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五百一十九章 賈斯

第兩千五百一十九章 賈斯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直到一個半月前,高雪婷忽然跟她說有了些眉目,不過要與人聯手才能破解,當天她便留下了一些修鍊資源,離開了坤元城,從此不知所蹤。

七日前,青陽閣忽然被城主府護衛軍的人包圍,那些護衛軍也不說青陽閣到底犯了什麼事,只是這樣圍著,不許任何人進入其中。

說道這裡,陸雯忽然一驚,後知後覺道:「楊師兄你如何進來的?那些城主府的人應該還在外面才對。」

楊開咧嘴一笑,道:「我想進來,那些渣滓豈能攔得住。」頓了一下,他皺眉道:「高長老一個半個月前離開這裡,說是要與人聯手破解那獸皮的秘密,可在七日前,此地卻被城主府的人無故包圍……」

陸雯焦慮道:「所以師妹懷疑高長老可能遇到了什麼危險,之所以包圍青陽閣,是怕我給外面傳遞什麼消息,畢竟高長老前些日子出入青陽閣也沒有隱藏行蹤,很容易就能查出來她與青陽閣有關係。」

楊開頷首道:「你說的不錯,若真是這樣的話……那坤元城必定脫不了干係。」

陸雯黯然道:「師妹也是實在沒辦法了,只能動用自己的令牌傳訊,死馬當活馬醫,卻不想真的喚來了楊師兄。」

楊開道:「我也是因為有事才會路過附近的。」

若非楊開機緣巧合從坤元城附近路過的話,只怕陸雯再怎麼傳訊也喚不來任何一個同門,畢竟這裡是東域,距離青陽神殿遙遠至極,神殿的人也不會無緣無故地跑到這裡來。

高雪婷雖然氣質冰冷。但一直以來對楊開都不錯,那青陽金令更是她親手交予楊開的,還曾動過收楊開為徒,好好教導他修鍊的想法。

如今高雪婷可能出事,楊開當然不能袖手旁觀。

當然。這只是個猜測而已,也有可能是一場誤會,但城主府的人將青陽閣包圍,就多少有些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意思,若非因為高雪婷,他們平白無故地包圍此地做什麼?

「照這麼看來。城主府必定與此事有極大的關係啊。」楊開沉吟片刻,思緒逐漸順暢起來。

陸雯道:「師妹也是這樣猜的,高長老之前說要找人聯手破解那獸皮上的秘密,而坤元城中,只有城主祖宏是帝尊一層境修為。高長老若是找人聯手的話,祖宏是不二人選。」

「哦?」楊開眉頭一揚,咧嘴笑了起來,「既然有懷疑的對象,那就好辦多了。」

「楊師兄你打算怎麼做?」陸雯瞧他笑容邪異,忽然有種不太好的感覺。

「還能怎麼做,自然是當面問個清楚。」楊開輕哼一聲。

陸雯大驚,道:「師兄切不可衝動啊。那祖宏乃帝尊一層境強者,晉陞已有四十多年,實力極強。更有一件帝寶傍身,師兄雖然是神殿精英弟子,但對上帝尊境恐怕還是……」

她沒有把話繼續說下去,但那意思卻是極為明顯了。

她覺得楊開不是祖宏的對手。

楊開微笑道:「陸師妹放心,區區祖宏,師兄未必就放在眼中。」頓了一下。他吩咐張若惜道:「待會你帶著陸師妹從後門離開坤元城,到城外等我。此地既然出了這種事,也不必再待下去了。陸師妹還是早點回神殿吧。」

「是,先生!」張若惜神色一肅。

楊開這才一晃身,忽然消失不見。

「這……」陸雯一臉獃滯,又驚又急,她明明已經跟這個楊師兄說的很清楚了,祖宏乃帝尊境強者,怎麼他還是這麼熱血衝動?

張若惜微微一笑,道:「這位姐姐不用擔心我家先生,祖宏之流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先生?」陸雯愕然地望著張若惜,道:「妹妹不是神殿弟子?」

張若惜搖了搖頭,道:「我只是出身一個小家族的人,蒙先生不棄,留在身邊教導修鍊,才有今日的成就。」

「啊!」陸雯大驚。

她能察覺到,張若惜的修為要比她高,她本人是道源兩層境,張若惜比她厲害,那就是道源三層境。可這樣的強者,竟然只是楊師兄教導出來的?這比那些大宗門的精英弟子絲毫不差啊。

「楊、楊師兄他什麼修為?」陸雯驚聲問道。

張若惜抿嘴一笑,有一種與有榮焉的榮幸,淡淡道:「先生已是帝尊。」

陸雯徹底震住,長久以來陰霾的雙眸逐漸閃爍起明亮的光芒來,眼前的黑暗和焦急一掃而空。

……

青陽閣外,茶樓處,那賈大人一雙鷹隼般的眼睛死死地盯著青陽閣的門口,手上無意識地端起茶杯往嘴邊送去。

他不知道那先前進入青陽閣的一對男女到底是什麼來頭,讓屬下去查也查不出什麼名堂,似乎是今日才進城的,這讓賈大人不禁警惕起來,唯恐那一對男女真的與城主大人囑咐之事有關。

他不敢放過任何一個細節,心神全部沉浸在青陽閣那邊。

驀然,一種極為不安的感覺從心中升起,好似有什麼危險在靠近一樣,讓他心頭狂跳。

賈大人還沒反應過來,眼角餘光便忽然察覺到有一人詭異地出現。

他連忙扭頭望去,瞪大了眼珠子,看到先前那個青年正坐在自己對面的椅子上,笑吟吟地望著自己。

「噗……」賈大人一個沒忍住,一口茶水當頭朝楊開噴了過去。

楊開隨手一揮,那茶霧便轉個方向,直接將賈大人自己噴的一頭一臉都是。

他手忙腳亂的站起,在臉上胡亂地抹了一把,警惕無比地盯著楊開,心神震駭。

以他的修為,竟沒察覺這青年是怎麼出現在自己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