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五百二十五章 教不教

第兩千五百二十五章 教不教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c_t血狂丹,道源級上品靈丹,煉製並不困難,難的是材料的尋找。strong/strong

煉製這種靈丹所需要的材料,無一不是價值連城的帝級靈藥。高雪婷也是機緣巧合,收集到了足夠多的材料,才得以請人煉製了一枚,放在身上以備不測。

一旦服用這種靈丹,那她自身的潛力將會被全面激出來,帝尊一層境的修為或許能揮出兩層境的強大實力。

這是她最後的殺手鐧。

被祖宏和居天青兩人聯手攻擊,身處絕境之時,她都忍著沒有服用。可如今眼見楊開危在旦夕,她怎麼也忍不住了。

卻不想這邊她才將靈丹取出來,就被楊開給喝止了。

她嘴角邊泛起一抹苦笑,她何嘗不知道這服用這血狂丹會給自己帶來極大的損傷,或許會導致根基不穩,或許會讓境界下跌,甚至可能經脈寸斷,丹田爆裂。

可此時此景,除了血狂丹之外她再無別的指望。

「小子竟還有心思去管旁人的事,顧好自己再說吧!」居天青爆喝,手上星象焚海刀劈出道道刀芒,似要在此地劈出一片星域,出手毫不留情,逼迫的楊開騰挪躲閃,竟是毫無還手之力。

雖然局面大優,但居天青卻不知為何有一種極為怪異的感覺,這感覺讓他如芒刺背,似乎隨時都可能生什麼不妙的事情。

「高長老,弟子無事。那血狂丹你可千萬別服用了。」楊開飄忽不定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

高雪婷美眸微亮。似是被楊開這充滿自信的話語感染,微微頷道:「好,我不服用就是,你自己小心,千萬不要逞強,如若不敵,立刻退到我身邊來。」

楊開哈哈大笑道:「弟子如今已今非昔比。區區兩個帝尊一層境我還真不放在眼中。」

「小輩簡直太過猖獗,今日本座就好好教你該怎麼做人reads!」居天青勃然大怒,身上威勢再升一分。

祖宏也是臉色鐵青,雖一聲不吭,卻是愈賣力地催動萬獸印的威能,從那大印之中不斷地激射出妖獸精魂,化為實體朝楊開撲咬過去。

悠地,楊開身形一頓,忽然定格在了某處。一雙眸子冰寒刺骨地凝視著居天青。

被他這麼一看,居天青竟是忍不住打了個哆嗦,不知為何,心中不可抑止地生出一種立刻逃跑的念頭來,他強忍著心悸,催動狂潮般的刀芒朝楊開劈去。霎時間。萬千光華綻放,長空破碎。

楊開冷酷道:「教本少做人,你怕是沒這個資格。」

話落之時,他屈指連彈,一道道狹長的月刃悠然飛射而出,這些月刃多達幾十道,在半空中交錯縱橫,竟直接結成了一張大網,似要籠罩住這天地一樣,朝前方網去。

李無衣送給他一塊暗藏空間奧秘的石頭。楊開那一個月時間,如水蛭一般將這石頭中的空間力量的玄機吸收乾淨,如今他在空間力量的造詣上更進一步,比起之前對空間之力的運用更加得心應手。

嗤嗤嗤嗤……

黝黑的月刃襲去,如吞噬萬物的黑暗籠罩,霎時間將那萬千光華湮滅,連帶著祖宏的妖獸精魂也被斬的支離破碎,一下子損失了幾十隻。

「這是什麼神通!」居天青大驚失色,爆喝之時,連連後退,他能清楚地從那月刃大網中感受到致命的威脅,知道若是被這種神通打中的話,只怕不死也要重傷,哪敢直櫻其鋒,恨不得有多遠跑多遠。

倉促之間,他再凝刀芒,欲要抵擋一二。

可他驚駭欲絕地現,無論他凝聚出多少刀芒,竟都阻擋不了這漆黑的大網分毫。

眨眼的功夫,那漆黑的大網便籠罩到他的面前。

居天青臉色一白,連忙便要遁開。

就在這時,一種幾欲讓天地凝固的法則轟然降臨,竟讓他感覺四面八方都是大山,將他牢牢地擠壓在原地。

「空間法則!」居天青一雙眼珠子幾乎瞪出眼眶,失聲驚呼。

他總算是想起黃泉宗尹樂生透露出來的一些情報了,尹樂生曾經說過,這個叫楊開的小子精通空間之力。

只是居天青並沒有怎麼當回事,空間之力作為天地之間最難修鍊的力量之一,豈是什麼人都能精通的?整個星界,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在空間力量上取得成就,可成功的有幾人?

只有靈獸島的李無衣一人罷了。

楊開區區一個後生晚輩,就算真的在空間力量上入門了,只怕也無法用來對敵。

可是此刻,居天青總算明白了,楊開在空間力量上的造詣簡直乎想像,即便不如李無衣,只怕也相差不遠了。

這還打個屁啊!

眾所周知,精通空間之力的武者,是最難被擊殺的,因為他們就算打不過,也可以從容逃走。

怪不得他能進入這片小世界,作為一個精通空間力量的帝尊境,進入一個才剛剛被開啟的小世界,豈不是如呼吸般簡單?

種種雜念,電光火石般在居天青腦海中閃過,他渾身冰涼手腳冷,危急時刻,一咬舌尖,噴出一口精血,渾身氣勢大漲。

生死存亡關頭,他竟動用了極為強大的秘術。

正是這秘術的增幅,讓他得以動了下身子。

嗤嗤嗤嗤……

一陣異響傳出,伴隨著居天青的慘呼之聲,鮮血頓時如噴泉般洶湧而出。

祖宏大驚,放眼望去,一下子呆了。

他看到居天青的一隻胳膊竟齊肩而斷,切口處整整齊齊,如刀削斧鑿,從那斷面處,甚至都可以看到居天青的心臟正在猛烈跳動。

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