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五百一十六章 無愧本心(感

第兩千五百一十六章 無愧本心(感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這一場爭鬥,贏的太過蹊蹺。

因為他分明感覺到自己的攻擊被羅剎女給化解了不少,剩下的餘威根本不足以將她擊殺。而且,擂台之上雖然有衣服殘留的碎片,卻沒有絲毫鮮血。

就算真的被自己轟的粉身碎骨,最起碼也應該有點鮮血和骨肉殘渣吧?

可事實上什麼都沒有留下。

那丫頭沒死!固山心中斷定。

可既然沒死,又在什麼地方?難道真如看台上的人所說,她躲在某一處準備偷襲自己?想到這裡,固山臉色一變,急忙查探四周,卻沒有半點羅剎女隱藏的痕迹。

直到許久之後,羅剎女都沒有再次現身,固山才一臉茫然地接受自己獲勝的喝彩。

……

紫岳城萬里之外,木舟上,楊開帶著張若惜一路飛馳,迅如閃電。

在與固山對拼了最後一招之後,楊開便閃身進了那擂台上,將張若惜帶了出來。

勝負已分,已經沒有必要再打下去了,固山已是強弩之末,張若惜卻並無大礙,只要讓張若惜侵入固山身邊,張若惜便能輕鬆將他丟下擂台。

已然是帝尊境的他,配合上空間秘術,憑紫岳城那些武者的實力和眼光根本瞧不出任何端倪,這就導致一副張若惜被轟的粉身碎骨的假象。

被楊開帶出來之後,張若惜一身凌厲兇狠的氣息便一下子收斂了回去,變得乖巧無比,靜靜地站在木舟上。不斷地用怯怯的目光打量楊開的背影,唯恐他因為自己這段時間的肆意妄為而生氣。

她也不知道自己這是怎麼了,從來沒有與人爭鬥過的她,在上了擂台之後竟是熱血翻滾,身上的每一絲疼痛。流出的每一滴鮮血都讓她有一種無比的愜意,似乎與人生死搏殺是她最為喜歡的事。

每次從擂台處回來之後,她都懊惱不已,覺得自己不應該這樣,乖乖地跟在先生身後不是挺好的么,為什麼非要與人打打殺殺?她暗暗告誡自己。下次絕對不能去升龍台了。

可一到第二天,心中那份蠢蠢欲動,就讓她不由自主地邁開步伐,以羅剎女的身份前往擂台,接受一個又一個武者的挑戰。將他們全部轟下去,享受那種與人爭鬥的喜悅,勝負並不是她所關心的,她喜歡的只是那個過程。

她有些怕自己,覺得自己的身體中封印了一個魔鬼。

「你喜歡用劍?」楊開忽然頭也不回地問了一句。

「啊?」張若惜身子一抖,被嚇了一跳,不過很快反應過來,道:「我也不知道。」

楊開道:「我看你與那固山爭鬥之時。很喜歡動用指劍,而且身上還有很強烈的劍意。」他頓了一下,道:「你以前用過劍形秘寶?」

「沒有。」張若惜緩緩搖頭。低聲道:「我從來沒用過秘寶。」

「這就怪了。」楊開面露狐疑之色,張若惜的指劍雖然還不純熟,但威力極大,而且籠罩在她身上的那種劍意也不是假的,若非在劍術上浸淫多年的武者,是不可能有這種威勢的。

楊開所見到的強者當中。劍意最強的便是天武聖地的陳文昊,他有一柄帝寶水流劍。那三千劍道讓楊開至今想起都是回味無窮。

楊開也偶爾用劍,百萬劍便是一柄寬劍。可這不是他的強項,他所施展出來的招數,都是百萬劍自身擁有的秘術,不及人家陳文昊的萬一。

可張若惜的劍意卻是渾然天成,凶厲至極,現在的她就像是一塊未經雕琢的璞玉,若是能夠將她的全部潛力開發出來的的話,她所能綻放的光彩絕對駭人。

驀然,楊開回想起一事。

張若惜在晉陞大境界時,身後不止一次浮現出一個巨大女子的身影,那女子也不知是何方神聖,每次都是一張嘴,便將張若惜晉陞時的天地異象吸入口中,讓張若惜的突破變得異常輕鬆。

而那女子出現之時,便是雙手杵著一柄巨大的長劍,讓人瞧著極為震撼。

或許,張若惜之所以擁有劍意,出招時不由自主地動用指劍,與那虛影有關?

這雖然是個猜測,可楊開卻覺得大有可能。

張若惜既然喜歡用劍,楊開覺得倒是可以將百萬劍交由她煉化使用。

那巨大女子虛影雙手杵著的是一柄寬大的長劍,而百萬劍也是同一類型的,張若惜應該會喜歡。

只是……百萬劍畢竟不是楊開自己的東西,乃是楓林城秦家祖傳之物,秦老爺子將百萬劍交由楊開時也說的很清楚了,讓他代為保管,待有朝一日,秦鈺能夠晉陞帝尊之時,楊開再歸還此劍不遲。

所以楊開想來想去,還是將這個念頭打消了,拿別人的東西再轉手送人,總是不好的。

看樣子,該去尋一件寬劍類型的帝寶了。跟隨在他身邊的幾個夥伴,流炎得了寂滅雷珠,花青絲得了那五色長矛,就連法身都有魔兵戰錘,哪一樣不是帝寶?

楊開自然不能厚此薄彼。

「先生,對不起,若惜不應該沒經過你的允許就鬧出這麼大的亂子!」張若惜忽然鼓起勇氣,低著腦袋認錯道。

楊開呵呵一笑,道:「我又沒怪你,你有什麼好對不起的?」

張若惜抬起頭,愕然道:「先生你沒生氣?」

楊開笑眯眯地道:「自己的路,自己決定怎麼走,無需去管別人怎麼想,只要無愧於本心就好,我問你,去打那個擂台開心么?」

「開心!」張若惜想都不想,重重點頭。

「那你殺人了么?」

張若惜搖了搖頭,道:「每次都是把他們打下去,沒有殺過他們。」

「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