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五百一十七章 同門的求援訊

第兩千五百一十七章 同門的求援訊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楊開帶著張若惜突兀現身之時,那妖獸正凶性大發,一張口朝其中一個道源一層境咬去,這道源一層境也不知道是強弩之末有心無力了還是一時不察,竟是沒能避開,頓時被那妖獸咬中腹部,一下子鮮血直流,慘呼起來。

就在這時,楊開忽然神色冷漠地揮了下拳頭。

一拳下去,那原本威風凜凜不可一世的妖獸驀然哀嚎一聲,緊接著那肥大的身軀都出現了一個窟窿,鮮血內臟直流,瞬間斃命。

被這妖獸咬在口中的武者還沒回過神,拚死反抗,大吼大叫,凄厲至極。

倒是另外兩個道源境有所察覺,抬頭朝楊開所在的方向望了一眼,再瞧一瞧已經斃命的妖獸,心中一凜,意識到這是碰到強者了。

儘管楊開看起來很年輕,但能一拳轟殺一隻十一階頂峰的妖獸,這最起碼也是個帝尊境強者啊。

兩人不敢怠慢,神色凝肅,一抱拳,正要開口道謝之時,楊開卻是直接打斷了他們,低喝道:「坤元城在哪個方位?」

兩人一愣,其中一個身穿紫色長袍的男子連忙指了一個方向,道:「回大人,你順著這個方向往前飛五千里,便是坤元城了。」

他雖然看不透楊開的真實年紀多大,但既然是帝尊境強者,稱呼一聲大人必然是沒錯的。

楊開順著他所指的方向瞧了一眼,下一刻,空氣中盪起一層漣漪,他與張若惜兩人瞬間消失在這一群人的視野之中。

良久之後。才有人低聲問道:「我……我是不是眼花了?剛才這裡來了兩個人?」

「我也看見了,師兄你沒眼花,他還殺了那隻青毛虎龜,救下了小師叔。」

「啊,小師叔受傷了。快取靈丹」

「小師叔你堅持住啊,可不要死了。」

一群看似初出茅廬的年輕人,頓時圍聚到那被青毛虎龜咬傷的小師叔身邊,手忙腳亂地替他處理傷勢,唯有另外兩個道源境依然站在原地,凝視著楊開消失的方向。心情久久不能平靜。

他們兩人,完全不知道楊開是怎麼來到這裡的,又是怎麼離開的,儘管他們的視線一直注視著楊開,可那位帝尊境的大人就這麼離奇地不見了。

若非青毛虎龜的屍體還在這裡。他們只怕還以為在做夢。

這就是帝尊境令整個星界武者都嚮往崇敬的巔峰境界。

曾經,他們也意氣風發,熱血高昂,覺得有生之年能夠一窺帝尊境的奧妙,可是隨著年紀的增長,受困於低劣的資質和貧瘠的資源,只能在這道源一兩層境中徘徊,流逝歲月磨平了心中那叫銳氣的稜角。留下得過且過的安逸心態。

轉頭瞧一眼宗門裡的這些年輕小輩,他們也如當年的自己一樣朝氣蓬勃,可再過幾十上百年。活下來的又有幾個?即便活下來,又會止步於何處?

……

木舟之上,楊開全力催動自身帝元,速度比起之前更快了幾分。

「那令牌是青陽神殿的弟子令牌,除了代表青陽神殿弟子的身份之外,這令牌還可以充當傳訊羅盤使用。讓弟子們之間彼此互相傳訊,我剛才接收到了一個青陽神殿弟子的求援信息。」楊開站在木舟處。跟張若惜解釋道。

自在本源海中碰到蕭白衣和慕容曉曉之後,楊開便將這青陽金令一直放在懷裡收了起來。他的本意是想可以隨時感知到蕭白衣和慕容曉曉的傳訊。卻沒想到在那之後一直沒有用到。

不過楊開也沒有將它再丟進空間戒,反正放在懷裡也沒什麼關係,並不影響自己的行動。

哪知道在這遙遠的東域,楊開竟能收到青陽神殿弟子的求援信息。

那信息極短,只有一行字而已

坤元城,青陽閣,救命

能將這訊息傳遞到他的金令上,對方很明顯也是青陽神殿的弟子。可楊開怎麼也想不通,對方怎麼會來到這東域的,又遭遇了什麼危險。

畢竟青陽神殿是在南域的宗門,與此地相隔億萬里不止。

但既然是求援信息,楊開自然不能坐視不管,所以他才會急忙找人打探那坤元城的位置。

東域他也是第一次來,坤元城在什麼地方他一概不知,好在這附近就有一群人,楊開立刻便瞬移了過去。

「雖然不知道那邊發生了什麼事,但待會若有戰鬥發生的話,你自己照顧好自己。」楊開叮囑了一聲。

坤元城,肯定是一個城池,既是城池,那就可能有強者坐鎮,楊開雖然已經晉陞帝尊,卻也沒自大到不把任何人放在眼中的程度,若真的要與人爭鬥起來的話,他就沒辦法照顧張若惜了。

現在與她叮囑清楚,待會她也好見機行事。

「我明白了。」張若惜重重頷首,「先生儘管放手施為,若惜不會成為你的累贅的。」

楊開微微點頭,心急之下,速度再快一分。

坤元城,地處東域腹地,在整個東域都算是極為重要的城池之一,與紫岳城比較起來無疑要繁華的多,坤元城附近地廣物博,吸引了許多武者在此落足。

眾多的武者來往,愈髮帶來此地的繁榮。

而坤元城城主祖宏更是帝尊一層境強者,手下能人輩出,自五十年前掌管坤元城到現在,一直將整個城池都打理的井井有條。

城內法度森嚴,鮮少有人敢作姦犯科。

祖宏更為坤元城制定了九九八十一條規則,任何人膽敢觸犯,都會一視同仁地受到懲罰,小到遊街鞭打,大到凌遲處死,其鐵血的手腕和公正的態度,讓整個坤元城的人都對他愛戴有佳。

此刻城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