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四百九十四章 黑洞

第兩千四百九十四章 黑洞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老頭兒口氣比天大,說的好像溫紫衫都聽他號令一樣。

楊開哼道:「說的你好像是紅塵大帝一樣!」

溫紫衫溫殿主似乎是紅塵大帝一手帶大的,若說這世上有誰能夠隨意命令他的話,那無疑只有紅塵大帝無疑了,只不過紅塵大帝這人,遊戲人生,浪跡紅塵,來無影去無蹤,居無定所,誰也不知道他在何處,星界已經很久沒有他的消息了。

老頭兒一下子瞪大了眼珠子,驚聲道:「這你也知道?」

楊開鄙夷道:「說你胖你還喘上了。」

這老騙子可能真是什麼不得了的奇人異士,他能知道那麼多秘辛,認識那麼多人,甚至讓爻嗣都對他恭恭敬敬的,絕非普通人。

可若說他是紅塵大帝,楊開怎麼也不會相信的。

無他,因為這裡是碎星海!

碎星……海只有道源境武者可以進入,帝尊境根本沒辦法進來,以紅塵大帝的驚人修為,根本不可能來到此地,強行破開界面壁障進入的話,只會讓碎星海變得不穩,繼而崩潰。

老頭兒微微一笑,不再理會楊開,而是轉頭看向那留下來的道源境武者們,輕嘆一口氣,道:「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啊。」

這些人之所以還會留在這裡,明顯是想撈點好處,尤其是現在帝尊境們都已經走乾淨了,讓他們少了許多強力的競爭對手,情緒都變得有些激動,躍躍欲試。

沉吟了一下,老頭兒朗聲道:「爾等留下來無非是想得到那空間戒,既如此……那老夫就遂了爾等心愿吧。」

眾人一聽,都狐疑地望著他。不知道這老傢伙到底是什麼意思。

就在這時,老頭兒忽然健步如飛,直接來到了那黑洞前方,也不知道掐了什麼神奇的印決,一隻手上光芒大放,直接朝那黑洞探了過去。

「這老傢伙……在做什麼?」

「他該不會是想把那空間戒取出來吧?」

「他有如此本事?嘶……快看。他的手真的伸進去了。」

「裡面是什麼情況!哇,光芒好耀眼,看不清楚裡面的情況了。」

一陣陣嘈雜的吵鬧聲傳來,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珠子,望著老頭兒的動作。

楊開尤為駭然。

自這黑洞成型之後,他便清晰地感覺到了一股空間力量的波動,換句話說,那黑洞內部另有一片詭異的空間,只不過這片空間極為不穩。便是他這樣精通空間力量的人,也不敢隨意闖入。

不曾想,這老頭兒竟能將手伸進那空間內。

他也精通空間力量?楊開感受之下,卻沒有察覺到任何空間力量的波動,再仔細瞧了一陣,楊開的表情頓時古怪起來。

少頃,老頭兒忽然低喝一聲,猛地把手一收。

光芒散去之時。他的手上多了一枚古樸的空間戒。

眾人一片嘩然,目光火熱地盯著那枚戒指。吞咽口水的聲音此起彼伏。

而放眼望去,黑洞中那骸骨的手指上,已經空無一物。

「他真把戒指給取出來了!」

「這種事也能做到?」

「簡直神乎其技,那戒指里都有什麼東西?」

「老傢伙快把空間戒交出來,我等可繞你不死!」

在老頭兒將那空間戒取出之後,人群頓時沸騰了。一個個大喊大叫的同時都默默地催動起源力,一副隨時準備撲過來搶奪的樣子。

楊開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道:「老丈,你這下玩大了啊,我看你如何收場!」

他如今雖然實力不俗。可面對上千位道源境,還是不免有些心虛,這麼多人要是一起撲上來,他只有逃跑的份,老頭兒雖然有些深不可測,可楊開也不覺得他能以一敵千。

老頭兒微微一笑,道:「他們的眼睛只有這戒指,既然如此,那就給他們好了。」

「給他們?」楊開愕然。

還沒等他反應過來,老頭兒已經一甩手,將那空間戒朝虛空某處扔了出去,口中低喝道:「想要的話,自己去搶吧!」

也不知道老頭兒使了什麼手法,那空間戒竟爆起一團光芒,以雷霆之勢,朝遠處飛去。

「老傢伙作死啊,竟把戒指扔了!」

「你等著,等本少搶到空間戒再來跟你算賬!」

「囉嗦什麼,趕緊去追啊,得此空間戒,可少修五百年!」

刷刷刷……

一道道光芒綻放開來,所有武者都化作流光,朝那空間戒被扔出去的方向追了出去,眨眼功夫,上千人一個不剩,全都不見了蹤影。

老頭兒望著那些人的背影,嘖嘖道:「早知道這法子這麼管用,老夫費那麼大力氣做什麼。」

他一副懊惱的樣子,一轉頭,看著楊開道:「小子你不去追?那可是大帝的空間戒,裡面帝寶無數,靈丹妙藥應有盡有,若能得到,晉陞帝尊指日可待。」

他的語氣充滿了蠱惑之意,顯然是讓楊開也離開這裡。

楊開冷笑道:「老丈你先前也說過,當年諸帝之爭,除了少數幾樣東西都留了下來,其他的都被打的稀爛,那戒指里根本沒什麼好東西,我何必去追?」頓了一下,他詭譎一笑,道:「更何況,那空間戒還留在這裡,飛出去那個只是一枚假貨,我追它做什麼。」

老頭兒瞪著眼珠子,望著楊開道:「你如何看出來的?老夫這障眼法應該不可能被你看破才對!」

楊開頷道:「老丈的障眼法確實出神入化,只是……你連手都沒伸進那黑洞,怎能取出戒指。更何況,這骸骨和戒指看似近在眼前,實則距離我們不知道有多遠,豈是伸出一手就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