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五百三十二章 紅衣少女

第兩千五百三十二章 紅衣少女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帶路的人?」楊開驚奇不已,這進入古地竟還有人專門帶路,這倒是新奇的很。

不過一想起古地通道中的諸多危險,倒也很快釋然。

「大人你可不要小瞧這老班頭,他實力不高,只有道源一層境而已,而且一大把年紀,但整個荒城進入古地且安全返回的人,就屬他的次數最多,小的在這裡生活了三十年,單是聽說的便有百次左右。旁人別說百次了,便是三五次能夠完整地回來都已經是了不起的成就,他是整個荒城最厲害的領路人,沒人能與他相比。」

楊開不禁動容,驚道:「他為何能進出這麼多次。」

皮三苦笑道:「這一點我也想知道啊,只是老班頭從來不將那秘密告訴旁人,不過根據小人推測,他應該是掌握了一條安全進出的道路。」

楊開頷首道:「這倒是要去見一見了,不知道這位班老如今可在荒城?」

諸事小心為上,他雖然藝高人膽大,但若有人領著安全進入古地,倒也不失為一個好選擇。

「在的,昨日我還見到他了,只不過找他領路的話,最少也要三十萬源晶。」

「源晶不是問題。」楊開微微一笑。

三十萬源晶對他來說不過九牛一毛罷了≌,皮三吃的這一桌酒席還花了五十萬呢。

「那小的帶大人過去?」皮三殷勤地問道。

楊開點點頭,想了想,又叫來了這酒樓的侍者,讓她再拿十壇蠻荒酒過來,準備打包帶走。

這東西他不需要飲用,但是張若惜多飲一些卻是沒有壞處的。

不多時。那侍者便取來了十壇蠻荒酒,不過讓楊開意外的是,沒等他支付源晶,那侍者便微笑地道:「這些酒水不用付錢,我家掌柜的說,這些是送給大人的。還請大人笑納。」

「掌柜的?」楊開眉頭不禁一皺。

倒是皮三,一臉愕然地望著楊開,眼中全是驚奇的表情。

「你家掌柜的為什麼要送我這些?」楊開望著那侍者問道。

侍者搖頭道:「奴婢也不知。」

楊開皺了皺眉,一揮手,從空間戒里取出一些源晶留在桌子上,這才將那些蠻荒酒丟進空間戒,招呼張若惜和皮三道:「走吧!」

那侍者微微一呆,似乎沒想到有人連白送的東西都不要,待她反應過來的時候。楊開已經離開了這酒樓。

出了酒樓,皮三欲言又止了好幾次,最終還是沒忍住,開口道:「大人,你認識那掌柜的?」

「不認識,我第一次來這裡!」楊開淡淡回道。

「那就奇怪了,既然不認識,他為何要送你十壇蠻荒酒?」

楊開輕笑一聲。道:「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管他有什麼目的。」頓了一下,他問道:「這酒樓有什麼背景?」

皮三道:「小的也不清楚,似乎很有些年頭了,掌柜的也一直神神秘秘的,從來不露面,所以荒城裡沒人知道這酒樓到底什麼來頭。不過大家都猜測它背後有大勢力的影子,要不然也無法在荒城中立足,更開設這樣豪華的酒樓。」

竟然連皮三這樣的地頭蛇都不知道這酒樓的來歷,看樣子果然是有大勢力的影子了。

楊開拒絕了人家白送的酒水,就是不想跟這酒樓扯上什麼關係。免得到時候拿人手軟。

酒樓二樓處,一雙明媚的眸子望著楊開離去的方向,許久之後才微微嘆息一聲,忽然開口道:「傳訊給少主,就說他提過的人已經來了,估計很快就要進古地,讓他準備好。」

「是!」黑暗之中傳來一人的回話。

……

荒城佔地面積不小,走了一炷香的功夫,楊開等人才來到城西某處。

皮三遙遙地指著那邊一棟石屋道:「這就是老班頭的住處了,大人自己過去便好,老班頭對小的印象不太好,所以小的就不陪大人了,免得讓他看到了對大人也有偏見。」

楊開點頭道:「辛苦你了。」

皮三笑道:「大人嚴重了,祝大人一路順風,早去早回,小的告退!」

說話間,皮三兔起鶻落,很快消失不見。

「走吧。」楊開招呼一聲,徑直地朝皮三所指的那間石屋走去。

這裡的房屋建造的沒有絲毫美感可言,但卻極為結實,很符合荒城的風格。

不多時,楊開便與張若惜兩人來到了石屋前方,放眼望去,這石屋有些像是一處農家小院,外面用一層石頭砌成一圈圍牆,對著房屋中心的位置有一扇大門。

此刻大門洞開,兩個身穿黑色勁裝的武者一左一右把持在大門後方。

見楊開與張若惜到來,這兩人皆是冷眼望了過來,一臉冰寒的表情。

「嗯?」楊開微微有些愕然,他還以為自己找錯地方了,這門口有護衛把守,一看就是住著什麼大人物啊,而且這兩個護衛,竟都有道源境的修為,氣息深邃濃郁,似乎實力極為不俗的樣子。

可據皮三所說,這班老應該沒什麼尊貴的身份啊,否則也不會來往古地通道,為人領路謀生了。

「幹什麼的?」左右一個黑衣武者沉聲喝問。

「請問,這裡是不是班老的住處?」張若惜開口問道。

「不知道!」那黑衣武者冷聲回道。

張若惜黛眉一皺,道:「什麼叫不知道?你不知道你站在這裡做什麼?」

她的問題也不算多難回答,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對方竟然回了一句不知道,一副惜字如金的模樣,讓人很是窩火。

黑衣武者撇了她一眼,只是輕輕地冷笑一聲,不再答話。

張若惜氣惱不