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五百零九章 完善小玄界

第兩千五百零九章 完善小玄界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與整個小玄界心神相連之後,楊開立刻明白,自己先前的想法沒錯。

因為小玄界正對那一絲被禁錮的天地偉力傳出極為渴望的信息,渴望用它來修復自己殘破的地方,這是這一片小天地的天地意志。

就好像一個人受傷了,看到了療傷的丹藥時的本能反應。

楊開心中暗喜,表面古井不波,雙眸緊閉中,雙手卻在不斷揮灑著玄妙的靈決。

這些靈決到底是什麼,他根本不知道,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但他只是在順應小玄界的天地意志而已,身體不由自主地就給出了反應。

一道道印記被他拍出,轟在那半空中被禁錮的天地偉力之上,很快,這流光一樣的天地偉力四周不滿了密密麻麻的印記。

而與此同時,原本掙扎不斷的天地偉力也不再掙扎了。

某一刻,楊開忽然睜開了雙眸,口中低喝一聲:「解!」

話落之時,那被禁錮的天地偉力驟然爆開,化作一道道更加細小的流光,猶如一朵煙花在天空之中炸開,綻放出極為耀眼的美麗,分解成無數道,輻射向小玄界的各個角落。

流光散開,隱入小玄界之中,一道道消失不見。

殘破的小玄界,似乎得到了極大的滋潤,整個世界都興奮地嗡鳴起來。

那破損的地方停止了崩塌,天地重新分開,朗朗一片,混沌不在。

隨著時間的流逝,大地上的溝壑重新被撫平,那滿目瘡痍也開始改變了模樣,死氣沉沉的小玄界。莫名了多出了一絲振奮人心的生機。

此前在本源海中吞噬的大量殘破本源之力在這個時候似乎也生出了一些奇妙的變化,迅速地融入進小玄界之中,化為一絲絲清楚的天地法則,壯大小玄界的根基。

風起,雲涌,雷鳴。電閃,雨落,芽生。

整個小玄界就像是獲得了新生一樣,處處透著一股盎然的生氣,連那栽種在葯園中的奇花異草也都開始搖曳生姿。

整個過程也不知道持續了多久。

待到一切塵埃落定之時,楊開才忽然感覺自己的心神與小玄界斷絕開來,從那奇妙的感覺中蘇醒。

放眼望去,小玄界還是那個小玄界,但蕭條的景象已經不復存在。與之前相比,反而更出色了一些。

楊開能明顯的感覺到,小玄界內的天地法則更完善了,儘管還無法與真正的大世界相比,但比起之前不知道好了多少。

天地偉力竟可以讓小玄界進化?楊開眉頭一揚,有些喜上眉梢。

他的小玄界一直都不是完善的,這一點楊開也知道,只是他不清楚該如何才能讓小玄界變得跟大世界一樣。不過這一番嘗試之後,楊開似乎摸索出了一點有用的情報。

只是一道天地偉力就能讓小玄界發生如此大的變化。天地法則也完善了這麼多,若是多弄一些天地偉力進來,那豈不是可以讓小玄界徹底完美?

到時候這裡就是一處修鍊聖地,修鍊到極限也可以在這裡接受天地能量的洗禮,在此突破晉陞了。

但是天地偉力這種東西,可遇不可求。不到大帝根本無法感悟,以楊開現在帝尊一層境的修為也只是望洋興嘆。

不過總算有了一個方向,楊開心中還是很振奮的。

再次徹底地檢查了一下小玄界,發現這一片小天地確實沒了隱患,反而比之前更好。楊開才真的放下心來。

也不知道流炎在外面怎麼樣了。

他心神一動,從小玄界中遁出,重回外界。

「楊大哥。」

才剛剛現身,莫小七的呼喊便傳入耳中。

楊開順著聲音望去,發現莫小七和張若惜都已經蘇醒過來,而且看起來氣色還算不錯,並沒有什麼隱患。

微微一笑,楊開道:「你們醒了。」

莫小七道:「楊大哥你怎麼來紫岳荒漠了?碎星海關閉了么?那之後都發生了什麼事?誰幫我把聖魂封印起來的?我沒有傷到你吧?」

她連珠炮一樣地問出很多問題,面上有些緊張和不安,看樣子她是知道自己之所以失去意識是跟聖魂封印被解開有關,但之後的事情她卻一點印象都沒了。

楊開愕然地瞧了一眼站在不遠處的法身,道:「你沒跟她解釋一下?」

法身聳聳肩道:「她們剛醒,還沒來得及。」

楊開點點頭,將她暴走之後的事情簡單的講了一遍,當然,段紅塵和烏鄺爭鬥之事他沒敢說,未免太過驚世駭俗,至於碎星海關閉,他也只說自己並不清楚。

莫小七聽了,後怕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吁了口氣道:「沒傷到你們就好,若是傷到你們,小七就再也沒臉見你們了。」

楊開肅然道:「以後不要隨隨便便將封印解開,那聖靈精魂的威力太過恐怖,以你現在的實力奴駕不過來的。」

莫小七吐了吐香舌,道:「知道了。」

張若惜直到這個時候才有機會插話,擔憂地朝不遠處瞧了一眼,問道:「先生,流炎姐姐現在怎麼了?為什麼我感覺她的氣息這麼微弱。」

楊開放出神念查探了一下,發現那邊的鳳卵依然跟自己離開時一樣,並沒有太大的變化,沉聲道:「這是她的機緣,不用擔心。」

說話間,他有意無意地瞧了一眼張若惜。

說實話,這一次碎星海之行,他所見所聞中讓他震驚的事情太多,無論是山河鍾還是鳳凰真火,又或者是死而復生的噬天大帝,自斬修為幾萬年的紅塵大帝,都是尋常人千萬年難得一遇的。

而最讓他感到困惑的,還是張若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