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百五十四章 邪功?

第一百五十四章 邪功?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咳咳,有必要解釋下。

小莫從沒寫過夏凝裳是陰屬性的。她是葯靈聖體,可煉化天地靈氣,在九陰山谷中那一次,她是煉化山谷陰氣為攻擊,可她也煉化過困龍澗的陽氣啊,為什麼會有人以為她是陰屬性的。

第一百零九章有這樣一段:這一道指風冰涼入骨,猶如一支鋒利的冰錐,正是夏凝裳利用山谷中的陰氣,配合自己的特殊特質瞬間煉化出來的,殺傷力不算太強,勝在對自身消耗極低,速度夠快。

有誤會的同學不妨回頭找找。

另:本章正文字數3100

再求幾張月票楊開還真氣不起來,一屁股又坐在蘇顏面前,嘆息道:「蘇顏你這個樣子真沒有師姐的風範。」

「你都直接稱呼我名字了,我為何還要當什麼師姐?」

楊開瞠目結舌,他從沒發現這個冰冷如雪的女子,竟也是這般的伶牙俐齒。

女人的天性?

不過這幾句鬥嘴下來,倒讓兩人的關係拉近不少,這一點,即便是當日楊開救下她的時候,也未曾有過的效果。

苦笑一聲,楊開舉手投降:「行行行,我錯了!」

見他油嘴滑舌,蘇顏倒是嚴肅了起來,開口道:「既已決定接受,那便開始吧。」

看得出來,她還是有些緊張,可比起剛才要好多了。

「怎麼做?」楊開正色問道。

「運轉你的陽屬性功法。」蘇顏閉目自身的冰心訣運轉起來,一股徹骨的寒意徐徐散發。

楊開也連忙運轉真陽訣,炙熱的真陽元氣在經脈中流淌起來。

兩種截然相對的功法一轉開,整個大殿便有一些異常的反應,轟隆隆的聲響不絕於耳。

聽到這個動靜蘇顏面色一喜,知道自己之前的推斷沒有錯,單靠她和楊開的任何一人,都無法獲得此地的傳承,唯有兩人同時運功,才有成功的可能。

隨著時間的流逝,那懸浮在兩人頭頂上的能量球也漸漸有了反應就象是被一隻手牽引著,正慢慢地降落下來。

那能量球中的龍型鳳印更是穿梭不已,變幻不停急速閃過的畫面讓人目不暇接。

足足半個時辰的功夫,那十幾丈高的能量球才落到兩人的中間位置,龍型鳳印閃爍的越發迅猛,紅白相間的光芒流動不休,帶起一股氤氳的光芒。

伴隨著一聲高昂的龍吟,一聲嘹亮的鳳鳴那能量球突然一爆為二,化為一道火龍,一道冰凰,兩下分散,分別衝進了楊開和蘇顏的體內。

兩人皆是身軀一顫,眉宇間浮現出一抹痛苦掙扎的神色。

楊開這邊當火龍衝進體內的時候,他突然發現經脈中多了一股磅礴而雄渾的陽屬性能量,與此同時伴隨的,還有一些信息湧入腦海中。

不敢怠慢,真陽訣瘋狂運轉,楊開想將那些能量轉化為陽液。

但讓他震驚萬分的是,自己的真陽訣竟無法把這些能量轉化掉,無論怎麼努力,它們都不會象往常那樣變成陽液沉浸入丹田內。

隨著這股澎湃能量的衝撞經脈和血肉猶如火燒一般灼疼起來,一股莫名的蠢動從心頭湧出。

五感變得相當敏銳,楊開清晰地嗅到一股淡淡的香味從面前不遠處傳了過來,這股香味是蘇顏的體香,香氣入鼻,似帶著莫名的能量,落到心間,撩人心弦,讓心跳加速,融入血液,讓血液沸騰,流動加速。

這是一種原始的衝動和慾望。

怎麼會這樣?楊開心神巨震,連忙查看剛才隨著火龍融入自己腦海中的信息,好片刻之後,楊開的神色古怪起來。

睜開眼,正好看到蘇顏投向自己的目光。

和楊開渾身燥熱不同,此刻的蘇顏臉色蒼白,嬌柔的身子一陣陣不受控制地顫抖著,牙關打顫。

她是被凍的。

修鍊了冰心訣,寒與冷便是她最好的夥伴,可現在這種冷已經超過了她能承受的極限,所以才會讓她有了這種平常根本不會有的反應,正如那種熱也超過了楊開能承受的極限。

但楊開可以清楚地看到,蘇顏蒼白的臉上有一抹淡淡的紅暈,鼻息略有些粗重,星辰般的眸子內更有一汪淡淡的春情涌動。

四目相對,楊開知道她現在的感覺應該跟自己一樣,都無限渴望對方身上的能量。

楊開渴望她的寒冷來撫平自己的燥熱,她渴望楊開的炙熱來溫暖自己的冰涼,這種渴望是一種本能,吸收了那火龍冰凰之後,身體中湧出來的本能。

只不過這種蠢蠢欲動的本能還沒摧毀彼此的神智,依然能讓人思考抵抗。

「蘇顏,我們得到的傳承……」楊開緩緩開口,舔了舔嘴唇,他覺得自己的喉嚨在冒火,兩隻看著蘇顏的眼珠子應該都紅了。

「我知道。」蘇顏咬緊了牙關,面上流露出一抹苦澀,雖然她之前就知道這次的傳承是兩個人一起獲得,獲得之後自己與楊開之間的關係應該不會象以前那麼陌生。可她萬萬沒想到這次的傳承竟然是這個樣子。

陰陽合歡功!這是一種功法,一聽名字就知道該如何修鍊的功法。

這種功法的檔次未知,但肯定不會太低,因為蘇顏本身修鍊的冰心訣乃是萬古流傳下來的玄階功法,可冰心訣都無法抵擋住那股寒意,陰陽合歡功的品質可想而之。

「這是雙修功法吧?」楊開問出這句話的時候,心頭忍不住碰碰直跳。

「恩。」蘇顏答的更是讓人遐想連篇,那從鼻尖哼出來的音調′宛若低吟,撩撥著楊開的心神。

「那不就是邪功?」楊開鬱悶了,雖然能與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