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五百零四章 殺你之人叫楊開

第兩千五百零四章 殺你之人叫楊開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神魂帝寶!」烏鄺眼帘一縮,怔怔地望著那柄被楊開握在手上的長刀,忍不住驚呼一聲。

帝寶這東西從來都不多見,更不要說神魂帝寶了。一千件帝寶中,也不見得能誕生一件專供神魂之力驅使的寶物,可見其珍貴之處。

烏鄺也沒想到,楊開手上竟然有神魂帝寶,先前這小子也不知道把這長刀藏在識海什麼地方,竟讓他都沒有發現。

這下稍微有些麻煩了,神魂帝寶,專傷神魂,輔以楊開那濃郁精純的神魂之力,或許還真能對自己造成一些傷害。

心中雖然有些忌憚,烏鄺卻依然面露不屑,冷笑道:「不錯的寶物,但想要殺本座卻還是差了點。」

楊開神色肅然,並指在刀身上一抹,斬魂刀的嗡鳴一下子停止下來,他將斬魂刀遙指著烏鄺,冷喝道:「此寶名喚斬魂刀,能死在此刀之下,烏鄺也算你三生有幸了。」

「哈哈哈哈!」烏鄺忍不住大笑起來,為楊開的大言不慚感到有趣,嘖嘖有聲道:「本座不否認,這帝寶可能會對本座造成一些威脅,但想殺本座,小子再去修鍊幾萬年吧。」

楊開戲謔道:「既如此,那就請噬天大人拭目以待!」

話落之時,他一催神魂之力,下方平息的海水再次翻滾咆哮,齊齊朝那刀身上灌入,霎時間斬魂刀光華大放,耀人眼帘。

這還沒完,楊開手掐印決,不斷地往斬魂刀上拍去。

威勢,殺機。一起瀰漫而出,濃如實質。

烏鄺的臉色也慢慢凝肅起來,暗暗催動自身力量,似乎是想做出什麼防護。

錚……

一聲清越的異響傳出,斬魂刀的刀勢似乎已經被催到了極限。不斷地在楊開面前跳動,欲要脫離楊開的掌控,斬向敵人。

就在這時,楊開雙眸之中異彩一閃,口中低吟道:「破天一擊!」

一股玄妙的力量悠然而出,朝斬魂刀上籠罩過去。一下子給那耀眼無比的斬魂刀度上了一層淡金的薄膜,而隨著這層薄膜的出現,斬魂刀的氣勢陡然攀升了幾倍有餘。

「這是什麼秘術!」烏鄺大驚失色,忍不住駭然出聲。

身為大帝,他自然能感受到斬魂刀的變化。他根本不知道楊開到底動了什麼手腳,竟那威勢一下子攀升了幾倍之多。

如果說先前斬魂刀的威勢能讓他微微感到驚訝的話,那現在就真的有些驚懼了。

因為他清楚地感受到,那神魂帝寶的威力已經足以威脅到自己的神魂靈體。

楊開神色冷酷,沉喝道:「噬天,殺你之人名叫楊開!」

話落之時,他把手一揮,斬魂刀驟然化作一道流光。如離弦之箭朝兩位大帝轟了過去,猶如一輪圓日墜落,攜帶毀天滅地般的威能。

破天一擊這個秘術。是楊開在青陽神殿秘地神遊鏡中從天衍手中學來的。

天衍雖然只是神魂之軀,並沒有肉身,但他的修為卻是大帝之境,而且因為沒有肉身,一生鑽研神魂之力,所以他的神魂秘術比起烏鄺和段紅塵都要強大。

破天一擊尤為恐怖。

平時用自身神魂之力溫養斬魂刀。積蓄力量,待要需要之時一併爆發出來。能發揮出來的殺傷力簡直難以想像,雖然每一次使用之後都要重新開始積蓄。但這種秘術在關鍵時刻往往能起到一錘定音的效果。

斬魂刀乃神魂帝寶,與破天一擊最為匹配,兩者之間幾乎可以說是相輔相成。

「區區螻蟻,也要殺本座!」烏鄺歇斯底里地怒吼起來,再不復之前的不屑和蔑視,楊開出手這一擊已經讓他必須重視起來。

說話間,他拚命地催動力量,想要擺脫段紅塵的鉗制,可段紅塵豈能如他所願,一邊瘋狂大笑,一邊道:「烏鄺,別掙扎了,你我二人共赴黃泉豈不妙哉,黃泉路上也可做個伴!」

「滾!」烏鄺大喝,一身力量變得極度不穩。

段紅塵臉色微變,雖然不知道他到底要幹什麼,但也知道這是殺他最好的機會,只能拼盡全力束縛住他的身形,準備迎接那恐怖的一擊。

圓日般的光芒落下,直接將兩位大帝的神魂靈體籠罩在其中。

烏鄺的慘叫聲立刻傳出,間或夾雜著段紅塵的悶哼之聲。

看樣子,兩人在這一招之下都不好過。

而楊開在施展出這一招之後,便立刻一個轉身,遁到了溫神蓮所化的島嶼之上,重新催動那七彩霞光籠罩住自己。

轟隆隆……

巨大的衝擊餘波爆裂開來,整個識海徹底沸騰,滔天巨浪不斷地朝四周擴散,那攻擊所在的正中心位置,直接凹陷下一個巨大的深坑。

楊開頭疼欲裂,用自己的秘術,自己的秘寶去攻擊自己的識海,這種事楊開以前想都沒想過,可是今日卻不得不這麼做。

所帶來的傷害比起兩位大帝先前爭鬥時還要強烈,楊開一下子就感覺自己被疼痛淹沒,頭暈目眩,險些直接昏了過去。

轟轟轟……

餘波猶在擴散,似要持續到天荒地老。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那恐怖的動靜才逐漸平息下來,耀眼的光芒也逐漸散去。

楊開齜牙咧嘴,第一個反應便是去查探烏鄺和段紅塵兩人的情況,可神念掃過之後,楊開臉色不禁一變。

識海之中,只有段紅塵的神魂靈體狼狽懸浮,此刻,他的神魂靈體從肩胛骨到小腹處,出現了一道巨大的豁口,險些被一破為二,一絲絲精純的神魂之力從傷口中逸散出來,讓他的氣息不斷地變得虛弱。

他扭頭四望,艱辛地道:「烏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