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五百零五章 不該救我

第兩千五百零五章 不該救我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readx.m.

收回心神,楊開平穩了下情緒,重新將注意力放在了段紅塵身上。

段紅塵的情況不容樂觀,那麼多療傷靈丹服用下去,竟也依然無法阻止他一身氣息和生機的衰弱。

楊開明白,並非是自己所煉製的那些靈丹沒有效果,而是段紅塵所受到的傷勢太嚴重了,且不說自己破天一擊的秘術對他造成的創傷,便是他先前與烏鄺爭鬥時也受傷不輕。

這絕不是自己那些靈丹能夠令其恢復的。

這下糟了啊!楊開心情沉重。

眼看紅塵大帝的氣息越來越微弱,幾乎連那生命之光都快要熄滅,楊開再也顧不得其他,伸手在虛空中一抓,等再攤開之時,手心上赫然已經多了一片綠葉。

這綠葉經絡分明,蔥翠欲滴,宛若一片上好的翡翠,其中蘊藏了難以想像的生機波動,楊開抓著它,就彷彿抓著一個有血有肉的活物,生機之強,令人駭然。

不老樹的樹葉!

楊開也是被逼得沒辦法了,只能取一片不老樹的樹葉,死馬當活馬醫。

不老樹與溫神蓮一樣,都是天地至寶,自天地初成便存在至今的寶物,而且普天之下也只有一份,絕不會出現第二株。

不死原液就誕生自不老樹,號稱三大神水之一,擁有肉白骨活死人之離奇功效,乃天地間療傷聖品,沒有什麼靈丹能與之相比。

可惜楊開雖有不老樹,卻沒有不死原液這東西,當年得到不老樹時採集的不死原液也早都用光了。

不死原液能有那樣的神奇功效,不老樹的樹葉難道就沒有了?

楊開也不知道這樹葉能不能救段紅塵一命,可眼睜睜地看著紅塵大帝行將帝隕,楊開不得不做出這樣的選擇。

綠葉採下。楊開立刻丟進段紅塵的嘴中,同時催動帝元,助其煉化。

忽然間,一絲綠油油的光芒自段紅塵的丹田之處綻放出來,緊接著,這綠色的光芒大放。直接將段紅塵整個包裹。

楊開瞧的一怔,不過他很明顯地感覺到,這綠芒之中蘊藏了驚人的生命氣息,而在這綠芒的籠罩之下,段紅塵身上的大小傷勢都在以極快的速度恢復著,那本來衰弱到極致的氣息也開始緩慢增長。

這個發現讓楊開心中一松,知道自己做的沒錯。

不老樹的樹葉確實也具有起死回生的功效,而且這功效似乎比那不死原液還要強大。

他已經不需要再幫助段紅塵什麼,只需要替其護法便可。

綠色的光芒在這昏暗的虛空甬道中綻放著別樣的光彩。段紅塵的氣息逐漸趨向平穩,鮮血在體內流動起來,胸腔內也逐漸傳來清晰可辨的心跳之聲。

一炷香後,那綠色的光芒才逐漸散去,而段紅塵已然沒有什麼大礙了,只是不知為何還沒有醒來。

楊開輕吁一口氣,直到此刻才感覺到一陣從內而外的疲倦感襲來。

從他晉陞帝尊開始到現在,他幾乎沒有一刻喘息過。晉陞時的天地洗禮和天地偉力的轟落,莫名爆裂的能量形成黑洞將他吞噬。緊接著烏鄺潛入識海欲要奪舍,段紅塵隨之而來與之爭鬥。

這前前後後,楊開整個人的神經都崩的極緊,直到現在塵埃落定,他才真正地放鬆。

怔怔地望著面前的段紅塵,楊開忽然生出一種不真實的感覺。

大帝之名。威震星界,向來都是傳說中的人物,神龍見首不見尾,等閑人一輩子都不可能見到一次。

楊開自來到這星界,就不斷地聽人提起那十大帝尊。每一個提起之人都面露敬仰崇拜之色,似乎大帝便是那天,便是那地……

楊開也沒想到,自己在這碎星海中竟然會碰見大帝,而且一下子碰見了兩位!

更離奇的是,這兩位大帝都是極為古老的存在,還在他面前做那生死之爭,其中一位還是被譽為古往今來星界第一人的窮凶極惡的傢伙。

也不知道這到底是自己的幸還是不幸啊……

驀然,端坐在他面前的段紅塵的眼皮動了一下,旋即緩緩睜開了眼睛。

楊開大喜,低呼道:「段前輩!」

段紅塵目光複雜地望著他,表情沉重道:「你給老夫服用了什麼東西,竟能將老夫從鬼門關里拉回來?」

楊開嘿嘿一笑,隨口胡扯道:「也沒什麼,早些年曆練時得到的一枚靈丹,也不知道具體是什麼樣的靈丹,覺得還不錯,就給前輩服下了。」

他倒不是信不過段紅塵,只是不老樹這東西畢竟太過震駭人心,能不透露還是最好別透露了,他相信以段紅塵先前的狀態,肯定也沒辦法發現自己給他服用之物是什麼。

「小子糊塗啊!」段紅塵忽然一伸手,狠狠地朝楊開拍了一巴掌。

楊開不敢躲,結結實實地挨了一下,頓時疼的齜牙咧嘴,一臉無辜地道:「前輩你打我作甚!」

要不是面前的是紅塵大帝,要不是之前他將生死置之度外拉著烏鄺同歸於盡,楊開早暴起反抗了。可這麼平白無故地被打了一下,楊開心中也委屈的不行。

為了救段紅塵,他連不老樹的葉子都摘下來了,要知道,那葉子統共也沒多少片啊。他還不知道不老樹被自己摘下一片葉子會不會有什麼損傷呢。

若是不老樹因此而受到了損傷,那楊開哭都沒地方哭去。

「我、我……」段紅塵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樣,巴掌揚起,作勢欲揮,可到頭來,還是一巴掌扇在了自己身上,重重地嘆了口氣。

楊開愕然地望著他,內心深處忽然湧出一種不好的感覺,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