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五百零二章 無話可說

第兩千五百零二章 無話可說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readx「這就對了。」烏鄺點點頭,「這星圖應該是你從那個星域中得到的東西。」

「這你也能看出來?」楊開驚愕地看著他。

烏鄺笑道:「並非本座眼力不俗,而是只有那些星域,才能誕生出這樣的星圖。」

「這是為何?」楊開連忙請教

雖然他迫不及待地想要將烏鄺趕出自己的識海,但難得能碰到有人解惑的時候,自然是抓緊機會問個清楚,待問完了之後再趕他走也不遲。

烏鄺沉吟了一下,開口道:「這世上,萬物皆有本源,草木有草木本源,聖靈有聖靈本源,就連那璀璨星辰,也有星辰本源,本源之力,是力量之源頭,玄妙無窮,威能無限,天地偉力乃天地本源之力,自天地誕生之初便存在的力量,我輩武者若能窺探一二,當可受益無窮。」

楊開專註聆聽,神情一絲不苟,雖然噬天大帝這人萬夫所指,但不可否認,他的實力卻是有目共睹的強大,能聽他一番訓誡也是極為難得的機緣。

烏鄺伸手一指識海上空,淡淡道:「這星圖,也是本源。」

楊開低呼道:「這也是本源?」

烏鄺微微一笑,道:「自然,而且它還不是一般的本源,它乃星域本源!」

「星域本源?」楊開一下子瞪大了眼珠子。

烏鄺道:「你可以把它當成是整個星域的本源之力,以你現在的本事怕是沒有本事煉化的,若你能煉化它的話,便可發現它妙用無窮,不過……你應該沒這個機會了。」

「星域本源!」楊開喃喃重複著,虛心問道:「煉化它有什麼用,也能如星辰本源一樣,為我等武者帶來修鍊上的好處?」

烏鄺哼道:「這只是它一點點的作用罷了。一個武者,若能擁有完整的星辰本源,那麼他的修鍊速度要比旁的武者快上很多。因為本源之力可以助武者去感悟很多東西,比如法則,比如意境,擁有完整本源的武者。在起步上就比其他武者超出很多了。而星域本源的作用,比任何一個完整的星辰本源都要大幾十倍,乃至幾百倍。」

楊開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他有完整的星辰本源,受益不小,可現在烏鄺竟然說這星域本源比星辰本源還厲害幾十幾百倍。自然讓他震撼無比。

「另外,若能煉化這星域本源的話,那就等於是讓整個星域承認了你的存在,你可成為這星域的主人,星域之內盡在掌握之中,是存是滅也是一念之間!」

楊開若有所思道:「那不就是跟星主一樣?」

他當年身為幽暗星星主的時候,便是可以一念之間掌控整個幽暗星的情況,也可以無視空間的阻隔,隨意去往幽暗星任何一處地方。

按烏鄺的說法,若能成為星域之主。也可以擁有這諸多便利。

楊開的心思不禁活絡起來,識海中的星圖是恆羅星域的星圖,若是能夠完全煉化的話,那他就可以成為恆羅星域的主人啊,將整個恆羅星域掌控在手上。

「可以這麼說,只不過效果放大了很多倍而已。」烏鄺頷首,話鋒一轉道:「不過想要煉化星域本源可不是這麼簡單的是,本座當年毀滅了無數星域,也曾找到過幾個星域本源,卻從來沒有煉化成功過。」

「這是為何?」楊開驚道。

烏鄺咧嘴一笑。道:「因為星域本源不願接納本座,本座一怒之下,將它們統統吞噬了。」

楊開嘴角一抽。

烏鄺道:「星域本源若存在的話,不管整個星域破損的多麼嚴重。終有重新恢復的一天,可若是星域本源被毀滅,那麼這個星域就是真的完了,就如人的神魂一樣,一旦魂飛魄散,便永世不得超生!」

「令人髮指!」楊開唾棄道。

烏鄺冷哼一聲:「敢反抗本座的。不管是人還是什麼,從來都沒什麼好下場!」說話間,他冷眼朝楊開望來,蘊藏著極大的威壓,似乎是在警告楊開什麼。

楊開佯裝沒看到,正準備再問些秘辛的時候,忽然神色一動。

烏鄺淡淡道:「好了,閑話就到此為止,本座也是心情不錯才隨便與你聊了幾句。現在乖乖地奉獻出你的肉身,本座可繞你不死。」

楊開大笑道:「想要我的肉身,自己憑本事來拿。」

烏鄺緩緩搖頭道:「本念你是個可造之材,想留你性命,既然你這般冥頑不靈,那也沒有留下的必要了。」

說話間,他伸手一揮,剎那間,一道箭矢模樣的攻擊忽然成型,閃電般朝楊開激射過去。

楊開臉色一變,心神驚動之下,整個識海都翻滾起來,那下方的海水升騰而起,在他面前化作一道道堅固強韌的防護。

烏鄺哼道:「本座乃噬天大帝,即便虛弱了幾萬年,實力也非你這小輩可以抵擋,不想受苦就別做那無用之功了!」

似乎是要印證他所說的話一樣,那一道攻擊襲來,沿途所有的防護竟都無法阻擋分毫,齊齊破碎開來。

楊開只感覺神魂一陣撕裂般的痛楚,一邊急速後退的同時一邊不斷地御使神識之力抵擋。

轟轟轟……

好一會功夫之後,楊開足足繞著自己的識海飛奔了好幾圈,那一道箭矢般的攻擊才被堪堪化解掉,他一臉艱辛的表情,神魂靈體都有些黯淡無光,顯然是受了不輕的傷勢。

在這識海之中作戰,無論最後誰贏誰負,楊開都不會太好過,因為這裡是他的識海,所破壞掉的一切都與他有關。

「能擋下本座一擊,你能擋下本座第二擊,第三擊?」烏鄺不屑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