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四百九十二章 到底是何方神

第兩千四百九十二章 到底是何方神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bx

張若惜呆了好一會,才意識到老騙子是在喊自己,眾目睽睽之下,她不禁有些怯怯的感覺,那臉色也是愈發蒼白了,嬌軀內的力量波動隨著時間的流逝越來越兇猛。

她轉過頭,用徵詢的目光望著楊開。

楊開沉聲問道:「老頭兒,你不是在開玩笑吧?」

老騙子肅然道:「老夫怎麼會拿這種事開玩笑?」

「那你給我說清楚,若惜如何能幫你封印聖靈精魂!」

不止楊開有這個疑惑,所有人都如此,畢竟張若惜看起來並不起眼,修為也只有道源三層境而已,在場這麼多帝尊,老騙子找誰幫忙也不至於找上她。

不曾想,老騙子聞言搖頭:「不可說不可說,你若信老夫,便讓她過來,若是不信,老夫也沒辦法。」

楊開厲聲道:「你不解釋一下讓我如何相信!」

老頭兒一攤手,道:「那就沒轍了,等她的封印完解開,或許要在這碎星海中大肆殺戮一陣,那聖靈精魂才會重沉睡下去,屆時諸位就自求多福吧。」

楊開表情難看,這老頭一副故弄玄虛的模樣,偏偏他還沒什麼辦法,實在讓人氣惱。

就在這時,張若惜忽然道:「先生,若是能讓小七妹妹平穩下來,我願意去試試!」

「可是你現在自己的情況……」楊開皺著眉頭。

他也不知道張若惜到底出了什麼問題,似乎很不安的樣子,體內的氣息也變得詭譎起來,情況雖然不如莫小七嚴重。可也不容樂觀。

「我沒事的。」張若惜抿著紅唇道,「先生你讓我去吧。」

那邊老騙子催促道:「你再遲疑的話,等她封印完解開,就回天乏術了。而且……不妨給你透露一句,兩個女娃娃的情況歸根結底是因為連鎖反應。解決了封印的問題,另外一人的問題也會解決。」

楊開聽的一臉迷茫,可老騙子一副誠懇的表情,還是不讓他信了幾分,他沉聲道:「你的方法,對若惜有什麼危害?」

「沒有性命的危害。老夫只要取她一滴精血而已!」

「精血……」楊開神情一怔,愈發覺得老騙子不是在隨口胡扯了,因為張若惜體內有一種奇特的血脈之力,那血脈之力到底是什麼楊開一直沒弄明白,如今老騙子說要取張若惜一滴精血。明顯是知道張若惜血脈非凡,那血脈內或許隱藏了什麼奇特的功效,才能幫他封印聖靈精魂。

他竟能看出這一點?

「好,我答應了!」楊開沉聲應道,帶著張若惜就朝那邊飛了過去。

少頃,兩人一併來到老騙子面前。

老頭兒沖張若惜微微一笑,溫和道:「小丫頭放鬆點,不會傷到你什麼的。」

張若惜微微頷首。深吸一口氣,做好了準備。

老頭忽然又瞧了張若惜一眼,驚奇道:「你這衣服……不錯啊。哪裡弄的?」

此言一出,楊開心中一驚。

因為張若惜的外衣下面穿戴的是一件防禦帝寶,鳳彩霞衣!

這防禦帝寶的價值極大,而且防禦驚人,自張若惜得到之後便一直貼身穿戴著。

老頭兒說她的衣服不錯,肯定不是說外面的衣服。而是指那隱藏在裡面的鳳彩霞衣。

這老頭搞什麼東西,這也能看出來?楊開不警覺起來。

張若惜倒是沒有什麼防備之心。只是淡淡道:「一個朋友送給我的。」

「朋友……」老頭兒嘴角明顯一抽,呵呵笑道:「下次若是再見到你那位朋友。幫老夫給他帶個好,就說老夫很想念他!」

張若惜驚喜道:「前輩認識他?」

「很久沒見了。」老頭兒和藹地答道。

兩人你一言我一句地聊著,楊開心中卻是翻起了驚濤駭浪,瞪大了眼珠子,一副白日見鬼的模樣。

他忽然發現,這老頭兒絕對不像他表面看起來這樣神神叨叨,反而有些深不可測。

因為張若惜的鳳彩霞衣是從四季之地中得到的,而據她所說,送她這件帝寶的,乃是上古聖靈窮奇!

那窮奇似乎是歲月大帝的坐騎,歲月大帝帝隕之後,窮奇便一直在四季之地中沉眠,直到那一次歲月神殿出現,那一次之後,窮奇也離開了四季之地,不知去何處逍遙去了。

窮奇乃是上古凶獸,殺戮成性,當時從四季之地內出來之後,把守護在出口外的高雪婷等人嚇了一跳,好在窮奇並傷人之心,否則高雪婷等人必死疑。

可是如今,這老頭兒口中的意思竟然是認識窮奇的。

這老頭到底是何方神聖!先前楊開就覺得他處處透著詭異,如今是一團迷霧。

這樣的奇人異士,為何只有道源三層境的修為?

「前輩如何稱呼?」張若惜與老頭兒似乎很聊得來,一直不安緊張的心情也逐漸放鬆下來。

楊開在一旁也連忙支起耳朵,專註聆聽。

老頭兒張口吐出幾個字。

楊開一臉茫然,因為他壓根沒聽清這老頭在說什麼。

張若惜頷首道:「晚輩記下了,若是能再碰見他的話,我會轉告的,只是我也不知道他去了何處,上次送我這衣服之後就不知所蹤了。」

說著話,張若惜忽然微微一晃,差點倒了下去。

好在楊開眼疾手,一把將她扶住。

「好了,精血已取,你稍事休息吧。」老頭微笑說道。

直到此刻,楊開才注意到這老頭手指上方竟漂浮著一滴殷紅的鮮血,那鮮血竟宛若活物一般,在他指尖上翩躚起舞,顯得極為不安穩,而且血液內部是傳迭出極為詭異的氣息。

楊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