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百五十六章 氣動境

第一百五十六章 氣動境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睜開眼睛,正見到楊開得意地沖自己笑著,蘇顏美眸閃了閃,低頭在他的肩膀上輕咬了一口。

「好癢。」楊開抖了抖肩膀。

「我發現,你身上有秘密!」蘇顏盈盈一笑。

「有沒有人告訴你,你的笑,可以讓天地失色?」楊開目光迷離地望著她。

蘇顏面色一紅,伸手將幾縷亂髮別在腦後,低聲道:「以後,我只會為一個人笑……」

楊開感覺這幸福來的沉甸甸的。

「先修鍊!」楊開收斂心神,沉聲道。

蘇顏微微點頭。

三十滴陽液,很快便被蘇顏的寒冰勁氣吞沒,待轉回楊開體內的時候,竟直接被傲骨金身吸收了。

這個發現讓楊開心頭一喜。

陽液對自己很重要,可傲骨金身的重要性也不逞多讓。這種元氣和能量之間的轉變倒是楊開喜聞樂見的好事。

如剛才一般模樣,再一次點爆三十滴陽液,原本應該有的臌脹感竟然沒出現。皺了皺眉頭,楊開又多點爆五滴陽液,熟悉的鼓脹和酸疼的感覺才傳了過來。

那一陣功夫的修鍊,竟讓經脈變寬了不少,否則根本不可能出現這樣的效果。

合歡功,雙修訣,果然強大!

待到這三十五滴陽液轉化的能量被蘇顏吞噬融合,返回自己的身體內,再被傲骨金身吸收之後,楊開的身子微微一震,大殿內突然捲起一股狂風,吹起兩人散落在地上的衣衫,一股無形的氣場也突然以楊開為中心爆發了出來,肉眼可見的能量漣漪朝四周擴散出去。

良久,這種異常才漸漸平息。

又突破了!開元境九層!距離上一次突破,不到一天的時間。

蘇顏也察覺到這一點,俏臉上洋溢起一抹與君同慶的喜悅。

楊開心神平靜,卻隱隱有一種期待。

不知道這一次雙修,自己能不能突破到氣動境呢?

略一思索。楊開發現有點困難,自己花掉六十五滴陽液才突破一個小境界,而且這還是與蘇顏雙修之後獲得的元氣能量。比起單純的陽液還顯珍貴精純。

就算把丹田內剩下的陽液全部用掉,肯定也不足以支持自己突破到氣動境。

不過不管怎麼說,這一次總是要做到最好才行!

咬了咬牙,一口氣再點爆了五十滴陽液。隨著功法的運轉送進蘇顏體內。

蘇顏心神巨震!

在楊開體內第一次爆發出那龐大的真陽元氣的時候,她就已經震驚萬分了,待到第二次爆發,她有些麻木,這第三次爆發出來的恐怖能量。讓她再次無法平靜。

他哪裡來的這麼多元氣?心有疑惑,蘇顏卻沒問,只覺得心中有一股淡淡的欣慰。

因為……這是與自己有親密接觸的男人,若不出意外,可能會共度一生的男人。

他越強大,蘇顏自然越開心。

足足三天時間,楊開和蘇顏兩人才結束這第一次雙修之旅,三天時間足夠長。可在兩人身心合一。神魂交融中,也不過是短短的一瞬而已。

三日後,兩人雙雙醒來。蘇顏能清晰地感受到,隨著這一次雙修,自己體內的寒冰勁氣越發精純,比起以往要高出一個檔次不止。

這個發現。沖淡了她對自己失去清白之身的惋惜。

互相看了一眼,楊開滿臉的笑。蘇顏一片羞赧。

沉浸在修鍊中的時候,她還感覺不到什麼。但現在她卻有些無地自容了。

自己以一種及其羞人的姿勢騎坐在楊開身上,雙手摟著他的頸脖,兩人片縷不沾,赤身相對,更緊密結合在一起。

下腹內有一股滾燙堅硬的感覺充斥著,填滿了自己身心,蘇顏甚至能感受到那裡傳來一陣陣有節奏的跳動,每一次跳動都讓自己心亂如麻,渾身酥軟,如遭雷噬,提不起半點力氣。

她從未想過,自己竟然有一天會與一個男子保持這樣的姿勢足足三天不動。她本以為修鍊了冰心訣,冰封了自己的身心,這一輩子都只會形隻影單,孤老終生。

但是現在,因為一個傳承,一個雙修功法,自己與一個原本不太相熟的男人有了不可分割的聯繫。

說不清是什麼樣的滋味,有些悵然若失,也有些欣喜幸福。

大著膽子朝楊開看去,蘇顏的眸子中滿滿的溫柔。

「蘇顏……」楊開火辣的目光充滿了侵略,盯在蘇顏的冰潔的臉蛋上,雙修已經結束,火龍和冰凰也早就消失了,但楊開依然感覺有一種無法抗拒的誘惑在摧毀自己的神智,那如潮水一般的衝擊,濕潤溫暖的接觸更如海浪湧來,要將他吞沒。

蘇顏緊抿著紅唇,雙手捧著楊開的臉頰,螓首低垂,兩人的額頭輕輕地碰在一起。

「先不要!」蘇顏的聲音有些掙扎和顫抖,身子的結合讓她能輕易地窺探到楊開心中的想法和慾望,這個時候的拒絕對她來說,也是需要下很大的決心,「我先助你突破!」

話音落,一股澎湃的元氣從蘇顏那裡直傳入楊開的體內。

楊開心神一凝,趕緊屏氣凝聲,收斂了眼中的火熱和瘋狂,迅速運轉功法,接收著從蘇顏傳過來的能量。

他沒有拒絕,雖然這樣做對蘇顏有些不好,可能會讓她的實力略微下降,但楊開能感受到她的一片心意。

經脈中的元氣本就飽滿,被蘇顏灌入的能量如此一衝擊,更是鼓鼓囊囊。酸疼感傳了過來,但蘇顏還沒有停止。

她能察覺到楊開的極限在哪,自然不會讓自己的舉動傷害到他。

一身的元氣波動漸漸猛烈,在兩人周圍形成了一股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