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五百零一章 想奪舍我?

第兩千五百零一章 想奪舍我?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轟……

恐怖的爆響之聲傳出,天地之間被一片白芒充斥,再也不能見物。

「嗯?」正朝烏鄺衝去,準備以自爆拖其下水的段紅塵忽然眉頭一皺,內心深處湧出一股極為不安的感覺。

因為烏鄺竟先他一步將太古罡風自爆開了。

這是做什麼?

還不等他想個明白,粉碎天地的餘波便已朝四面八方擴散開來。

這是太古罡風自爆後的衝擊,那猛烈的罡風所過之處,一切皆化為虛無,再也不復存在。

就連這一片詭異的世界,也一下子崩碎,每一個角落都傳出咔嚓嚓的聲響,看樣子根本支撐不了多久。

「不好!」段紅塵似乎是意識到了什麼,連忙伸手在自己身上各大要穴狂點幾下,那自爆的趨勢立刻被制止了下去。

呼呼呼……

罡風襲來,他被吹的東倒西歪,仿若狂風暴雨中大海之上的一葉孤舟,隨時都有顛覆的危險,不過好在神木白夷本源之力一直守護在他身旁,多少能給他提供一點防護,繞是如此,也是衣衫破碎,血肉模糊。

他勉力釋放神識,清楚地察覺到烏鄺的那具骸骨在太古罡風自爆之後分崩離析開來,逐漸化為齏粉。

這具沉睡了幾萬年,屬於噬天大帝的骸骨終於在今日被徹底毀滅,換句話說,噬天大帝烏鄺是再也無法重塑自己的肉身了。

可段紅塵卻沒一點開心的感覺,反而覺得局面更嚴峻。

轟隆隆……

天崩地裂的聲響傳出,這詭異的世界終於支撐不住,徹底崩壞。

一個巨大的黑洞成型。前後不過十息功夫,便將此地的一切都吞噬殆盡,旋即微微一晃,直接消失不見。

黑洞連通的虛空甬道之中,楊開頭暈目眩。隨波逐流,一臉的心有餘悸。

他才剛剛晉陞到帝尊,正在欣喜地感受自身的強大和體內帝元的轉化,卻不想那兩位大帝的戰鬥餘波竟將那一片詭異的世界給毀滅了。

他根本來不及逃跑,就被黑洞吞進了這虛空甬道中。

儘管他距離兩位大帝的戰場很遠,此刻也受了不輕的傷勢。被吞進此地之後好大一會功夫,才逐漸回過神,面上一片心有餘悸的神情。

兩位大帝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他並不清楚,先前他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突破和晉陞之中。等察覺到不對的時候一切已成定局。

紅塵大帝怎樣了?是生是死?

段紅塵與青陽神殿有很深的淵源,畢竟溫紫衫溫殿主是段紅塵一手帶大的,而楊開本身也算是青陽神殿的記名弟子,自然會關心他的情況。

即便沒有這層牽連,紅塵大帝將生死置之度外,幾萬年來不斷自斬修為,進碎星海中尋覓烏鄺蹤影,心系蒼生的做法也足以讓人肅然起敬。

剛才那恐怖的力量。極有可能是什麼東西自爆後產生的,楊開唯一能想到的,便是紅塵大帝選擇了自爆。欲要與烏鄺同歸於盡。

一念至此,楊開表情一黯,覺得紅塵大帝怕是真的已經神魂俱滅了。

他咳出幾口淤血,從空間戒中取出一些療傷丹藥,吃豆子一樣吃了下去,這才盤膝坐了下去。釋放神念查探自身的情況。

這一看不要緊,楊開忽然嚇了一跳。

因為在他動用神念之時。竟察覺到有一雙陰森的目光,正緊緊地盯著自己。而那目光並非來自四周,竟是來自自己的身體內部。

他臉色大變,單手掐訣,口中低喝一聲:「凝!」

下一瞬,他的神魂靈體便已在識海之中顯露出來。

識海之中,無故地多出了一道身影,正靜靜地站在那翻滾的海水上方,饒有興緻地打量四周,一副嘖嘖稱奇的模樣。

楊開望著那身影,臉色難看地咬牙喝道:「烏鄺!」

聽到喊聲,那身影徐徐轉了過來,露出一副中年人的面容,這人相貌不怒自威,似有一種天生高貴的威嚴,雙目熠熠有神。

儘管楊開從未見過這人的面孔,但卻還是一眼看出了他的身份。

噬天大帝——烏鄺!

楊開的心一下子沉入了谷底,他連噬天大帝是如何突破自己的識海防禦,闖進此地的都沒察覺到,若非對方根本沒有隱藏起來的意思,只怕他還要被蒙在鼓裡。

楊開只感覺渾身冰涼,靈魂戰慄。

烏鄺此刻也是神魂靈體,但那神魂靈體的強度卻是比自己還要堅韌,幾乎凝為實質。

「小輩,本座名諱豈容你大呼小叫!」烏鄺冷哼一聲,一股無形的衝擊忽然朝楊開轟來。

這衝擊顯然是一道神魂之力,威能及其駭人,楊開臉色一變,一揮手,掀起下方海水在自己面前形成了一道防護。

轟地一聲,那衝擊轟在海水之上,將整個識海都攪的海浪滔天,久久不能平息。

楊開臉色鐵青地後退了幾步,警惕地望著他,沉聲道:「烏鄺,滾出這裡,否則休怪本少對你不客氣了。」

烏鄺的神魂靈體忽然出現在自己的識海中,這讓楊開有一種極為不妙的感覺,自然不敢讓他在此地逗留,讓他窺探到自己的一些秘密倒是小事,就怕這傢伙抱著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

「對我不客氣?」烏鄺斜眼瞧了楊開一下,冷笑道:「這話聽起來比較有新意,很久沒聽過了,不過本座既然來了,自然不會輕易離開的。」

「你待如何?」楊開冷眼瞧著他。

烏鄺呵呵一笑,道:「何必明知故問,看你這小輩也是個聰明人,本座來此的目的難道你不知道?」

聽他這麼說,楊開的臉色變得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