

第兩千四百八十九章 聖魂封印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bx

靜,鬼一般的靜謐。

嘩啦,整個虛空一下炸開了鍋,眾人都是心神震撼,目光獃滯,那個道源境的青年吃了梁丘兇猛一擊竟真的沒事?

「哇,不會吧?擋下了?」

「真是亮瞎了我的雙眼!」

「這他媽還是道源境?這小子隱藏了修為吧?」

「哈哈哈,梁丘這下丟人丟大了!」

梁丘只覺得虎口發麻,渾身發冷,腦子裡有種眩暈的感覺,他怔怔地瞧了一眼自己的長槍,又看看楊開,艱辛道:「小子你是人?」

聲音之中透著一股驚悚的味道,顯然到現在他也不敢相信楊開竟真的能用拳頭跟自己對拼一擊,這種事如何能做到?而且他還是道源境啊。

「你這話說的我不愛聽,我不是人難道還是鬼?」楊開冷哼一聲。

四周的帝尊境們,此刻也都重打量起楊開來,似要再次認識他一般。

道源境能夠對抗帝尊境,這種事他們連聽都沒聽說過,便是他們自己,在道源三層境的時候也法做到楊開這種程度。

這小子的肉身到底有多強悍,竟能與梁丘的長槍正面硬撼,而且那恢復的速度……未也太驚人了一點。

先前他的拳頭上分明一片血肉模糊,可眨眼的功夫就已經完好如初了,而且……這小子流出來的血液竟不是紅色的,是呈現出一種淡金之色,那鮮血之中蘊藏了難以想像的生機和氣血波動!

爻嗣的目光微顫,一直以來,身為大帝之子的他都覺得自己高人一等,可以不將同輩武者放在眼中,因為論是資質,實力還是出身,這普天之下就沒一個人能超過他。

先前梁丘出手之時,他也以為楊開必死疑,沒再多去關注。

可是現在他卻發現自己大錯特錯。

這世上或許有人出身法超越自己。但論資質,論在同等級武者中的實力,自己絕對法一覽眾山小,眼前這個道源境青年。就是好的例子!

「你小子……真是古怪!」梁丘認真地打量楊開一陣,這才搖頭晃腦地道。

楊開哼道:「還要不要再來,要來的話本少奉陪到底!」

「不來了不來了!」梁丘把腦袋搖成了撥浪鼓,「你有留在此地的資格!」

他先前之所以沖楊開出手,也只是因為修為不到帝尊的緣故。所有留在這裡的人都是帝尊境,或者是有帝尊境作為同伴,唯獨楊開一群人是道源境,顯得比扎眼。

他自然是想給楊開一個教訓,好做個樣子給其他那些被趕走的人看,讓他們知道沒有實力卻留在這裡的嚴重後果。

哪知道立威不成,反倒被楊開震撼了一把。

這要是再打下去,若是自己贏了,顯得勝之不武,若是輸了。那日後可就沒臉面再行走星界了。

梁丘根本沒有必勝楊開的把握。

「承讓!」楊開大喇喇地一抱拳。

就在這時,流炎忽然嬌喝道:「主人,小七妹妹有些不對勁!」

楊開連忙轉頭看去,只見那邊莫小七一雙美眸泛起冰寒刺骨的光芒,眼神銳利匹,驚人的氣勢從她的嬌軀的內瀰漫而出,那氣息竟與山河鐘有些類似,似是來自上古蠻荒。

所有感受到這股氣息的人都是臉色微變。

因為不管是什麼東西,與蠻荒二字牽扯上都會變得非比尋常。

此刻,莫小七直直地盯著梁丘。一身殺機濃如實質,竟切割的她身側的虛空都嗤嗤作響,她那銳利的眼神忽然變得漠然起來,有一種漠視蒼生。睥睨天下的味道,讓人瞧著心驚膽戰。

與此同時,她臉頰上那難看的蝴蝶印記竟翩躚起舞,仿若活了一樣,振翅欲飛。

隨著那蝴蝶翅膀的閃動,極為暴戾的氣息擴散開來。所有人都感覺呼吸一滯,彷彿被一座大山壓住了胸口。

「什麼情況?」楊開大驚失色。

他也不知道莫小七為何突然出現這樣的異常,先前壓根就沒有什麼徵兆啊,也是聽到流炎的呼喊,他才有所發現。

「不好!」站在不遠處的藍熏公主花容失色,美眸輕顫地望著莫小七,驚呼出聲。

「乖乖隆滴咚!」梁丘忍不住擦了擦頭上的冷汗,有些心虛地道:「這丫頭望著我做什麼,怎麼一副要吃人的樣子。」

繞是他已晉陞帝尊境,此刻也不禁被莫小七盯得頭皮發麻,手腳冰涼,一種馬上就要死的感覺縈繞在心頭,讓他緊張不安。

「還不是因為你要出手對付她楊大哥!」藍熏低喝著,咬牙道:「小七定是以為楊師兄會被你擊殺,所以心急之下就變成這樣了。」

梁丘吞著口水道:「這關我屁事,是那小子自己衝過來的,就算死了也怨不得誰。話又說回來了,這小丫頭片子到底什麼來頭,先前還那樣大言不慚,竟說要屠我百蠻山滿門上下,真是笑死人了。」

他雖然在笑,但那笑容卻僵硬比,明顯心中驚懼不安。莫小七忽然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而且散發出來的氣息如此驚人,顯然來頭極大啊,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出身。

藍熏恨恨地瞪著他,一字一頓地凝聲道:「她姓莫,來自東域!」

「莫……東域……」梁丘聞言面色微變,喃喃了一聲之後一下子明白了什麼,駭然驚呼:「不會吧,難道她是那位大人的……」

「你明白就好!」藍熏沒好氣地答道,此刻她也是急的暈頭轉向,連鼻尖上都是汗水,不安地望著莫小七,與梁丘說話的時候不斷地柔聲呼喚著她,卻起不到任何作用。

「爻嗣兄你不厚道啊!」梁丘哭喪著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