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四百九十三章 勸離

第兩千四百九十三章 勸離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bx

這老頭兒能看出張若惜的血脈之力非同凡響,甚至以精血封印聖靈精魂,還認識窮奇凶獸,一口道破噬天大帝的名諱,若說他只是個普通的道源三層境,楊開怎麼也不可能相信。

「嗯,這個也不能告訴你!」

楊開氣及,怒道:「那你能告訴我什麼?」

老頭兒想了一下,伸手拍了拍楊開的肩膀,語重心長道:「好好修鍊,早日晉陞帝尊,星界的未來就靠你們了。」

「滾!」

老頭絲毫不惱,只是笑吟吟地瞧了他一眼,然後轉過身,神色肅然,朗聲道:「諸位,若能聽得老夫一言,還請速速離開此地,這裡很危險,再待在這裡的話,必有性命之憂。」

梁丘笑道:「你這老傢伙真是有意思,危險不危險我等自然明白,何須你來提醒。」

先前他一槍之威被老頭兒隨手化解,所以也知道這老傢伙雖然只有道源三層境,可實力卻是深不可測,所以根本不敢小瞧他,若換做旁的道源境這麼說話,他早一槍轟過去了。

「看你似乎見識淵博,不妨跟我們說說,這骸骨到底是哪位大帝所留如何?」梁丘話鋒一轉,又提起了那具隱藏在黑洞之中的骸骨。

先前因為莫小七聖魂封$︾印忽然解開的緣故,導致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過去,擔驚受怕,也沒人有心情再去關注那大帝的骸骨和空間戒。

可是如今聖魂封印的危機已經解除,眾人的注意力自然再次轉移到了那空間戒上。

梁丘這話疑問到了點子上,所有人都好奇地朝老頭兒望去,期待他能給個解釋。

老頭神情凝肅,道:「不管是哪位大帝所留之物,如今都已不重要了。當年諸帝之爭,戰局慘烈,日月光,除了少數幾樣東西遺留了下來,剩下所有秘寶都被打的稀爛,那空間戒內不可能有什麼好東西的。諸位還是不要惦記了。」

「你說我就信?」梁丘冷哼一聲。

「我信!」藍熏忽然站了出來,嬌喝一聲。

梁丘瞧了她一眼,一陣撇嘴。藍熏是明月大帝的女兒,這個時候站出來支持老頭兒,他也不好再唱反調。

藍熏道:「前輩,此地到底有何危險,若是方便的話,能否與我們說說?」

老頭兒皺眉道:「性命之危,藍姑娘。帶著你的人趕緊離開這裡要緊。」

藍熏聞言,沉吟了一下,頷首道:「前輩既然這麼說了,那晚輩就先告辭了,前輩保重。」

說話間,她看了看楊開,見他一臉的動於衷,也沒去勸說。只是望著那些在遠處圍觀的武者,嬌喝道:「南域來的師兄師姐們。若是信的我藍熏,就趕緊離開此地!」

說完之後,她立刻朝遠方馳去,蕭晨雖然有些不甘心,但作為一個合格的護花使者,自然是不會離開藍熏左右。也隨之離去了。

她一走,那些在遠處圍觀的武者中,不少南域的精英都祭出了秘寶,紛紛離開。

可見星神宮在南域的號召力還是很大的,換做任何一個人都起不到這樣的效果。

數千人一下少了幾百之多。

夏笙與蕭白衣慕容曉曉三人交頭接耳一陣。似乎也覺得老頭兒不是在故弄玄虛,暗中給楊開傳音了一番,也很就離開了。

若是只有夏笙一人的話,他未必就會離開,畢竟他也是個帝尊境。可是蕭白衣和慕容曉曉此刻與他一道,他總得考慮兩人的安,不敢拿性命開玩笑。

「爻嗣,你也走!」老頭兒一轉頭,看向爻嗣所在的方向,淡淡喝道。

爻嗣眉頭一揚,漠然道:「本少愛在哪就在哪,沒人可以命令我!」

身為大帝之子,他自然是極為高傲的,老頭兒之前雖然表現的有些驚世駭俗,可想命令他還早了點。

老頭聞言,嘆了口氣,忽然一揮手,一道流光猛地朝爻嗣那邊激射過去,迅如閃電。

爻嗣臉色一變,連忙催動自身帝元,同時急速後退,想要避開這一擊。

可讓他大驚失色的是,那流光速度的不像話,根本不是他能躲避的,甚至就連他的護身帝元也沒起到絲毫作用。

流光直接轟在他身上。

爻嗣忍不住倒退了好幾步,臉色一陣蒼白。

「老傢伙你敢偷襲傷人!」梁丘又怒又驚。

怒的是這老傢伙也太不要臉了,出手之前毫徵兆,驚的是連爻嗣竟都抵擋不住他的偷襲,這等實力未太恐怖了。

赤鬼,常等諸多帝尊境也都是表情難看。

他們在這碎星海中晉陞帝尊,滿以為從今以後星界任我馳騁,隨意逍遙,可這還沒出碎星海呢,就被一個老頭兒接二連三地打擊了士氣。

他能隨隨便便地偷襲到爻嗣,偷襲自己等人豈不是也是易如反掌?

以後再碰到道源境,可不能有任何小覷了,否則連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那邊,梁丘暴怒間,已經祭出自己的長槍,似要與老頭兒決一死戰。先前爻嗣說他是自己的朋友,讓梁丘很是感動,如今爻嗣有難,他自然也不會袖手旁觀的。

還不等他動手,爻嗣忽然一伸手,攔在了他面前,沉喝道:「我沒事,別衝動!」

梁丘轉頭,驚愕望著爻嗣。

爻嗣卻是神情肅然,莫名其妙地低頭瞧了一眼自己的手心,下一瞬,身軀一震,駭然地望著老頭兒,驚呼道:「您是……」

老頭兒豎起一指,在嘴邊輕輕地噓了一聲。

爻嗣會意,連忙將下面的話咽了回去,肅然抱拳道:「爻嗣先前不知天高地厚,出言狀,還請大人不要與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