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五百一十四章 羅剎女

第兩千五百一十四章 羅剎女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一股不服輸的念頭縈繞在楊開腦海中,讓他夜以繼日地研究著那藍色的石頭,渾然忘記了一切。

最開始的時候,住在隔壁的張若惜還隔三差五地過來看看,想問問楊開什麼時候離開紫岳城,但隨著時間的流逝,她發現楊開一直沒有出現,她估摸著楊開應該是在閉關修鍊什麼,所以也不敢貿然打擾。

待在客棧里無所事事,閑著無聊了,她也會離開客棧,去城內轉轉。

如今她道源三層境的修為不低,儘管紫岳城內有一些武者實力與她相當,但她也絲毫不懼,這一逛,立刻讓她發現了一個新奇的玩意,鼓起勇氣去嘗試了一次之後,立刻喜歡上了,在楊開閉關研究石頭的的這段日子,她每天都要去一個地方,並且在那裡停留很久才會回到客棧。

時間一晃,一個月過去了。

某一刻,楊開深吸一口氣,神情古井不波地抬起頭,將自身神念從那石頭中收回。

雙目之中,布滿了血絲,好似殫精竭慮,心神透支巨大,但楊開的眼神卻是燦若星辰。

一個月毫不停歇地研究,楊開總算是將這石頭中蘊藏的奧秘全部吃透,他親眼見證了李無衣的成長曆程,並且從中收穫不菲。

在空間力量的造詣上,他往前邁進了一大步。

直到這時,他才發現,自己之前所領悟出來的種種空間秘術,都不盡完美,還要很大的改善空間,這讓楊開欣喜不已。能夠改善,就意味著自己的空間秘術威力還可以增加,正是他如今所需要的。

晉陞帝尊境,日後所面對的敵人肯定也會隨之變強,空間之力一直是他依仗的本錢之一。很多時候都發揮出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嘩啦一聲。

手上那藍色的石頭忽然碎裂開來,化為齏粉,如一灘流沙般從楊開手指間滑落。

這石頭內本就充斥著無數空間裂縫和一個黑洞,楊開在研究的過程中也不斷地釋放神念查探,能夠堅持到現在已經是極限了。

好在楊開已將李無衣留在石頭中的所有精華全部吸收乾淨,所以即便它此刻碎了。也沒有太多的遺憾。

驀然間,楊開一拍額頭,低呼道:「糟了。」

他直到此刻才想起,自己似乎太過沉溺於空間力量的奧秘,導致忘記時間的流逝和來到這裡的初衷了。

稍稍算了算。楊開才發現,自己這一閉關,居然不知不覺就過了一個月時間。

他連忙放出神念,想招呼張若惜一聲,讓她跟自己離開紫岳城。

卻不想隔壁廂房中,竟是空無一人。

倒是桌上還有一杯茶水,還冒著裊裊熱氣。

楊開身形一晃,破碎虛空。直接來到了隔壁房間,伸手試探了下茶水的溫度,自語道:「離開應該不足半盞茶功夫。這小丫頭,去哪了?」

自己這一閉關就是一個月,張若惜會出去走走逛逛倒也正常。

不過既然確定她沒有危險,楊開倒也不是很擔心。

他放出神念,一瞬間就將整個紫岳城籠罩了起來。

很快,楊開就在城中某一處高台上發現了張若惜的身影。而且是極為矯健的身影。

「咦……」楊開不禁表情古怪起來,想了想。隨手丟下一些源晶放在桌子上,權當給這客棧的房錢。這才施展出空間秘術,直接離開了房間。

下一刻,在紫岳城一處叫升龍台的擂台旁,楊開的身影顯露出來。

他出現的毫無痕迹,神不知鬼不覺,除了附近幾個武者感覺古怪瞧了他一眼之外,再無旁人注意到。

即便是瞧他的那幾個武者,也只是露出不解的表情,旋即移開了目光。

這一處擂台建造的極為結實,擂台四周布滿了禁制光幕,可以讓在擂台上比試的武者盡情發揮。

這樣的擂台,在許多城池中都有存在,武者修鍊,快意恩仇,銳意進取,自然免不了會有諸多衝突發生。

若是在野外,發生衝突自然是一番火拚,勝王敗寇,理所當然。

可是在城池這種地方,就不能隨意取人性命了,除非是那種極為混亂的城池。

每個城池都有自己的一套規則,所謂沒有規矩就不成方圓,紫岳城雖然地處荒漠邊緣,但也不能免俗,在城內發生衝突的武者,可以去擂台處簽下生死狀,一較生死。

即便沒有恩怨,也可以去擂台處一比高下。

漸漸地,擂台這種存在就成為許多武者閑時消遣的地方,在擂台處,武者們可以盡情與旁人爭鋒較量,提升自己的戰鬥能力。

不上擂台比試的武者,也在可以四周的席位上觀戰,從中學習經驗。

楊開來到這裡的時候,整個升龍台附近的席位坐的滿滿當當,不但如此,還有許多武者沒有位置,各自祭出秘寶停留在虛空中,朝擂台上矚目觀望。

此地最起碼聚集了上萬人之多,一雙雙目光都火熱地朝那擂台上正在比試的兩個武者打量過去,時不時地發出讚歎之聲,偶有驚險時,更是驚呼一片。

一般的武者爭鬥是不可能吸引這麼多人來觀戰的,只有那些威望極高,名聲極大的武者在比斗時,才會引起上萬人的興趣。

此時此刻,在擂台上比斗的兩人,一人赫然便是張若惜。

不過與平時在楊開面前表現的柔柔弱弱的形象不同,張若惜身穿一身勁裝,將一身發育不錯的曲線勾勒的纖毫畢現,一頭秀髮也被她束在腦後,顯得極為幹練。

她的氣息也是凌厲至極,仿若一頭從籠子里放出來的猛獸,渾身上下瀰漫著讓人心驚膽戰的煞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