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五百二十七章 小東西

第兩千五百二十七章 小東西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楊開神色一肅,雙手上帝元纏繞,小心翼翼地朝那生身果抓去。,..

少頃,他輕輕一摘,生身果立刻應聲落在掌心中,楊開趕緊將它丟進早準備好的玉盒之內,連打了好幾道禁制,這才放進自己的空間。

「呼」楊開輕吁一口氣,有了這一枚生身果,他有很大的希望能夠煉製生身丹,不過在此之前,他的煉丹技藝得先提升一些才行。

雖然他如今已是帝級煉丹師,但帝級靈藥畢竟沒有煉製過多少,倉促煉製生身果,成功的希望不大。這普天之下,或許只有這一枚生身果了,如果煉製失敗導致原材料毀去的話,楊開肯定會留下心理陰影的,搞不好要影響到日後的煉丹水準。

好在此地帝級靈藥如此之多,他完全可以選一些價值相對比較低的靈藥來練手,相信假以時日,他在煉丹術上的造詣會更高一些,到那時候再煉製生身丹有把握了。

再觀望了一陣,發現這葯園裡的靈藥個個都價值連城,不過卻再沒有如生身果這樣讓楊開驚嘆之物了。

他立刻動手採集起來。

整整兩片葯園,幾百株靈藥,楊開花費了一個多時辰,才差不多採集完畢。

還剩下大約二十株遺留在原地,包括那生身果的果樹。

這果樹上還有三朵潔白的花朵,若是能有個幾百上千年,或許還會結出新的果子,只是楊開心有顧慮,沒敢去觸動這二十株靈藥。

做完這些,楊開瞧了一眼高雪婷,發現她依然在調息療傷,而且似乎還要很長一段時間才會蘇醒。

楊開倒也不急,神念探入小玄界中,將祖宏和居天青兩人的空間取了出來。

不出所料,這兩人的空間戒內。有大量才採集下來的帝級靈藥,應該都是這片上古葯園的產物。

除此之外,兩人的空間戒內還有許多價值不菲的寶物,讓楊開大賺一筆。

兩人的帝寶。星象焚海刀和萬獸印也都落入楊開手上。

那星象焚海刀也罷了,雖然瞧著威能不俗,但楊開並不喜用刀,所以也無煉化的念頭。更何況,即便他煉化了這帝寶。對他的實力提升也不大。

倒是那萬獸印,讓楊開有了些興趣,這東西不帝寶,似乎是能夠封印妖獸精魂的,對戰之時,只需要放出精魂便可克敵,對己身的消耗並不大。

這個倒是可以送給張若惜。

雖然張若惜似乎更喜歡用劍,但萬獸印的威力不小,對她來說絕對是一件不錯的寶貝,只要張若惜能夠將之煉化。實力必定會提升不少。

想到這裡,楊開神念涌動,將萬獸印中屬於祖宏的神魂烙印抹去。

不大一會兒,華光閃過,萬獸印變得灰撲撲毫無光彩起來。他隨手丟進了空間戒,準備待出去之後便交由張若惜使用。

再等候了片刻,見高雪婷依然沒有蘇醒的跡象,楊開索性取出了自己的煉丹爐,又找出一些帝級靈藥,在原地煉起丹來。

一日之後。正在專心煉丹的楊開忽然察覺有人在看他,他不禁神色一動,手上動作不停的同時朝旁邊瞧了一眼,果然見到高雪婷美眸盈盈地望著他。

似乎是明白自己干擾到了楊開煉丹。高雪婷臉上浮現出一抹愧疚的神色,也沒敢說話,用眼神示意他繼續。

煉丹師在煉丹的時候,最忌諱被人打擾了,楊開是煉丹師,這件事高雪婷早知道了。否則當年在四季之地的時候,楊開不可能煉製出太妙丹。

所以一見楊開瞧了自己一眼,她知道應該是自己的目光干擾到了楊開的注意力,心中多少不安。

反倒是楊開,一臉無所謂的表情,笑嘻嘻地道:「高長老你且稍等片刻,弟子馬上收丹了,待收了丹再來與你說話。」

說話間,楊開神色一肅,一下子將身心再次沉浸進煉丹之中,讓高雪婷瞧的驚異連連。

只見一道道玄妙的收丹法決自楊開手上打出,那法決似乎極為高深,竟暗合了一絲天道至理。

高雪婷芳心狂震,美眸一下子泛起異樣的光芒,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楊開的動作,不肯錯過分毫。

她發現,楊開這煉丹的手法,竟能引起自己武道天道的一些深思,讓她在武道之路上將一切所學融會貫通,這簡直有些不可思議。

青陽神殿作為南域的頂尖宗門之一,自然也擁有自己的帝級煉丹師,儘管只有一位,可那畢竟也是帝級煉丹師啊。

高雪婷曾經有幸遠遠地觀望過那位帝級煉丹師煉丹,但與楊開這煉丹的手法比較起來,神殿內的煉丹師簡直有些不堪入目,拙劣無比。

如果說那位煉丹師像是一個孩子拿著鋤頭在田地間胡亂揮動的話,那楊開煉丹像是手持一柄長劍在月光下起舞。

兩者根本沒有可比性。

他跟誰學習的煉丹術為何年紀輕輕有如此造詣不但如此,他還晉陞了帝尊境。

高雪婷心中一振,她驀然發現,那些所謂的天才弟子,在楊開如今所取得的成面前,統統都要黯然失色,恐怕連那諸位大帝的子女,都無法與之相比。

時間似乎過的很快,又似乎很慢,正當高雪婷沉浸在那奇特的感悟中時,那引起她對天道武道共鳴的感覺忽然消失了。

她微微一驚,再定眼瞧去,只見楊開手掐靈決,口中低喝一聲:「凝」

叮鈴鈴

那小小的煉丹爐內忽然傳來一陣清脆悅耳的聲響,楊開側耳傾聽了一下,眉頭微微一皺,似乎對這一次煉丹的結果有些不滿意的樣子。

高雪婷訝然。

她雖不是煉丹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