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五百零六章 紫岳荒漠

第兩千五百零六章 紫岳荒漠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段紅塵哼道:「你以為噬天大帝的名號是白叫的?錯過這次機會,日後怕是再也沒有機會殺他了。」

話落,他又哈哈大笑道:「這天下間沒人可以殺掉本座!」

兩句話,兩種語氣,搞的段紅塵就像是精神分裂了一樣。

楊開哼道:「你閉嘴!」

段紅塵一扭頭,冷眼望著楊開,森聲道:「小子你有種再說一遍,你信不信……」

楊開揮手進他的話打斷,道:「好了好了,你也別放什麼狠話了,本少剛晉帝尊便可讓你吃盡苦頭,待本少哪一日成為大帝,滅你不過唾口唾沫的事,趕緊讓段前輩出來說話。」

「你……」烏鄺才吐出一個字,似乎又被段紅塵給接管了身軀,無奈道:「小子你也看到了,如今老夫這身軀內不但有我自己的神魂,還有烏鄺這老匹夫的神魂,搞的老夫現在想自爆都沒辦法了,趕也趕不走他,從此以後人不人鬼不鬼的,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楊開聽的一頭冷汗,忙安慰道:「前輩別這麼心灰意冷嘛,萬事有弊皆有利,上天既然如此安排,那肯定是有道理的。」

「什麼道理,說來老夫聽聽,若真有道理,老夫就不怪你救我一命。」

楊開氣苦,他哪知道救人還救出事來了,而且他不過是在安慰段紅塵,哪能說出什麼道理來,但他只是略一沉思便道:「段前輩你想想看,如今烏鄺的神魂在你的身軀內,雖然讓你有諸多不便,但換言之,你日後也可以隨時隨地監視他了,有你看著,烏鄺也翻不出什麼浪花來,日後也不可能對星界再造成什麼危害。」

段紅塵聽了,頓時眼前一亮,微笑頷首道:「不錯。是這個意思。」

楊開笑道:「兩位前輩日後既然要共處一副身軀,那就要以和為貴,來來來,大家拉拉手。以後做個好朋友!」

段紅塵哼道:「朋友怕是沒得做了,老夫若得機會,還是會自爆的,烏鄺,你可得仔細著點。千萬別放鬆了警惕。」

楊開聽的一頭冷汗,也不知道藏身在段紅塵體內的烏鄺做何感想。

好不容易奪舍了半個身體,得以讓自己的神魂存活下來,卻得時時刻刻提防這身軀的主人自爆,想想也夠累的。

「好了,此間既然已經事了,那咱們就回碎星海吧。」楊開站起身道。

段紅塵搖了搖頭,道:「碎星海怕是回不去了。」

「怎麼?」楊開驚疑地望著他。

段紅塵道:「烏鄺先前藏身之地,便是碎星海的中樞之地,我與他一戰。已將那地方毀滅,碎星海也在那個時候同時崩碎了。」

楊開聞言,悚然一驚,低呼道:「碎星海崩碎了?那在裡面的人呢?」

雖說流炎,張若惜和莫小七都被他收進了小玄界,但花青絲還在碎星海啊,還有夏笙,慕容曉曉和蕭白衣他們,更有星界四域的數千精英弟子,若是這些人都因為碎星海崩碎而隕落的話。那星界必定元氣大傷,百年之內別想恢復。

段紅塵道:「這個倒不用擔心,在碎星海崩碎之時,他們就已經被排斥出去了。所以不會有什麼生命危險的。」

楊開輕吁一口氣道:「這就好。」

「不過從此以後便再無碎星海了,這天下武者又少了一個歷練之所啊。」段紅塵有些惋惜地說道,雖說整個碎星海一直隱藏著烏鄺這個極為危險的人物,誰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會忽然冒出來給星界帶來危患,但不可否認,碎星海的存在還是給星界締造了不少帝尊境的。

單看這一次碎星海的情況就可以得知。一些底蘊足夠,資質不俗的武者已經晉陞到了帝尊境,還有一些就算沒在碎星海中晉陞,等回到各自宗門閉關一陣後也未必沒有機會。

可以想像,在未來的十年,五十年,乃至百年之內,帝尊境必定會如雨後春筍一樣不斷地冒出。

事實上,每一次碎星海開啟之後的百年,都會出現這樣的情況,不斷地有新晉的帝尊境誕生出來。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楊開微微一笑,「諸事有得必有失,能解決烏鄺這個隱患,碎星海就算崩碎了也值得。」

段紅塵瞧著他道:「你說的不錯。」

說話間,他徐徐起身,道:「好了,咱們還是先離開這裡,讓老夫瞧瞧,這裡是虛空甬道,要離開此地的話,得先找到薄弱的空間屏障處……」

他的話忽然停了下來,愕然地望著楊開,只見楊開一身詭譎的力量波動蕩漾,伸手在前方狠狠一揮,一道裂縫忽然出現。

「你精通空間力量?」段紅塵張大了嘴巴,兩眼都放出光來,內心震駭的無以復加,楊開先前的表現已經足夠駭人了,萬萬沒想到,他竟然還精通空間力量這種偏門的神通,若非精通空間之力,怎可能隨手破開這虛空甬道?即便是現在的他,想要離開這裡,也得先找到空間屏障的薄弱處,然後用蠻力轟開,才有機會逃脫,而且在轟擊之時還得小心翼翼,免得將這虛空甬道弄塌了,要不然就要被困在空間夾縫中了。

楊開咧嘴一笑,道:「雕蟲小技,在前輩面前丟人現眼了。」

段紅塵嘴角微微有些抽搐,道:「不得了不得了,現在的年輕人,真是不得了啊。」

話落,他又怒道:「段紅塵,若非你從中作梗,本座已將此子奪舍,這般優良的肉身,本座日後怕是再也找不到了。」

楊開一臉黑線,儘管知道說話之人是烏鄺,可他還是有些不太習慣一個人變臉比翻書還快,他伸手示意道:「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