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四百九十六章 大帝之爭

第兩千四百九十六章 大帝之爭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壯士斷腕!」烏鄺怔怔地望著段紅塵,「厲害厲害,當年諸帝之中,本座最佩服的便是你,你果然沒讓本座失望啊。」

段紅塵哈哈大笑,道:「彼此彼此,你也是讓老夫最為佩服的。」

烏鄺唏噓道:「這麼多年了,也難為你能一直保持著道源境的修為!」

「這話你可說錯了。」段紅塵豎起一根手指緩緩搖了搖,凝聲道:「我並沒有刻意去保持什麼修為,只是自斬了無數次修為而已!」

「無數次……」烏鄺駭然驚呼,是真的感到震驚了,「你竟每次都能重新修鍊回來?沒損到根基?」

段紅塵淡淡道:「托福,雖然有幾次確實是挺危險的,但好歹都挺過來了。我記得有一次失手,一下子將一身修為全部散盡,花費了老夫兩千年時間才好不容易重新修鍊回來,那兩千年,老夫過的可不盡如意啊。」

似是回想到那一次的事情,段紅塵臉上也隱隱有些後怕的神情。

烏鄺目光獃滯地喃喃道:「你這麼做……真的值得么?」

段紅塵神情一肅,低喝道:「值得!只要能進入碎星海找到你,將你神魂俱滅,做什麼都值得。」

烏鄺眼中精光閃爍,沉聲道:「看樣子,你恨及了本座啊。」

段紅塵微微一笑,道:「老夫對你談不上什麼恨意,人各有志,道不同不相為謀而已。只不過青蓮,元鼎,炎武。滄海都死了,你若不死……就有些太不像話了。」

「原來你是為那幾位老友報仇的。」烏鄺頷,一副瞭然的模樣。

段紅塵輕嘆一聲,道:「冤冤相報何時了,老夫也覺得這事挺麻煩的。不如你乖乖地別反抗,讓老夫送你去與那幾位老友見面怎樣!」

烏鄺冷哼道:「本座當年差點被爾等打的魂飛魄散,若非關鍵時刻假死逃生,哪還有今日蘇醒的一刻?本座自認一切都天衣無縫,你如何知道本座還存活於世!」

段紅塵肅然道:「你的手段確實了得,當時幾乎所有人都被你給騙了。以為你確實死了。可是你難道忘記了,有那麼一個人能洞察天機,看破過去,看盡未來,正是他告訴老夫。你應該沒死,讓老夫多加提防。」

烏鄺眼中精光狂閃,獰聲道:「天樞!」

段紅塵頷道:「不錯,正是天樞!所以每一次碎星海開啟,老夫都會進來看一看,幾萬年過去了,一切倒也相安無事,不曾想。這一次你終於按捺不住寂寞,準備東山再起了。」

「非本座按捺不住寂寞,只是時機已到而已!」烏鄺冷哼一聲。「辨天機,看往生未來之能,本座也會,天樞能看到的,本座亦能,天樞看不到的。本座也能。本座既然選擇在這個時候蘇醒,自然不會再重蹈覆轍!」

段紅塵沉聲道:「那就要看你有當年的幾分本事了。」

烏鄺大笑一聲:「便是只有當年的百分之一又如何。以你現在的狀態,安能阻我?」

「百分之一。烏鄺也學會說大話了啊,你如今軀體還不成型,怕是連百分之一的實力也揮不出來吧?老夫無需與你交手,只需阻斷這些血水,便可阻你復生!」

「段紅塵,你果真要與本座為敵!」烏鄺怒極大喝。

段紅塵凝聲道:「是你與天下為敵,與蒼生為敵,你若重生,星界必亂!」

「好好的遊戲你的紅塵便是,竟學會心系蒼生了,段紅塵,你敢阻我,今日此地便是你的葬身之處!」

「老夫既然進來了,就沒準備活著出去!」段紅塵一臉果決之意,忽然手上變幻了一個印決,口中爆喝一聲:「破!」

霎時間,一身氣勢攀升到了極限,而且還沒有停歇的跡象,依然不斷地往上攀升……

轟隆……

一層肉眼可見的氣浪,以紅塵大帝的身軀為中心爆出來,席捲四方,讓那些血水翻滾不停,而與此同時,段紅塵的修為竟直接從道源三層境突破到了帝尊一層境的程度。

這番突破,就好似捅破了一層窗戶紙,簡單的不可思議,連天地能量的洗禮都沒有出現,只是一眨眼的事情。

「好好好,你的修為越高,待會吞噬了對本座的用處就越大!」烏鄺眼見段紅塵臨陣突破,不驚反喜,大喝一聲,一種吞噬萬物的意境轟然瀰漫開來,一下子將段紅塵包裹在其中。

四周血水似是受到了某種牽引,竟瘋狂地朝烏鄺骸骨匯聚過去。

噬天領域!

遠方觀望的楊開一下子就認出這是噬天領域。

之前與烏蒙川戰鬥的時候他用過這一招,噬天領域之內,萬物皆噬,連玄妙的法則和意境都無法倖免,而由烏鄺施展出來的噬天領域,根本不是烏蒙川能夠企望的,那是真有吞噬天地之氣象,只是看著便讓人有一種渺小之感。

段紅塵一下子被包裹在這噬天領域之中,身上的氣勢竟是猛地矮了一截,臉色狂變之下,雙手合十,猛地朝前方拍去,口中低吟道:「紅塵萬丈,三千煩惱!」

巨大的印記朝下方拍下,攻擊未到,便已將血水掀起滔天巨浪。

烏鄺眼珠子一縮,沉聲道:「不錯不錯,有點當年的意思,但想要勝過本座卻是不可能的,噬天戰法,給我吞!」

話音落下,那骸骨似乎成了一個無底洞,不但將四周血水吞噬乾淨,連帶著段紅塵的秘術也受到了吞噬的影響,被他盡情吸入體內。

烏鄺哈哈大笑起來,笑聲之中盡顯不屑之意。

段紅塵臉色古井不波,極力催動帝元,維持著自己的秘術,與之分庭抗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