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五百零七章 破損的小玄界

第兩千五百零七章 破損的小玄界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悠一進入小玄界,楊開便臉色大變,駭然地望著四周,驚呼道:「這、這這裡怎麼變成這樣了。」

儘管早有心理準備,自己抽離那一絲天地偉力會對小玄界造成一定程度的影響,可楊開怎麼也沒想到,這影響竟是如此巨大。

此刻的小玄界,滿是瘡痍,狼藉不堪,大地之上,溝壑交錯,縱橫來回,仿若段紅塵和烏鄺之間的大戰在這裡進行過一般。

往日隨處可見的花花草草,蔥翠樹木都大片大片地消失了,連那濃郁的天地靈氣都暗淡了幾分。

整個小玄界,顯得死氣沉沉,一副末日來臨的景象。

楊開看的心都在滴血,自在幽暗星得到玄界珠到現在,這空間異寶給他提供了諸多便利,好多次救他於危難之中,卻不想此刻竟變成了這幅模樣。

法身就站在楊開身邊,也是一副痛心的表情,嗡聲道:「烏鄺說,天地偉力乃天地本源之力,你抽離了一絲這片世界的本源,自然不會有什麼好結果。」

「流炎她們呢?有沒有事?」楊開驚聲問著的同時,神念放開去查探流炎等人的情況。

法身道:「她們倒是無事,只是若惜和小七姑娘都還在沉睡之中,也不知道何時才能醒來。」

楊開點點頭,身形晃動間已經來到了流炎等人所在的地方,發現果然如法身所說,張若惜和莫小七還在沉睡。

先前莫小七情緒暴動,引起聖魂封印,後來被段紅塵取了一滴張若惜的精血封印,便直接昏迷了過去。兩個丫頭大概都是消耗過度才會這樣,此刻呼吸平穩,雖在沉睡但也沒有大礙。

查探了一陣,楊開才放下心來,再將神念轉移到葯園處。發現不老樹和蒼樹以及自己栽種在葯園裡的那些奇花異草都沒有受到什麼波及,這才真正地鬆了口氣。

若是不老樹和蒼樹受到影響的話,那楊開哭都沒地方哭去。

好在小玄界雖然破損的嚴重,但真正重要的卻沒有被影響到,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

只是……這破損的小玄界,該如何修復啊?楊開一個頭兩個大。雖說他也精通空間力量,但小玄界畢竟不是他煉製出來的東西,即便是想修復也無從下手。

在本源海中,玄界珠吸收了大量的本源之力,此刻都充斥在這天地之間。但因為受損的緣故,儲藏在小玄界中的天地靈氣和本源之力都在不斷地往外流逝。

可以想像,若不想辦法的話,早晚這些天地靈氣和本源之力都會流逝乾淨,到時候,小玄界就不能給流炎等人提供良好的修鍊之所了。

想著想著,楊開忽然眼前一亮。

小玄界之所以變成這樣,是因為自己抽離了這片世界的天地偉力。歸根結底是因為丟失了一絲天地本源的緣故。

若是能將這一絲丟失的天地本源彌補回來,那小玄界應該可以恢復如初啊!

天地本源之力,充斥著整片天地。但實力不到大帝根本無法感悟,楊開也不行,可是他有現成的天地偉力,就被鎮壓在山河鐘下。

若是將山河鐘下的天地偉力充斥進小玄界的話,會不會有什麼奇效?

那一份被鎮壓的天地偉力比起自己抽離出去的可要龐大的多,用的好了不但能將小玄界修復。或許還能讓小玄界更甚往昔,讓此地的天地法則更加完善。

念及此處。楊開不禁情緒激動起來,迫不及待地想要放手施為一番。

反正如果他不做努力的話。這小玄界早晚都會變成一個殘破的世界,可若是成功了,好處不言而喻。

下定了決心之後,楊開身形一晃,重新出現在綠洲中,緊接著,他揮手將法身,流炎,昏迷中的張若惜和莫小七全都放了出來。

「主人有什麼吩咐?」流炎好奇地望著楊開問道。

一般情況下,楊開是不會將他們都放出小玄界的,一旦這麼做了,肯定是有什麼重要的事。

楊開肅然道:「我要修復小玄界,你們待在裡面不一定安全。」

「修復小玄界?」法身眼中閃過一絲疑惑,不過很快他便反應過來,低呼道:「難道你要用那被鎮壓的天地偉力?」

楊開頷首,沉聲道:「這是唯一的可能,我不得不去試一試。」

法身沉吟了一會兒,道:「倒也是個機會。」

「不過在此之前,流炎我要給你一樣東西!」楊開目光灼灼地望著流炎。

「那鳳凰真火?」流炎呼吸微微一滯。

「原來你感覺到了。」楊開咧嘴一笑。

先前在碎星海收取了鳳凰真火之後,楊開就將它丟進了小玄界,流炎進了小玄界之後自然能夠感知的到。

鳳凰真火乃炎武大帝遺留之物,乃是火鳳本源之力,而流炎的本體是火系器靈,兩者之間自然有些微妙的聯繫,更何況,流炎還煉化過一根鸞鳳的羽毛。

無論是火鳳還是鸞鳳,都是鳳族的分支,同出一源。

流炎能煉化鸞鳳的羽毛,擁有一絲鸞鳳神通,沒道理煉化不了鳳凰真火。

只是,其中必定伴隨著極大的兇險,隨時都可能魂飛魄散。

楊開肅然道:「流炎,鳳凰真火乃火鳳本源之力,你若煉化成功,可繼承火鳳一脈的傳承記憶,真正地脫胎換骨,假以時日,成為真正的火鳳也不是不可能,但其中兇險你想必也知道,稍有差池,必定會被焚燒而亡,你……」

不等楊開把話說完,流炎便道:「主人,我已經做好準備了。」

楊開微微愕然,認真地瞧了她一陣,這才頷首道:「自己的路,自己選擇,既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