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一百五十八章 離開(第一更)

第一百五十八章 離開(第一更)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發現個悲劇的事情,小莫我每天辛苦四更,還是有書友說為什麼只有兩三更。我給章節打個標籤,這下能看清每天幾更了吧。

新的一周到來,求點推薦票。

楊開低頭看去,發現這個掛件只是一個四四方方的玉塊,但入手清涼,有些安神之效。

「這是一塊寒冰玉髓,自我從小的時候便戴在身上,這麼多年來它也吸收了不少我的真元,你貼身收著,關鍵時刻,對抑制你元氣的暴動有作用。」

「這算不算定情信物之類的東西?」楊開望著蘇顏笑道。

蘇顏臉頰紅紅的,輕輕地點頭。

楊開聞言,趕緊在自己身上摸索起來,可找了半天也沒什麼能拿得出手的玩意。

身上最貴重的,也就是破魂錐和陰陽妖參了。

破魂錐不能給,這東西太邪惡,而且裡面還有地魔的神魂,給蘇顏只會害了她。陰陽妖參倒是可以,但它只是一株天地靈物,並沒有信物的意義。

吸了吸鼻子尷尬道:「等日後也給你一樣。」

蘇顏微笑著:「你給我的九陰凝元露就足夠了。」

「你真好!」楊開由衷地道。

「你別誇我,你一誇我我就心跳的厲害!」蘇顏喘息了一口,捂住了胸口處。修鍊了合歡功之後,自己的冰心訣在面對楊開的時候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他就好像是自己的剋星,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牽引著自己的心神。

「嘿嘿!」楊開笑的無比開心,普天之下,誰能讓蘇顏這樣的女子心慌意亂?唯獨自己一人!

人生如此,夫復何求?

可以說,若是沒有傳承洞天內的這一場機緣造化,楊開估計自己與蘇顏這一輩子都不會有太大的交集。而能配得她的男人,整個大漢王朝都找不到一個。即便是自己,楊開也認為有些配不上蘇顏,這不是妄自菲薄,而是蘇顏太冷傲高貴。

「出了這裡,你打算怎麼辦?」蘇顏平復下來,又問出一個問題。

「什麼怎麼辦?」

「以後的道路啊!」蘇顏就象是一個盡職盡責的家長,替楊開考慮著他從來都不會考慮的事情「還有我們的關係。」

「沒聽懂。」楊開皺了皺眉頭「說明白點。」

蘇顏淺笑嫣然道:「這樣說吧,我為你想了兩條路。

第一條,便是公開我們的關係,以我在宗門內的地位和身份,只要關係公開出去,你定會被宗門大力培養,不必再為貢獻點發愁,日後武技,丹藥,秘寶,都可以輕易擁有。」

「你在試探我么?」楊開笑望著蘇顏。

後者緩緩搖頭:「我是認真的。」

楊開不禁動容。他能想像到,若是自己與蘇顏的關係被公開,那將在宗門內掀起怎樣的軒然大波。

他與蘇顏,一個地下,一個天上,原本是根本不可能結合的一對。真要光明正大地出現在世人的眼前,楊開自然會被世人嫉妒,蘇顏的處境肯定也好不到哪去,先不提長輩們的阻擾,便是同門那些師兄弟們,也肯定要唾棄蘇顏的選擇。

楊開沒想到,蘇顏竟能如此坦然地面對世人的流言蜚語。

「你也無需有什麼心理負擔。我只是為自己的男人創造修鍊條件而已!」

楊開回過神來,正色道:「這個提議很誘人,但不適合我。」

蘇顏彷彿知道他會這麼說,神色淡然,面含微笑地望著他。

楊開握緊了雙手,盯著自己的拳頭道:「我的一切,都會依靠自己去爭取,依靠你,不是我想要的。」

蘇顏展顏一笑:「雖然聽你這麼說我有些傷心,但也很開心。那麼你就只能走第二條路了。」

楊開笑道:「是,我會儘快地成長起來的!」

第二條路,便是依靠自己!

「我等著你來保護我!」蘇顏輕聲道。

「不會太久的。」楊開拿起蘇顏的手,放在嘴邊親吻了下。頓了頓,猛然想起一事,抬頭道:「對了蘇顏,這一次出去之後,你恐怕會有麻煩。」

「恩?」蘇顏疑惑不解。

楊開嚴肅地分析道:「我們三派弟子來到這裡,就是為了此地的傳承。擊殺九隻妖獸,激發陣法,讓傳承顯現。三派弟子七八百人,皆都攀爬過那無盡的階梯,也體驗過寒與熱的考驗。你的實力,在三派弟子中是最強,而且修鍊的也是寒屬性功法。你覺得那些人現在在想什麼?」

蘇顏愣了愣,她只顧著考慮楊開的事情,根本沒想過自己會怎樣。但聽楊開這麼一說,頓時醒悟了過來:「他們會覺得,此地的傳承已經被我獲得了!」

「不錯,我估計很多人都是這麼想的。」楊開微微點頭。

蘇顏自信一笑:「他們愛怎麼想便怎麼想,莫說傳承真的是我獲得了,就算我沒獲得,也無需去跟他們解釋什麼。」

「最好不要承認!對任何人都不要承認!事關重大,我覺得傳承洞天的出現,不止只會牽扯到附近這三派!」

聞言,蘇顏也嚴肅了起來,她可以不在乎附近的三派高手,但絕對無法無視整個大漢王朝的高手。一旦有人盯上傳承的獲得者,蘇顏只會麻煩不斷。

重重地點了點頭:「我知道了。」

心裡也有些欣慰,讓三派把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也好,如此一來楊開就不會被懷疑了。大家都認為傳承只會由一人獲得,卻沒想到這次的傳承是兩個人分享的。

又有些佩服地看著楊開:「你想的真遠。」

楊開笑了笑,有些苦澀:「只是見慣了那些大勢力奇貨可居的心理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