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五百二十二章 上古葯園

第兩千五百二十二章 上古葯園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灰濛濛的小世界中,濃郁的靈氣宛若實質,呈現出乳白色的光暈,充斥在這不大的空間里,一眼望去,彷彿這整個空間都被一團團棉花塞滿了。

這整個小世界,也不過方圓十幾里左右,似乎並非天然生成,而是有人為煉製的痕迹。

也不知道是出自上古哪位奇人異士之手。

空氣之中,飄蕩著各種各樣的葯香氣,濃郁至極。

而在這方圓十幾里的地面上,更有十幾片被分割出來的葯圃,大多數葯圃上面都已經空無一物,只有肥沃的土地,大地之上留下了許多採集的痕迹,看樣子是被人將這裡的靈藥都採集走了。

這個小世界,竟是一片上古葯園!

可以想像,原本那十幾片葯圃中到底栽種了多少靈花異草,經年累月之下,積攢了多麼龐大的藥性和葯齡。

還完好保存下來的,只有兩片葯圃了,佔地不過方圓兩三里而已,而在這兩片葯圃之中,葯齡高達萬年的靈花異草比比皆是,茁壯成長,那空氣中的濃郁葯香氣,正是這兩片葯圃中的靈藥所散發出來的。

這兩片葯園四周,浮現出一層淡淡的金色光幕,似乎是一層禁制。

此時此刻,高雪婷發亂釵橫,俏臉蒼白,氣息虛弱地盤膝坐在葯園某處,閉眸療傷,帝寶烈陽鏡就懸浮在她的頭頂上,散發出柔和的光芒,將她籠罩。

她那雪白的衣裙之上,綻放出朵朵殷紅的血花,腰腹之處。更有一道長達半尺的傷口,將那一片衣衫染的血紅。

她似乎才大戰過一場,一身帝元都近乎枯竭,即便是在療傷之中,嬌軀也忍不住微微顫抖。

此地雖有無數珍貴的靈草妙藥。但卻也無法讓她短時間內恢復戰力。

而在那金色的光幕之外,正有一人手持一柄星象焚海刀,不斷催動刀芒朝那禁制光幕轟去,每一擊都發出震天般的響動,打的那光幕搖晃不定,似乎隨時都可能破滅一樣。

但這光幕也不知道到底出自何方神聖之手。看似薄弱至極,實則是極為堅固,任那手持長刀之人攻擊了這麼久,竟依然沒有被破壞掉。

這禁制光幕,似乎成了隔絕此人與高雪婷的最大屏障。氣的這人哇哇大叫,壯若瘋癲。

驀然,高雪婷悠悠地睜開了眼睛,冷漠地望著那正攻擊禁制之人,淡淡道:「居天青,本宮與你相識也有數百年了,卻不曾想直到今日才看清你的真面目,真是讓人意外。」

居天青聞言怒道:「賤人休要聒噪。待本座破了這禁制便來好好疼愛你!」

高雪婷美眸中閃過一絲厭惡和憤怒,低喝道:「你死了這條心吧,本宮便是自絕經脈。自爆而亡,也不會讓你碰一根頭髮。」

居天青冷哼道:「那也要看你有沒有這個機會了,你如今身受重傷,連動下身子都極為困難,只要破開這禁制,剩下的可就由不得你了。」

高雪婷怒道:「本宮乃青陽神殿長老。今日若是死在這裡,他日你便等著被我青陽神殿追殺至死吧!」

居天青冷然一笑。哼道:「青陽神殿確實了得,溫紫衫溫殿主的實力本座也極為敬佩。但那又如何?你們青陽神殿只是在南域作威作福罷了,這裡可是東域,溫殿主神通再強,還能跑到東域來撒野?強龍不壓地頭蛇,這個道理高長老難道沒聽說過。本座既然打了你的主意,就不怕被你們青陽神殿追查報復!」

高雪婷聞言,美眸中不禁閃過一絲絕望之色,如今她身受重傷,只能躲進這葯園裡,好在此地有上古大能留下的禁制,被她成功激活,可經年累月之下,這禁制能維持多久她心中也沒底,一旦真叫居天青破開禁制,她絕對沒有還手之力的。

心中暗暗打定注意,若禁制真被破壞的話,她立刻自爆,即便是死,也不能毀了自己的一身清白。

美眸中,不可抑止地浮現出那一張玩世不恭的笑容和那懶洋洋的說話語氣,以及讓人火大的態度,高雪婷眼中的凌厲逐漸被一抹溫柔所取代。

被你養大又有什麼關係,從十八歲開始,自己就已經不是小孩子了。

可恨即便是自己修鍊到帝尊,在那人眼中依然只是個小丫頭,從來不曾被當成女人對待過。

若有來生,絕對不會讓你養大!絕對要健康成長,然後作為一個女人,重新站在你的面前!

「祖兄,休息夠了吧?若是休息夠了,過來幫一把如何?」居天青久攻不下,不免有些焦急,回過頭來,沖不遠處另外一個正盤膝而坐,調息療傷的帝尊境說道。

這人正是坤元城城主祖宏。

此地三人修為都相差無幾,皆是帝尊一層境,真的要打起來的話,彼此實力都在伯仲之間。

高雪婷之所以受那麼重的傷並非她實力不如居天青,而是因為居天青和祖宏兩人以多敵少。

同等級武者之間的較量本就危險至極,高雪婷以一敵二能反傷到對方一人,也是實力強大的表現。

祖宏此刻也是臉色發白,一枚雕刻著無數猛獸的大印就放在身旁,氣息浮沉不定,隨著吐納,他身上的血肉蠕動,那受傷的位置也在逐漸癒合,也不知道修鍊的是什麼奇功。

聽到居天青招呼,祖宏睜開了眼睛,皺眉道:「居兄,來此之前,你可沒告訴我要對付的是青陽神殿的長老。」

居天青一笑道:「怎麼?祖兄這是怕了?青陽神殿確實有偌大名頭,與我梵天聖地不相上下,但……那是南域的宗門,祖兄懼他作甚?」

祖宏道:「居兄確實不怕,梵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