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四百九十章 讓老夫試試如何

第兩千四百九十章 讓老夫試試如何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bx

「這幻天蝶有何厲害之處,我等可否聯手鎮壓?」梁丘一邊擦汗一邊緊張地問道。

藍熏冷笑道:「在上古聖靈之中,幻天蝶的攻擊力算是弱小的,甚至連一般的十階妖獸都比不過!」

「真的?」梁丘聞言大喜,若是連一般的十階妖獸都比不過,那自己怕什麼啊,在場這麼多強者,隨便誰出手都可以鎮壓。

藍熏繼續道:「但是它天生精通幻術,待它完整出現之時,可讓乾坤顛倒,天地易位!它的幻術,便是大帝也難提防,上古聖靈,那一個是好惹的?」

梁丘黑著臉道:「我覺得……我該逃了,這小丫頭一直盯著我看,讓本少心裡毛毛的。」

「逃?」藍熏冷眼望著他,「你能逃到哪去?小七此刻已經認準了你,即便你逃到天涯海角也是一個死字!」

「不逃難道等死?」梁丘怒道。

藍熏道:「不逃的話,只死你一人,若是逃了,在場所有人都要先遭殃!」

眾人聞言臉色都是一變。

夏笙驚聲道:「藍熏公主此言當真?」

藍熏道︽:「可別被幻天蝶優美的身姿迷惑了,在上古聖靈之中,它也是殺戮成性的那種。」

「那現在該如何是好?」爻嗣開口問道,雖然是大帝之子,可對聖魂封印這事他還真不了解,藍熏不知為何知道這方面的信息。

藍熏沉默了一下,開口道:「有一個辦法或許可以讓局面穩定下來。」說著話,她將美眸投向梁丘。

梁丘皺眉道:「看我幹什麼,雖說她變成這樣與我有點關係,但關係不大吧?而且,我可沒本事將聖靈精魂重封印!」

藍熏淡淡一笑。道:「不用你封印,小七如今只是要你死而已,你若是死了……說不定她的情緒自己就平復下來了。」

「要我死?」梁丘大駭,忍不住倒了好幾步,瞪眼望著藍熏道:「你竟要我死?你憑什麼要我死!」

藍熏哼道:「這是我能想出來的唯一的辦法。」

梁丘怒道:「黃蜂尾後針,毒蛇口中牙。兩者皆不毒,毒婦人心啊!」

藍熏竟給出那樣的提議,自然讓他法接受,他好不容易在這碎星海中晉陞到帝尊境,怎會輕易就去死。

「小子你說話給我注意點!」蕭晨沉喝一聲,「公主殿下讓你死,是給你臉面,不要不知好歹!」

梁丘冷笑道:「那她要你死,你死不死?」

蕭晨道:「公主殿下向來知達理。不會跟我提這種要求。」

「避重就輕,膽鼠輩,有何資格對本少指手畫腳!」梁丘鄙夷一笑。

蕭晨勃然大怒,手上長劍一揮,指向梁丘道:「今日你死也得死,不死也得死!可由不得你!」

梁丘還欲再說些什麼,爻嗣卻忽然一晃身,站到了他面前。淡淡道:「梁兄是我朋友,誰要他的命。先過了我這一關!」

站在他身後的梁丘似也沒想到爻嗣會在這個時候站出來給他說話,心中微暖,低聲道:「謝了,爻嗣兄,不過說起來這事多少跟我有點關係,我還是趕緊跑吧。能把這丫頭引開好,若是引不開,你們也小心為妙!」

爻嗣道:「與你雖然有些關係,但與那姓楊的小子關係大。」

梁丘一怔,道:「對啊。這丫頭變成這樣。完是因為那小子的緣故啊。」說話間,他沖楊開怒喝一聲:「小子,這事你可不能置身事外啊!」

楊開哼道:「我什麼時候要置身事外了!」

梁丘道:「既然這丫頭如此看重你,甚至為了連聖魂封印都解開了,不如你上去安撫一下,說不定能讓她恢復自己的意識!」

梁丘也只是隨口一提,可言者心,聽著有意,楊開神色一動,朝藍熏望去:「藍師妹,這法子可行么?」

藍熏黛眉微皺,道:「不知道,或許可以試一試,不過得盡了,這封印要完解開了。」

楊開點點頭,也沒有絲毫猶豫,身形一動便朝莫小七飛了過去。

虛空之中,數雙眼睛都緊張地望著楊開,眾人在這邊的對話自然傳入了那些道源境武者的耳中,雖然大多數人都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但看起來似乎很嚴重的樣子,如今楊開主動朝莫小七靠攏,尋求解決之法,自然引起眾人關注。

楊開一邊靠近,一邊輕聲呼喚著莫小七,可喊了幾聲卻不見絲毫反應,立刻知道莫小七此刻應該是真的失去意識了,他只能小心地釋放自己的神念,期望能引起莫小七本體意識的關注。

很,楊開就來到了莫小七身邊不遠處,伸手朝她摸去。

虛空之中,靜謐聲,所有人都將呼吸屏住,唯有心跳聲此起彼伏,一雙雙眼睛緊盯著楊開的動作,不肯錯過分毫。

眼看著楊開的手即將摸到莫小七身上的時候,莫小七忽然嬌軀一震,那圍繞在她身側飛繞的幻天蝶雙翅一展,一股形的力量一下子瀰漫開來。

楊開瞬間定格在原地,雙目失神。

「壞了!」藍熏芳心一沉,一眼就看出楊開應該是中了幻術,沉浸其中法自拔了。

「廢物,還是要本少跑路啊!」梁丘怒喝一聲,一臉失望的表情。

就在這時,楊開那神的雙目忽然動了一下,緊接著一張口,鮮血狂噴的同時急速朝後退去,直接與莫小七拉開了上百丈的距離,待重站定之後,臉色一陣蒼白,渾身衣衫都被汗水打濕了。

「好厲害!」楊開心有餘悸地望著莫小七那邊,先前他明明什麼都沒感覺到,眼前的景色卻是忽然一變,整個世界只剩下一隻巨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